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你幹的好事!」楊業桓憤怒地咆哮,但手沒有停下,紅色光線和隨之出現的粉末在轉瞬間蔓延至整條通道,大量油脂蟻瞬間變成一灘污水。按照這個情況,時間應該尚算充足,兩人背後的牆壁也閃爍著愈來愈強烈的藍色光芒,甚至出現了一些白色的線條,儼和栩栩如生的大海一樣。

可是,兩人手上的槍卻在這個非常時候失靈了,竟然再不能發動一次攻擊。

楊業桓和方鎮明目瞪口呆地看著那發紅的槍咀,不約而同想:「這不會是過熱了吧?」但是,他們知道自己必須為李維逸爭取更多時間,不然的話這裡就是他們的安息地了。

一隻油脂蟻張牙舞爪地爬到楊業桓腳旁,後者立即提起右腳重重踩去,一團黃色的濃郁液體向外濺出,幾縷白煙冉冉上升。連續踩死了幾隻油脂蟻後,楊業桓感到自己的腳板猶如火燒一樣,身穿這件所謂的防護衣物好像已經報廢一樣。

「行了!」李維逸大叫一聲,在他眼前的藍光漸漸褪去,那面牆壁竟然變了透明!楊業桓和方鎮明連忙把爬到身上的油脂蟻拍走,然後和李維逸衝了進去。後面的油脂蟻想追上他們的時候,竟然被那面透明的牆壁隔絕了。



「呼。」楊業桓看著近在眼前的油脂蟻,全身冷汗淋漓,如果再晚一點的話,恐怕他們已經變刃油脂蟻的寄體了。

「這樣我們也沒有退路。」他輕嘆一聲,調整狀態後,繼續出發。當然,當初作出這個抉擇的時候已經預計過這些情況出現。

三人向前走,這條通道新得像剛建成一樣,乾凈得沒有一絲油污。在牆壁和地板的邊緣每隔一小段距離就有一盞小燈,為他們照明前路。

這條通道相對上較安全,如無意外,他們正朝著中途休息室出發。

不久後,他們抵達了休息室,但他們立即檢查房間每個角落,確保沒有油脂蟻後,繃緊的精神終於能夠有些時間放鬆。



休息室大約千多呎,相比起其他的房間較為整齊,沙發,電視,各種休閒玩意應有盡有。而在角落分別有三條通道連接另外三個房間。

「右邊的是冷藏室,應該沒有甚麼特別吧?」楊業桓看著李維逸。

「嗯,那裡只冷藏了一些油脂蟻作研究而已。」李維逸點點頭,他語氣有點低沉,好像有些東西被他巧妙地隱藏了。楊業桓深深地看著他,知道他碰上難題時才會有這種神態的。

「只有油脂蟻嗎?」楊業桓追問一句。

李維逸抿著嘴,看著楊業桓和方鎮明那閃爍著的大眼睛,最後輕嘆一聲。



「不說出來是怕打擊你們的自信和勇氣。」

「我曾經入侵過這裡最機密的資源檔,我發現了一個列表,油脂蟻在上面被這裡的研究員定義為危機的物種,但是在牠之上,還有一個物種,而牠則被定義為極度危險。」

「而後面,還有五個重覆的『危險』。」

「牠們只被稱作變異油脂蟻,具體情況我也不知道了,因為在上面沒有任何關於牠的資源,我想就算是剛才那些研究員對於牠的資源也可能是一知半解吧。但是,清楚的一點是,這些變異油脂蟻也同時被研究,而現在他們很大機會已經跑走了。」

「而他們同意讓我們來這裡,大概是希望借助我們的力量探清楚這裡的情況吧。」李維逸看著冷藏室的方向,冷冷道。

「為甚麼他們要這樣做?」方鎮明好奇地問。

「因為他們根本就不知道由這個房間開始的具體情況,在外面那道牆壁的密碼是這個研究所的最高機密,我是憑記憶再次推敲一次出來而已。我相信就連剛才的研究員也不會知道密碼。」

「人是一種好奇的生物,他們當然想看看到底這所謂的極度危險生物是何方神聖。但是他們很珍惜自己的性命,當然不會以身犯險了。」李維逸笑道。


「那他們就不怕我們把看到的東西說出去嗎?拍幾張照片,再編一些話。」方鎮明再次追問。

「他們不覺得我們能有這個機會,因為我們剛才喝的水裡面,已經被他們放毒了,我們大約還有三小時的時間吧。」李維逸道。

「甚麼?」正在傾聽的楊業桓和方鎮明腳下一個趔趄,險些跌到地上。

「放心吧,這毒早就被我解了,怎樣,想不到吧?」李維逸嘴角掛著得意的笑容,最後六個字,他似乎是低頭說的。這時,在三人防護衣物上的一個微型攝錄機不可為意地旋轉。

 
另一邊,在安全室後,徐泰然臉色鐵青,因為他根本想不到到底李維逸是幾時把毒解掉的。跟李維逸想的一模一樣,他原本是希望藉著楊業桓三人的力量看看到底那邊有甚麼東西,無他,出於好奇罷了。而借助的工具,就是在三人防護衣物上的防護衣服。

