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命運安排要我跟她們相遇——

———————————————————
「大家好,我叫劉俊⋯⋯我叫林浩仁」一時忘記了現在身份
全班房靜得只有外面的鳥兒聲,我依然像木頭人一樣站在教師桌前面,僵硬的氣氛維持了約30秒,Miss Wong終於忍不住問我
「浩仁,你講完喇?可以再介紹自己多啲喎」
「無必要,就算我講,應該都無人有興趣,我諗過多一陣可能連我個名都忘記,點解仲要做埋啲無意義既事?」
此時全班同學都擺出一副驚訝的表情,連老師都目定口呆,還忍若聽到有人說我太自大,但我不在乎,只要過多兩年我就永遠離開這個世界,我還要在乎其他人想法嗎?
「難得同一班,你咁孤僻係唔得嫁」Miss Wong搭著我肩膊
「可以坐未?」我不耐煩地轉話題




「你去窗邊第三個位坐啦」
太好了,可以坐窗邊位置,上課睡覺也不好發現。
我走到自己坐位時,後面坐著一位女生吸引我眼球,她擁有黑色的中長髮,長度剛好到肩膊,髮尾微微向内彎,窗外光線折射在她雪白的肌膚上特別亮麗光澤,但面上一點表情也沒有。其實剛剛在自我介紹時也留意到她,只是全程低頭看書沒看到她的面孔,像與世界隔絕了一樣,難道和我是同道中人一樣厭世?
「雪凝,你要多啲照顧新同學啊,知道嗎?」
奇怪,為什麼沒有人回應,我前面的是男生,一定不會叫「雪凝」這個女性向名字,右邊和後面都是女生,但她們都沒有反應。
「嗯~」聽到後面有聲音我轉頭一望,原來她就是雪凝,雖然不像陰沉的家伙陰聲細氣,但她依然臉癱完全沒有感情。
「好喇,我地依家開始選班長,有無人自薦或推薦?」
那會有人想做這些麻煩工作?小息午膳放學都有機會被老師叫去幫忙,完全沒自由,一般都是想在老師面前賣乖的家伙才會自薦,而被推薦的人都會是在班上人氣比較差,但一定不會是我,如果你是老師,會留一個不熟悉學校的插班生在自己身邊幫忙嗎?
「我推薦袁雪凝做女班長。」其中一位女生舉手回答後,隨後也有附和的聲音。
「雪凝有無問題?」




「嗯」她一樣面無表情回應,只專心看書
雪凝被選中做女班長時有零星的笑聲,她與同學關係應該很差吧!
「男班長呢?」Miss Wong再問
過了一會依然沒有回應,有幾名男同學望著我,好像想推薦我一樣,我立即用死魚眼盯住他們,幸好他們沒有做多餘的事情,否則這一年會更加難過⋯⋯
「既然無人選,咁我地抽籤。」
全部男生走到黑板前抽籤,我也不能幸免,最後一名叫楊俊杰的同學選上。

「各級生可以凖備到第二教學大樓一樓大會堂參加開學禮。」課室的擴音器正在廣播
我隨著同學們身後走到大會堂,大會堂大得相當離譜,容納了大量學生,我想大約有三千多名學生。
我腦袋想起一句歌詞「同學各位 找個位 這是你的開學禮」,相隔了二十年的青春畫面一幅幅在我腦海浮現,我跟著人們到木凳坐,和以前的開學禮一樣非常沉悶,聽台上的學生代表和校長發言仿忽像睡魔呼喚我一樣。




快到尾聲時,有一位男生走上台
「我係治安部部長陳政然,你地依家可以跟隨治安部指示返課室,請遵守秩序。」
「治安部?咩黎?」我問在我旁邊的男生,他亦是很巧合地在課室坐在我前面的男生
「治安部即係管理整個校園秩序既部門,有權處罰學生違規行為,總之唔好惹佢地啦。」
「咁即係大哂啦?」
「咁又唔係,仲有學生會嘛,學生會亦有權監管治安部。」
「哦~即係好似律政部門同執法部門咁,唔該你先」
「哈,仲以為你唔鍾意講野既㖭,仲識講唔該」
「你當我咩人?基本禮貌我都識既!我性格係咁啫」
「我叫黃安生,叫我生仔得喇」
「我叫阿仁」
我就這樣與第一個同學說話。

