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爾柔在學校門口會合後,便一起去相隔幾個街口的商場尋找餐廳用膳。
「同Miss Wong傾好?」
「算係啦,生仔呢?」我轉移話題
「岩岩係門口見過佢,佢話同佢啲朋友食Lunch,兩點半係商場門口等」
「得我地兩個?你朋友呢?」
「佢地社團個邊要開會,所以同唔到我地食,你⋯介意?」
單獨用膳很平常吧,有必要在意嗎?
「痴線,食個飯介意啲咩」
「嘻,咁又係」
我們走進商場内第一時間去地圖板看有怎麼餐廳,看見爾柔相當苦惱




「食邊間好啊,有咩好介紹?」爾柔皺著眉頭
你要一個跟時代脫節了十年的人推介怎麼好?
「我食咩都無所謂,食完咪又係屙翻出黎」
「其實我地仲要食野既~可摸耳唔好講埋啲核突野呢?」爾柔向我微笑同時揑著我手臂一小塊肉
「痛呀!」
「我地試下呢間好無?」爾柔雙眼發光指著「Lovely Cafe」
「好~」

這間Cafe生意不錯,幸好我們來得早剛好有一張二人坐位空著,否則要在外等一段時間,我點了肉醬意粉和凍意大利白咖啡,而爾柔點了卡邦拿意粉和凍巧克力特飲。
同時我留意到有不少同校生也在這裡用膳,當中也有不小男生時不時望著我⋯




「我感覺到有好多人用奇異既眼光望住我」
「當然!你同緊一個美少女食lunch喎,緊係多男仔羡慕」爾柔單著眼完美示範"港女自拍第二式"
這時我們點的餐都到齊了,爾柔用羹盛著巧克力特飲上的一小口奶油,並朝著我嘴巴的方向慢慢移動
「BB,啊~」爾柔示意我張開口
她此舉動令周圍男生的奇異眼光變成仇視
「你故意既」我不理會她,繼續享用我的肉醬意粉
「哈哈,笑死我喇,鬼叫你岩岩講核突野」爾柔申出舌尖裝可愛

我們用了30分鐘吃完意粉,但沒有即時離開,因為爾柔正在用滿足的笑容繼續享用她的特飲,沒關係,時間多的是。
「以我所知全班都對我無乜好感,點解你仲主動搵我講野?」




「咁大家同班同學,多個朋友好過多個敵人,你要感謝我肯同你做朋友,嘻嘻」
與爾柔相識了不到一天,她又好像經常都笑臉迎人,應該是個活潑開朗的女孩子。
「多謝哂喎,話說你飲完未,我要翻屋企換衫先,定係我行先?」
「就飲完喇!但係你住邊?一來一回咁麻煩」
「附近囉,我諗半個鐘內搞掂」
「咁好啦,你拎你電話出黎」
「做咩?」
「唔set低電話一陣點聯絡呀,傻瓜」

我回到家後,想起今天是我重生的第一天應該還未有便服的⋯我還是打開了衣櫃,竟然有一套便服,雖然是黑色Tee黑色牛仔褲,但總好過沒有!再打開鞋櫃,除了一對體育課用的運動鞋,還有一對全白休閑鞋,感謝凜大人為我稍為準備了一些基本物品。換好了衣服物就像劉翔般九秒九飛奔出門口,因為我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做!

我走進了樓下對面馬路的便利店
「唔該一包純薄荷萬」
便利店姨姨打量了我一下,我就知道她接下來會說怎麼了
「未夠18歲唔比買煙」




我只好拿出身分證
「我夠」
我買過香煙後,急不及待立即走到附近的吸煙區呼吸「新鮮空氣」,見時間差不多就打電話給爾柔。
「喂,你依家係邊?」
「我地上左K房喇,你到左再whatsapp我,我出黎接你」
「好」
「你識唔識去?係商場外面地舖最右手邊有條樓梯,落去地牢就係」
「知喇,我唔識路會再問人」

我走到目的地後發了個訊息給爾柔,她不一會兒就出來接應我。
進入了房間後,除了爾柔和安生之外,其餘兩男三女我都不認識的,爾柔就給我們互相介紹,那兩個男生因為不同班別所以對我沒什麼差印象,但另外三位女生就對我有點恐懼,原來她們是我的同班同學。
「你好⋯我係嘉欣⋯」
「我係芷澄⋯」
「我係佩琪⋯」她們一臉不滿地自我介紹
我原本想坐在男生的一邊,但爾柔拉著我硬要我坐在女生的一群之中,同時她對著我伸舌頭做鬼臉,像告訴我「我就是要氣弄你」一樣,看著坐在我旁邊的佩琪一副不願意的臉就弄得我十分尷尬 。




