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肯定嗎?我必須事先提醒你,無論裡面有沒有危險,你們進去之後我們會把即把門關上。」徐泰然對於李維逸和方鎮明的決定有點意外,要知道外面的環境是九死一生啊!

還有那個‥‥

想到這裡,他好像想到一些夢魘一樣,全身不可為意地一震。

這樣的話,就能夠知道外面的情況,再作好準備吧。

「先跟我來吧。」他深深地看了三人一眼,然後在牆壁上摸了摸,旁邊的書櫃隨即好像被一隻大手拉開,一個密室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徐泰然示意李詠恩繼續去忙,然後便帶楊業桓等人進去。這間小房間裡面的牆壁掛了十件白色的全套防護衣物和幾把猶如水槍般的東西。徐泰然道:「這些槍是我們測試成效時使用的,不保證有效。這些防護衣物能夠暫時抵抗油脂蟻的撕咬和牠們噴發的油脂,可是防護衣物不能夠抵禦太多油脂蟻的攻擊。」徐泰然介紹地道。

他們三人不客氣地拿了一件防護衣物,立即穿在身上,然後拿了一支槍,此時他們竟然有點彪悍之風。

「在你們的目的地有一條秘密通道回到地面,你們去到就能夠找到。但是當初油脂蟻就是利用這條秘道進入研究所,如果你們成功救回你們想救的人後,又想再賭一次的話,不妨嘗試利用這條秘道回到地面。當然,我建議你們如果休息室是安全的話,盡量反在休息室等待救援,裡面也有一些糧食,足夠你們捱好幾年。」

「這條緊急通道不需要經過中央的實驗室,所以能讓你們暫時安全地避開那個重災區。」徐泰然解釋地道。楊業桓等人點一點頭,他們知道自己將會面對甚麼危險,但是他們毫不懼怕,因為他們知道或者沒有救援了,而在這裡忍辱偷生並不是他們的風格。
這是一埸賭博。

賭注是,他們的性命。



「跟我來吧。」徐泰然揮一揮手,把三人帶出小房間後,他不忘把機關關上。途經進來的大房間時,那四名年輕人,以一種看著笨蛋的眼神看著他們。
但是,同樣地楊業桓亦以一種看著笨蛋的眼神看了他們一眼。離開安全室後,四人再次回到那巨大的儲物空間,而在徐泰然的帶領下,他們很快便到達他們的目的地。

「是這裡了。」在四人眼前,是一道漆黑的大門。高約兩米,一次只能讓一名成年人通過。徐泰然在口袋中掏了一掏,然後拿了一把小鎖匙出來,把這道大門開啟。

「嘎嘎嘎。」

刺耳的磨擦聲,大門徐徐地打開。徐泰然輕嘆一聲,道:「進去吧,祝你們好運。」但是,在他眼底有點不不為意的陰冷。



「祝你們好運。」楊業桓走到他身旁,拍一拍他肩膀,頗有深意道,然後身影漸漸滬沒在前方的黑暗。當三人走進通道後,那道大門再次緩緩地關閉‥‥
「呯‥‥」

在他們眼前的,是一條能讓五個正常成年人並肩而走的通道,通道高約五米,牆壁呈慘白的顏白,令人一眼看去就有一種視覺上的震撼。整條通道約長二百米,在接近末端大約五十米的位置,好像是一條透明通道似的,而盡頭則有一道大門。

「呼。」他回過頭,彷彿看到了大門另一邊的情況一樣。直至這一刻,在他心頭的危機感終於消失。那是一種比起面對油脂蟻更恐怖的感覺。

他知道徐泰然一定對他們隱瞞了一些重要事情,但是從對話中卻想不到到底有甚麼出錯。當然,在徐泰然算計他們的同時,楊業桓又何嘗沒有自己的打算呢?作出這個決定的原因,是基於他的直覺。