「叮噹叮噹——」鐘聲響起,接下來是30分鐘休息時間





有一位男學生走到我們班別旁邊,他手臂上有一條寫著「治安」的紅色帶,他安排我們跟著其他班別從側門離開,我和生仔走過樓梯就分別了。
我在販賣機買了一包烏龍茶,走到花園其中一顆大樹底下,並躺在鬆軟的草地上,環境相當寧靜。望著蔚藍的天空,感覺獨自坐在這裡也不錯,舒服得差點忘記這個地方也是繁忙的香港。

在我閉目養神感受微風時,聽見一把充滿活力的女聲
「Hel~lo~」
她跪在我身旁對著我微笑,自然棕色長髮,白𥚃透紅的肌膚,五官精緻,尤其她亮麗的大眼睛,身材也比其他女生稍為姣好一點。輕輕的微風稍為有點吹亂她的秀髮,同時她慢慢將頭髮繞在耳背後,這個動作非常吸引眼球。
「你係⋯?」我目定口呆地說
「你留意唔到咩?我係你同班同學,岩岩班房坐第三行第三個位,頭先正面應該會見到㗎!」
「對唔住,真係無留意。」我又再閉上眼睛
「搞錯呀!我叫郭爾柔!」
「哦~我叫林浩仁」
「我記得啊!你做咩係到訓教,唔熱咩?」
「我唔係訓教,係閉目養神,本身呢到環境舒服到可以心靜自然涼,但你黎到係咁講野搞到我依家有啲熱。」
「即係話我煩啫!」
「無咁講過!」




此時爾柔也躺在草地上,我立即睜開眼,她與我相隔了一個身位
「你做咩?」我嚇了一跳
「殊⋯我又要感受一下。」爾柔閉上眼細聲地說
可能因為環境太舒服關係,完全忘記了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

「叮噹叮噹——」鐘聲再次響起
「死喇!!我地本身要打鐘前翻到課室嫁。」爾柔立即起身
「你唔早講!?」
爾柔拉著我手袖急步走回課室,途中不斷催促我叫我行快一點,否則會被老師責罵。走到有蓋操場的轉角位時,她顧著回頭與我交談而看不到前路,與轉角另一則的一群男生相撞。
「呀——」爾柔撞上其中一位男生並大叫著
我剛好距離不遠,立刻用身體擋着爾柔幫她回復平行。爾柔的嬌小身軀始終敵不過男生強壯身體,所以彈回到我身前。她臉部正貼著我胸膛,同時我亦聞到陣陣的芳香,她臉龐白𥚃透紅的肌膚變得比之前更紅。此時我們的姿勢可能令其他人誤會,不要想歪!我只是抱著她!
「有無事?」我問爾柔
「嗯⋯無事⋯」
「痴左線?一野撞埋黎!!!哦~原來係蝗蟲,唔怪得咁無規矩啦。」與爾柔相撞的男生指著我們說
蝗蟲?我們怎樣看都是純正的香港人,為什麼要用這個字眼?




