兩人離開大宅後,即使有微風相伴,心裡仍然很不舒服。

「唉。」楊業桓輕嘆一聲。

「算了算了,別想了,會好的,會好的。」李維逸勉強一笑。

「咦?」正想離開的兩人,同時發現了一些異常。

由於方鎮明大宅位置林中心,所以周圍都被大樹圍繞,寬厚的樹冠隔絕了大部份的陽光。盡管如此,這樣卻有種令到心曠神怡的寧靜。而在大宅右邊則有一面高聳入雲的山壁,有時候他們無聊時都會鬥爬得高,當然,他們很快就會放棄。



誰會拿自己的生命來開玩笑啊!

但是,那原本平平無奇的山壁上,竟然多了一個不和諧的小型山洞。

這個山洞只能勉強離一個成年人爬進去,而且裡面陰暗無比,也不知道會到哪裡,有多深,有甚麼東西等等。

「以前好像沒那個山洞吧?」李維逸想了想,以前一直沒有這個山洞存在,不然他們也不會感到詫異了。

「怎樣,去看看?」楊業桓笑道。



「你瘋了嗎?我要回家了!」李維逸看著瘋了似的楊業桓,沒有理會他,轉頭就走。

「那我自己去好了,唉‥‥」楊業桓眉宇間帶著股落寞神色,彷彿不在意李維逸的反應一樣,獨自向著那個山洞走去,但是他卻舉起右手的五隻手指。

「五。」

「四。」縮了一隻,剩下只隻手指。

「三。」



「二。」

「你瘋了,瘋了!等等發生了甚麼事我不會理你的!」正在離開的李維逸瘋了似的咆哮,衝到楊業桓身旁,眼神彷彿能夠吃了他一樣。

「來吧,就看看而已,我先去好了。」楊業桓揮揮手,然後便爬進山洞。

黑暗。

當被那片黑片籠罩之後,陣陣陰冷不斷刺激著他的毛孔,一種難以形容的複雜感覺順著血液蔓延,而在他心中的那顆種子,在這種寒意之下,彷彿在茁壯成長。

在他四周的岩石參差嶙峋,有時候一些特別尖的會在他的皮膚上留下道淺淺的白痕。這個山洞也不知有多深,爬了足足一分鐘,仍然沒有盡頭的感覺。
「也太長了吧。」楊業桓感到有些許不安,如果這樣繼續下去的話,應該會去到這座山的另一邊吧。

這時,後方的李維逸撞上了他的屁股,輕輕地把他向前一推,一失重心,便向前仆倒,然後便順勢向前滾去。沒錯,是滾去!在他前面的路,竟然是向下斜的!



但是楊業桓這刻根本不敢多想,因為他不知道這個山洞有多深,如果這樣下去的話恐怕他兇多吉少了。他雙手抱頭,盡量把自己的身體向內縮,保護重要位置,但是他仍然感到自己的身體彷彿被撕裂開一樣,疼痛遍身。他咬緊牙關,沒有放棄。這個過程大約持續了十餘秒,當他停下的時候,全身已經多了無數血痕。

「這是‥‥」楊業桓愣了愣,因為他宛如進入了另一個世界一樣!

眼前豁然開朗,在他眼前有一個極為廣闊的空間,遠遠的看不見盡頭。圓形的穹蒼大廳頂上遍佈下垂的奇形怪石,空間兩旁亦豎立不少奇怪的灰色石裝飾品。地上碎石遍佈,也有黑色的灰燼。在中間有一個大約直徑三十米的巨大圓形平台,突兀地只有一顆大石,但由於太遠的關係不能仔細看清。

當李維逸看到楊業桓在他眼前突然消失後,下意識向前加速爬了幾步,然後便跟楊業桓一樣滾了下去。

「這裡‥‥」滾到楊業桓旁邊的李維逸瞪大眼睛,整個人宛如被捏著勃子的鴨子一樣,聲音卡在喉嚨。

兩人對望一眼,然後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去。這個空間瀰漫著一種很獨特,一種他們說不出名字的氣味。

很清新?