而且,他也不知道那個密碼是甚麼,也不知道之後有甚麼危險。但唯一沒錯的,就是在油脂蟻育室之後,他們的確能到到達另一個休息室。但是,要如何開啟那個密碼又是另一回事了。

「極度危險,危險危險危險危險危險的變異油脂蟻到底是甚麼?就連王雨維對於這種存在也是極度害怕。而從他的語氣,也能隱約感覺到,即使是那些最高負責人也不願意招惹變異油脂蟻。」和眾人通過微型攝錄機觀察那個神秘地方的情況的徐泰然喃喃自語。



「踏踏。」這時,在房間裡突然出現了不和諧的微弱腳步聲。所有人不約而同地抬起頭,對望一眼,心中泛起了不好的預兆。

這裡已經沒有其他人了啊!

哪來的腳步聲?

「好像是從外面傳來的。」李詠恩指指大門位置,徐泰然隨即跑了過去,把耳朵貼近大門,仔細聆聽。

「踏踏踏。」微弱,而沉重,不像屬於油脂蟻的。

「難道外面還有人?」徐泰然疑惑地想著,楊業桓兩人的出現應該只是個別事件吧,隔黎室那邊應該早就被清空了才對。

李詠恩走到他旁邊,扯扯他衣角,然後搖一搖頭。

「總有一天要出去的,再看看吧。」徐泰然雖然知道在這裡他們是絕對安全,但是心中仍有種難以形容的焦慮和不安,好像死神正在向他招手一樣。他重重地搖頭,把這個念頭拋諸腦後。



然後,他進入了那個曾經邀請楊業桓等人進去的進間,拿出了幾把銀色的手槍,再遞給其他人。

「我們一起出去看看。」徐泰然現在極為小心,既然李維逸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地把毒解了,留下其他陷阱也不足為奇。

「踏踏踏!」腳步聲,更加沉重,宛如雷聲一樣,整個安全室微微一顫,彷彿在經歷小型地震一樣。

「這‥‥」留在安全室的眾人臉上出現了驚駭的神情,這腳步聲的主人也太重了吧!但是,普通人能夠做到嗎?不,不可能,油脂蟻也不可能。

「究竟那是甚麼?」李詠恩緊握著手槍,但是卻不能為她帶來半點安全感。雖然他們是研究員,每天都面對油脂蟻,但畢竟也是人而已,對於未知事物仍有恐懼。

徐泰然搖搖頭,嚥下口水,雙腳竟然因為恐懼而不斷哆嗦。

在心腦海中,只閃現了五個字。



「變異油脂蟻?」

「轟隆!」恐怖的巨響,從第一道大門的位置傳出。然後不間斷地,一下接一下。

「轟隆,轟隆,轟隆!」

徐泰然等人臉色完全變成了蒼白,那力量也太恐怖了吧?

「怪物,是怪物‥‥」一個站在他們的年輕人竟然跌到地上,褲子中間濕了一片,顯然被嚇壞了。

「踏踏踏。」腳步聲向著他們所在的安全室迫近,然後,又是那恐怖的巨響。

「轟隆!」

隨著第一聲響起,在眾人眼前的大門上,竟然向內凹了一部分,就像有人在外面用拳頭敲打一樣。

「轟隆,轟隆,轟隆,轟隆!」一聲接一聲,在他們眼前的厚重鋼門,竟然被打出了一個巨型的窟窿。而在外面的黑暗中,燃起了點異常奪目的璀璨紅光。

那是,一雙,紅血的眼睛。

 
「嘩!這裡也太多武器了吧!」楊業桓等人進入了武器室後,下巴驚訝得快要跌到地上。在這間小小的武器室內,竟然有各種步槍和手榴彈,防護衣物等等,甚至有一些小型的炮台,這已經足夠令他們武裝到牙齒了。

「這些武器應該不是對付油脂蟻的吧?」就連一向較遲鈍的方鎮明,也察覺到奇怪。對啊!這些普通的熱武器能殺死多少油脂蟻?

「先拿吧,我們要面對的可能不單單是油脂蟻。」李維逸沒有客氣,把幾顆手榴彈塞入腰間。

「自動步槍雖然威力大,但是後座力我們可能承受不了,畢竟我們沒有受過正式訓練。」雖然口中這樣說著,但是他仍然拿起了一把AK47自動步槍。這是最常用的步槍一種。

「嗯。」楊業桓兩人點點頭,連忙拿起武裝自己。他們隱約覺得,自己即將面對的除了油脂蟻外,更可能要面對一個更加危險和恐怖的生物。

變異油脂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