他覺得在門的另一邊,可能隱藏著比起油脂蟻更恐怖的生物。就連研究員,也不知道的生物。

而且,數量不少。

李維逸走到他身旁,嘴邊掛著好看的笑容。



「你一定知道那裡有甚麼東西吧?」楊業桓笑道。

「嗯,不然我也不會躲在那裡了,等等我帶路吧。」他回答道,但卻迴避了到底那東西是甚麼。楊業桓也沒有追問,因為他覺得那個存在一定是很恐怖。

「走吧,沒有油脂蟻,這裡應該很安全吧。」楊業桓仔細觀察周圍環境,肯定沒有油脂蟻之後,才敢安心前進。雖然他們身上有防護衣物,但是對於這件薄薄的衣服能夠抵禦油脂蟻,他們心中存在同樣的疑問。

三人大約前行了七十米之後,在右面的牆壁發現一道淡灰的「門」。這道「門」僅有半米高,如要通過,只能側著身子爬進,因為實在是太窄了。而在這道「門」的邊緣,被一堆暗黃乾涸的油脂沾滿,散發出淡淡的惡臭。

李維逸看了這道「門」一眼,道:「這是第一條秘道,但實際上這個基地四周充斥著這條秘道。」其實他心中也有疑惑,這條秘道的真正作用,可能是‥‥

方鎮明點點頭,看著眼前這條所謂的秘道,小眼睛充滿著震驚。稍為肥胖的人,也不能利用這條秘道逃生啊。但是楊業桓卻若有所思道:「正常的設計師應該不會忽略這些基本的常識的,這條秘道應該是要預防某種生物。

是預防油脂蟻嗎?只要油脂蟻不斷地成長,身型就會不斷增大,而牠們也再不能通過這條秘道進入研究所,而研究所的人卻能夠利用這條通道回到地面。但是那個設計師應該沒有預料到,油脂蟻這麼快就發現了這個地方了吧。

但是,楊業桓卻覺得可能有另一種生物。



那腳步聲的擁有者。

「走吧。」楊業桓暗暗數著,目前他們大約前進了七十米,而中途室的大門則離這裡大約一百三十米。假如在中途室中的是油脂蟻的話,三人應該能夠趕得及利用這個門逃回地面。當然,大前提是這個秘道沒有油脂蟻。

片刻,三人已經前進了約一百五十米,而在他們前方的,是一條透明的通道,而在這通道的下方,則是一個廣寬無垠的地下空間。這個空間容納數萬人也綽綽有餘,可是楊桓三人卻沒有為這空間的面積感到讚嘆,反而臉色「唰」一聲變得蒼白起來。

因為在他們腳下的空間,是一片黃色海洋,堆滿了一隻隻油脂蟻!估計超過一百萬隻!

這些油脂蟻非常肥大,屁股漲得宛似網球。在牠們身下有一堆堆身穿白色衣物,血肉模糊的屍體交錯地躺著,在他們身上爬滿了一隻又一隻的油脂蟻。而在他們的血肉內,一點點白色的小蟻在不斷蠕動,就像成熟的莊稼在等待收割。

一些等待不及的,則從血肉爬出,然後在那鋪在屍體上的一層油脂歡快地奔馳著。這時,一隻足足有三厘米多些的巨型油脂蟻,爬上了一具屍體的肚上,然後利用尖銳的牙齒,在肚皮上劃下了一條血線。一條裂縫隨即打開,鮮血和內臟如海嘯般湧出,流到地上。那隻油脂蟻把屁股對準那被割開的肚皮,一堆油脂便噴發而出,然後流進其裂縫內。

每一具屍體的臉上,隱約仍能看到那驚駭之色,彷彿在訴說對於殘酷命運的不滿。他們有些的眼球突出,可是卻沒有掉下,被一條結實的黃色物體和眼眶連接。有些剛是整個下巴彷彿被炸彈炸碎,露出空洞洞的口腔和那發黃的牙齒。整個地面都被一層暗黑乾涸的鮮血鋪滿,而在其之上更有一層油脂覆蓋著。