可能這個形容詞和一個山洞扯不上任何關係,因為山洞,或者地下空間給人的印象就是焗促或者陰冷,特別是這個明顯不是近代由人手鑿出的空間。



「這裡不是那些甚麼甚麼遺跡吧?」楊業桓喃喃自語。

「可能是的,你看!。」李維逸指著在兩人頭頂上的怪石,解釋道。

「這些石頭絕對不是一時三刻形成,就像是鐘乳石石一樣吧,但是這些石頭很特別,我竟然不知道它們是甚麼。」他感慨道。

楊業桓驚訝地看著他,因為一直以來李維逸就是一個天才,通曉六種語言,對於自然萬物特別有興趣,而石頭方面的資訊他也涉足不少。但遺憾的是他對於科學完全沒有興趣。

先前嬉笑的模樣已經全部收歛,換上了一副嚴肅認真的神情。

他要認真了‥‥

李維逸跪在地上,抓起了一把沙子碎石,在手中捏了捏,然後又興奮地跑到旁邊的大石旁邊仔細打量,眼中的狂熱一時三刻應該不能褪去。



楊業桓也沒有閒著,他走上平台,正想去打量那中央那塊大石,但是他的動作驟然停止,瞳孔一縮,心臟彷彿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揪緊。

在他腳下的平台透明,像是玻璃的質料,裡面擺放著一個個棺材。這些棺材呈深啡色,約一米長,寬半米,上蓋雕上了密麻麻的花紋,最特別的是那兩個人身狗頭的畫像,各執兩把長刀,四把交織的位置有一個圓形的小球,裡面似乎包裹著一些東西。

好像一隻好微細的生物。

這些棺材大約有二十餘個包圍著中央的大石,好像在保護它一樣。而李維逸走上平台,看到這恐怖的一幕。他倒吸口冷氣,看著腳下的棺木,好像想到甚麼東西一樣。

「傳說古埃及有一種神秘的力量,像是魔法一樣,能夠令他們擁有一種超自然力量,他們自稱為祭司。而能夠完全掌控這種力量的,他們自稱為大能者。」

「七十二大能者‥‥」

「他們死後不會直接被安葬,而會利用一種特別的棺木把他們生前的力量完全封印,因為這種力量是獨一無二,如果其他人妄想奪取,必然會迎來毀滅的命運。」

「這種棺木名為『永恆封印』。」



楊業桓久久沒能從眼前的震撼一幕回神,下意識問道:「那為甚麼它們會在這裡?」

李維逸搖一搖頭,道:「不知道,那只是民間傳說而已,我是在一次旅遊中誤闖一條遍遠小村落,裡面的一名老者跟我說的。」

「中間的石頭‥‥」李維逸急步走去,楊業桓立刻跟上。

在這些超過五米高的巨石上,刻滿了密麻麻的象形文字,但跟中國古代的腳有點不像。

「是古埃及文字,亦稱為『神的文字』。」李維逸簡單地看了幾眼。

「看得懂嗎?」楊業桓問。

「不太懂,這些文字我沒有深文研究過,勉強也能譯出一些意思吧。」

「不知道牠們是從哪裡來,不知道牠們數量有多少,不知道有多少種族被殲滅。牠們竟然有了智慧,開始懂得組織軍隊進攻,我們節節敗退。盟友都戰死了,只在戰埸上留下血肉模糊的屍體和深坑。我們輕敵了,如果一開始就把牠們扼殺於搖籃,牠們就不會成長,一發不可收拾。」李維逸組織了一下,道。

「只看懂這些,很多重點都看不懂,最重要的,『牠們』是甚麼?大能者真的存在嗎?看起這裡的應該都是那埸戰爭中戰死的大能者吧,真的很難想像他們竟然都會死,那種可怕的存在‥‥」他彷彿想起了甚麼,心有餘悸地道。

楊業桓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知道後者必定隱藏了一些重要訊息,但是他卻無意追問。

「走吧,時候也不早了。」楊業桓嘆一嘆氣。不知道甚麼原因,他總是有種不安的感覺。這種感覺很早之前已經有了,但不明顯,現在卻令他有種呼吸困難的感覺,好像有點可怕的事情在蘊釀。

「嗯。」李維逸點點頭,眼中閃爍著思索的光芒。

「不斷進化的生物,史詩式的戰爭,這些不都是傳說嗎?難道都是真的?如果這樣的話‥‥嗯‥‥要翻翻資料了,那本小書可能有用‥‥」

  在兩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這片空間後,中央的巨石上鑽出了幾隻黃黃的小東西,牠們敵意的目光投向玻璃下的棺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