「無野呀!?蝗咩蟲?成班仔撞到⋯」我還未講完說話爾柔就立即用手掩著我的嘴巴
「唔⋯唔好意思,我地唔係有心,下次唔會。」爾柔連忙道歉,並繼續掩著我嘴巴不准我說話
「無時間喇,快啲翻課室,下次先找佢地悔氣啦」指罵男的同伴出聲阻止
「下次睇路呀,蝗蟲」指罵男說完這句說話後便跑著離開

「其⋯其實可以放開手,我已經企穩⋯」爾柔鬆開我嘴巴用害羞的眼神望著我,我回過神來自己一直抱著爾柔
「哦⋯唔好意思」
「岩岩點解唔比我講野?同埋佢地點解要用蝗蟲呢個字眼?」我同時追問
「因為佢地係"銀夾",我地邊行邊講,夠哂鐘喇」
爾柔邊行邊向我解釋,所謂的「銀夾」就是學校優等生,以領口掛上銀色的領夾命名,除了我們身處的正常班別外,在第二教學大樓還有優等生所讀的「M」班存在,每個年級有四班,約全校人數的三分之一,他們除了擁有更好的學習環境和更深奧課程外,還可以優先享用校內任何設施。
「以前學生會定下不文明規定,我地普通學生對佢地要好似對老師咁尊敬。」
「比治安部更有權?」
「咁又唔係,銀夾犯錯的話一樣會處分,但如果唔係當場斷正或者嚴重事件的話,好多時都隻眼開隻眼閉,畢竟做得優等生唔係成績非凡就係富家子弟。」
「學生會都企係強勢一群?」
「正常,以往咁多屆都係銀夾當選,其實以前學生會定下呢個規定本來係善意,想持有銀夾既人多啲教導其他學生,令校內平均成績上升,但後來開始扭曲先演變成依家既欺凌,可以的話我地都唔想牽涉更多麻煩,始終會得罪太多人。」




「呢間學校太過接近現今社會,弱肉強食,強權當道,呢兩年點捱?」
「不過都有一小部分既銀夾唔會做啲過分行為既,但真係好小部分囉,總之以後小心啲啦。」爾柔拍一拍我肩膊忠告我
「咁蝗蟲又係咩意思?」
「因為覺得我地唔配讀呢間學校,成績同對校貢獻唔及佢地,所以用蝗蟲黎形容我地。」
解釋完畢同時亦走到課室門口,幸好老師還未到。

我和爾柔一起進入課室同時,同學們開始起哄
「你地一齊遲到一齊入黎,岩岩去邊到黎?開學第一日咁快就偷情?」一名男同學興奮地問
「唔係呀!」爾柔害羞地掩著臉回到自己的坐位
「幼稚!」我冷靜地說
我回到坐位後,安生回頭用奸狡的笑容望著我
「阿仁,點解你咁快就攻略到我心目中"班屆女生排行榜"No.1既郭爾柔?」安生笑著問
No.1?我望一望其他女生,再望一望爾柔,剛好我們四目相對,她害羞地低頭向下望。爾柔啊!為什麼要害羞?搞到他們的玩笑好像開對了!不過略略一望,她真的好像比其他女生耀眼吧!
「無呀,係咁岩小息撞到傾左陣計咋」
「嘻嘻~原來你既孤僻只限於對男生,我明既,大家都係血氣方剛既男仔」
「唉~無你咁好氣」我嘆氣地說