「阿仁,你背叛我地,去死啦現充!」安生又再一次裝哭
「唔關我事」我指著爾柔
我旁邊那個女生因太不自然關係,所以我就轉位置坐左爾柔的另一側。

當他們興高采烈地唱歌之際,醒起我對這個年代的音樂是一曉不通,我只懂得九十年代千禧年代的音樂,對這年頭的學生來說應該是不會懂的。
來到這裡陪坐不唱歌也太浪費金錢了,我只好硬著頭皮來點一首「灰色軌跡」。

———現在播放:Beyond-灰色軌跡———

「嘩!咩歌黎,邊個點?」其中一位男生問
「我!」
他們擺出一臉驚訝的樣子,我一點也不意外!這首歌已經是50年前,他們當時還是一條未被製造出來的精蟲!我想我已經被當成老伯伯了!
我沒在意其他人的眼光,照樣大放金喉。
「我已背上一身苦困後悔與唏噓
你眼裡卻此刻充滿淚




這個世界已不知不覺的空虛
Woo~ 不想你別去」
完曲之時,他們已經呆了,連俏皮的爾柔也講不出說話,昏暗的房間寧靜了一會,直到下一首歌放映。

我走出了那個侷促的K房,走到舖外的其中一個柱形煙灰缸旁,並燃點了一口香煙,早知道就不來出席活動,回家睡個你死我活都比這裡好,有沒有我在也是一樣。

爾柔也走到舖外,拍了一拍我的肩
「原來你係到,做乜突然出左黎?」爾柔同時發現我手上拿著半支香煙
「咁做真係好咩?」她接著說
「你指⋯?」
「放學個件事呀!岩岩佩琪佢地同我講哂喇,話你講埋啲無賴說話搞到Miss Wong好嬲呀,佢地仲怪我點解會同你扯上關係!」
「我承認我疏忽帶左翻學校,但我唔覺我食煙係錯,每個人都有自己既問題,而食煙只係幫助我去思考同減壓既其中一個方法」我轉移視線,靠在前面欄杆並望著行駛中的車輛
「我無打算指責你食煙,但你當住咁多人面前講呢啲說話會搞到其他人對你有偏見,你成日黑起塊面本身比人個印象已經唔好,仲邊到有人肯同你做朋友?」
「朋友?我唔會同啲無去了解對方既人做朋友!呢個世界每個人隨口所講既朋友,只不過係互利關係,當你無利用價值時,所謂既朋友就會慢慢遠離你,甚至背叛你,知心既朋友又會有幾多個?所以我唔會在乎,隨口所講既朋友關係⋯我唔須要!」
爾柔沒有立即回應,應該在消化我的說話




「即係你無當過我係朋友?」爾柔鼻音稍為加重
「如果以我見解的話,其實我地暫時只係同學關係」我回頭望著爾柔
「如果無心同你交朋友又點會同你扯上關係?」
「我有諗過你其實係咪可憐我先同我做朋友」
「你真係滿口歪理!衰人!怪人!」爾柔打了我一巴掌後,便含淚轉身回K房
過了一會,我的臉還忍忍作痛,爾柔應該是用盡了全力。
我吸了最後一口煙後也隨後回到K房,看見爾柔通紅的雙眼望了我一下便低著頭,應該剛剛哭完不想被我發現⋯
我這樣到底是錯是對?但是我不認為我所講的是錯,人生裡交心朋友有多少個?以前我也是個天真的人,以為愈多朋友愈好,以為朋友一定會在你有困難時幫助自己,以為朋友不會背叛自己,但一切到了踏入社會的時候開始醒覺!認定同事為朋友更是愚蠢,起初笑臉相迎,最後為了一點利益而撕破面具,雖然好人也是有的,但社會上前者佔了大部分。

安生和另外兩位男生應該沒有發現發生了怎麼事,繼續歡暢地在螢幕前唱歌。
女生們很快就發現爾柔紅腫的雙眼,一邊安慰著爾柔,一邊盯著我。
直到結帳離開時,爾柔也沒有望過我一眼,應該從心底裡討厭著我吧!
「喂,岩岩搞咩黎,氣氛唔同哂既」安生開始發現有點不妥,便在我耳邊細語
「無事」
「你同爾柔嗌交?」
「算係掛,我走先喇」
「咁聽日見啦,聽日記得帶書翻學,時間表可以係校網搵到」
「嗯,再見」
我一路走回家一路在腦海思考,回想爾柔其實對我也算不錯,她俏皮可愛的性格應該有不少男女願意與她做朋友,也肯主動找我聊天,又邀請我出席活動,雖然有可能收我做觀音兵,但我未真正了解她就說了那些說話,是不是有點過份?用大人的那一套想法套用在學生身上是否恰當?