這裡就像人間地獄,屍體足足有千多具,而油脂蟻,則是滿滿的數之不盡。楊業桓嚥了一口口水,強裝冷靜地道:「別‥別望下面‥‥前進‥」可是他聲音卻不由自主地發顫著,可見其心中也是非常恐懼的。

就算是李維逸也感到極其震驚,但是他沒有慌,堅定地前進。雖然有防護衣物,但是他們卻沒有任何安全感。這裡的油脂蟻恐怕能夠把一支軍隊打得措手不及吧。

這條透明通道與地面相距不足五米,一些油脂蟻好像感應到有「寄體」的出現,立即蜂擁而上,一抹黃潮朝著透明通道蔓延。片刻,這條透明通道已經穿上了一件黃色的外套。

無盡的油脂蟻把在通道外面不斷爬動,一些油脂蟻用其尖銳巨大的牙齒,不斷撕咬著通道表現,可是卻連一條白色痕跡也不能留下。另一部分油脂蟻朝著噴出油脂,但只有一陣白煙冒起,通道外層沒有任何損傷。

楊業桓三人的身體震動幅度不斷增大,看著附近不斷扭動著肥大屁股的油脂蟻,三人只是祈求這通道的堅固,再沒有任何奢望了。

這五十米,彷彿是五千米,甚至是五萬米般長,三人好像走了幾十年一樣。可是在這條通道盡頭,只有一面牆壁,再沒有任何出口了。這時,方鎮明和楊業桓臉色鐵青,這是死胡同?

「不,不是死胡同。」李維逸彷彿知道他們心中所想,搖一搖頭,但他的聲音彷彿從齒縫間擠出一樣。

這道門需要暗號才能打開啊!



「嘎嘎。」突然,整條通道微微一顫。三人心中一凜,這條通道竟然快塌下了!不,不可能,應該很堅硬才對的,這裡油脂蟻根本無可能對它造成任何傷害。

等等!

楊業桓這時才注意到油脂蟻噴出的油脂並沒有流下,反而黏在通道上,一縷縷細如頭髮的輕煙飄起。

「可惡!」李維逸咬咬牙關,衝到牆壁前面,模仿徐泰然敲起了六角星形的暗號,但是牆壁卻沒有任何反應。一滴冷汗,從他的額上流下,旁邊兩人也心急如焚地看著他。

「給我想,給我想,給我想!」李維逸腦海中瘋狂地回憶著關於這個研究所的一切資訊,希望能夠藉此找到線索。

但是,時間允許嗎?

雖然通道還未塌下,但是在他們頭頂已經多了幾個小窟窿,幾隻油脂蟻隨即衝了進來,但是由於後來的油脂蟻太多了,竟然把那些窟窿卡住了!

但是,已經有六隻油脂蟻衝進來了。

楊業桓和方鎮明對望一眼,他們知道必定要為李維逸爭取足夠時間。

「一分鐘,給我一分鐘!」李維逸咆哮一聲,然後在牆壁上敲著各種不同的暗號。每打一下,牆壁上竟然會多了些淺淺的藍光。

「擋住牠們!」楊業桓用槍指著眼前的油脂蟻,後者卻對於這柄武器沒有懼怕,直接衝了過去。兩人深吸口氣,扣下手製,兩道紅色的光線從槍口射出,當接觸到空氣後一秒立即變成了紅色的粉末。當油脂蟻接觸到這些粉末後,竟然「沙」一聲融化成水!

一發攻擊,眼前的油脂蟻全軍覆沒。

「哈哈哈。」方鎮明意氣風發地看著地上一灘黃紅水漬,向著通道外的油脂蟻舉起一隻中指。看到他的挑釁,所有油脂蟻不約而同地停下動作。

「你幹甚麼,牠們可能有智慧的!」楊業桓這時真的想一巴掌抽過去,但是他們沒有時間了,因為在那些塞在窟窿中的油脂蟻竟然變得「禮讓」起來,牠們全部退後,然後井然有序地一隻一隻爬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