老師終於到課室,但這位男老師是我沒有見過,此時見同學們都拿出中文科課本等待。
等一下!為什麼帶課本?第一天就要上課嗎?第一天不是安排班務發個回條就等放學嗎?為什麼沒有人告訴過我?該死的凜為什麼沒有提醒我?
「有無人無帶書?」老師提問
「我!」我舉著手說
「點解唔帶?」他開始語氣加重
「唔知第一日就要上堂!」
「一直都係開學日要上中英數三大主科嫁啦!」
「下!?阿sir,我今日先轉校過黎咋!」
「唔好咁多藉口,你帶咁大個袋載啲咩翻黎?我依家要檢查你書包!」他生氣地走到我面前,我很不耐煩地將書包放在桌面上
「呢啲咩黎!?」他在我書包內拿出了一包香煙和打火機
「煙同火機囉,好明顯啦下話!」
時間仿似停頓了一樣,非常寧靜!這一秒我還理直氣壯地回答,但下一秒我便恍然大悟,忘記了我現在是學生身份,莫說不能帶回學校範圍,正常學生更不能吸煙⋯但事到如今,我和老師正吵得火熱,如果低頭求饒的話,會比被搜出違禁品更加丟臉,那⋯企硬吧!
「一陣放學到教員室搵我!依家將張枱泊去你隔籬同學到一齊上堂!唔好哂大家時間!」
我唯有照著指示行動,畢竟我沒有課本,我鄰坐的是一位女生,她將課本放到兩桌中間,上課途中她突然拍一拍我手臂呼叫我。
她正面看著我,之前沒有留意到原來坐我旁邊的女生也是個美人,深棕色髮色,長度剛好及腰,雪白無瑕的肌膚,長而微彎的眼睫毛,右眼臥蠶下方還有一粒細小而明顯的淚痣,整體上已經感覺到氣質爆燈。
「林同學,唔洗在意楊sir,佢不嬲都係咁火爆嫁」她半掩著嘴巴對我私私細語
「知道」我沒有發出聲音,只做口形和OK的手勢
「我叫韻晴,全名係周韻晴」
「你都叫我做阿仁就得喇,同埋麻煩你喇」我指著書本
「小事一樁」韻晴微笑回應,現出她迷人的腰果眼
我和韻晴全程細言細語交流,免得令楊sir的男性更年期又再度爆發,原本是沉悶的課堂,但因為有韻晴陪我時不時閒談兩句,所以令氣氛添加了一點生氣。

—————————————————
「叮噹叮噹——」
下午一點鐘的放學鐘聲終於響起,第一天連續三小時的中英數課堂也畫上了一個句號,我將木枱拉回原本的位置後準備離開。
「我地一陣去唱K你去唔去?順便聯誼下介紹同學比你認識。」爾柔走過來我旁邊
「我又要去,點解唔問我?」安生用水汪汪的眼神望著爾柔
「我都唔識你,不過你都可以去既,如果阿仁都去的話。」爾柔回答安生
「點解阿仁去就得,我叫生仔呀,依家識咪得囉!」安生伏在枱上裝哭
「講下笑咋,橫掂都係諗住男女一齊去玩,我地無所謂嫁。」爾柔掩著嘴巴笑
「好野!!」安生開心得飛奔出了課室
「你地本身唔係同班既咩?」我驚奇地問爾柔
「上到高中會一年換一次班,之前未同過班咪唔識囉,咁你去唔去啫?」
「去囉,橫掂都無野做,去邊到唱?」我原本有猶豫過一下,但回家的話又太無聊
「學校附近商場新開左間,食埋Lunch之後去囉!」
「咁行得未?」
「GO~GO~GO!」爾柔高興得大叫
當我拿起書包時,有一把怨痛極重的女聲呼喚著我
「林浩仁,過黎」Miss Wong走到教師枱前
「係喎!你要罰留堂喎,點算?」爾柔不知所措地問我
「我無諗過留,你係門口等我」
「下!?咁⋯我行先喇。」爾柔擺出一副驚訝表情
我走到Miss Wong面前,此時已經想到辦法如何應對了
「楊sir同我講左,已經交由我處理,你知唔知吸煙對身體好大影響嫁!?」
「包煙係邊?」
「我已經掉左!」
「下!?好貴嫁,掉左去邊?」我向著門口方向走了一步
「你仲想要翻?唔洗執喇,清潔姐姐已經清理左垃圾。」她將我叫停
「哦!?你幾時見過我有拎煙翻學?你掉左即係無證據啦!」我回頭望著Miss Wong,此時還在課室的同學已經目定口呆看著這個修羅場
「全班都見到嫁」Miss Wong非常勞氣
「就算有人證都好,最有力既物證你都無,我可以話你地師生夾埋欺凌我都得嫁」我嘴角微微上揚
「你⋯」她未能講出說話,因為已經被我打斷了
「有足夠證據先再搵我啦,拜~」
Miss Wong已經口啞無言,同時我揮揮手頭也不回就這樣離開了課室。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