———————————————————

來到開學的第二天,因為昨天發生放學那件事,在回課室途中被兩名治安部成員截停。
「我地係治安部,依家要檢查你身上有無違禁品。」
「慢慢」我也不是笨的,我才不會隔天再犯同一個錯誤
「以後我地都會不定期截查你,希望你都識做啲唔好再帶翻黎學校」
「唔知你講乜」我裝傻扮不知情就直接回課室
我回到課室後,班上同學們都用奇異的眼光看著我,在我前面的安生也不另外
「阿仁,你又做左啲咩好事黎?你係咪想做"全班最討厭人物"中第一位?」
「唔係全校咪得囉,不過全校的話我都無所謂」
「你内心到底有幾孤僻⋯話說你同爾柔好翻未?」
「未喎」
「我唔知你地發生咩事,總之快啲氹翻人啦,女人都係鍾意人氹,氹完好快無事!」
「哦!?講到好似對女仔好了解咁喎,明明就係一個無乜女性朋友既單身狗」
「嗚啊!不要再說了,一指中的,毫不留情講出人地弱點既」安生伏在桌上裝哭
「係你逼我嫁」我搭著安生肩博說

「阿仁,早晨啊」韻晴回到座位,並向我打招呼
「早晨」
「今日有無帶書啊?」
「有呀,琴日係我唔知啫」
「嘻嘻~」
我和韻晴交談時,我發現爾柔望了我一眼,當我眼神與她對上時,她就伏在桌面上,可能還在生我的氣吧。
鐘聲響起之時,老師同時進入課室開始今天的第一節課。

沉悶的上課時間過得特別慢,我望出窗外欣賞校內的花園打發時間,時不時沈思昨天與爾柔的對話。
時間終於過去,午膳的鐘聲響起,安生原本邀請我一起在食堂用膳,但我拒絕了。我走到小食部買了一個菠蘿包便走到昨天的樹下休息。
我閉上雙眼,和昨天一樣躺在草地上感受微風,不同的是今天爾柔沒有找上我。
「喂,林浩仁」一把女聲在我旁邊傳來
是爾柔?沒可能!爾柔語氣應該是比較活潑的!我掙開雙眼看看是誰叫我
「佩琪?搵我咩事?」
「點解要傷害爾柔?」
「我只係話比佢知呢個世界殘酷既一部分」
「我唔係講呢啲,我係問點解要話無當過爾柔係朋友,你唔識講野婉轉啲既咩?」
「婉轉說話即係欺騙,用一啲較友善字眼用黎修飾美麗既謊言真係好咩?」
「朋友對爾柔黎講係好重要,我小學個陣就識爾柔,原本唔係呢間學校,佢中二第二學期先轉校過黎,因為係上一間學校個陣比其他同學杯葛過欺凌過,所以學校入面完全無朋友!轉左黎呢間學校一開始都好怕人,好彩呢到無佢以前學校個到咁多人渣,之後慢慢先變得開朗!而你用咁直接既說話令到爾柔回憶翻啲唔開心既記憶呀!爾柔係個單純既人,所以朋友呢兩隻字佢睇得好重嫁,佢比任何一個人都更重視朋友呀!」
我無言以對了,因為我不知道爾柔的過去。
「一句到尾,你係咪討厭爾柔?」
「唔係」
「咁我希望你可以同爾柔道歉」
「嗯,我知點做」
「係就最好」
佩琪轉身準備離開
「唔該晒」我向佩琪道謝,告訴給我爾柔的過去
「你唔好誤會,我唔係幫你,只係唔想爾柔傷心,我一樣都係好討厭你」她說完後就離開了我的視線範圍

———————————————————

我回到課室繼續上課,一邊假裝專心上課,一邊想辦法如何跟爾柔談話。如果我放學直接走到她旁邊,她會不會無視我?她會不會又掌我一巴?就算肯跟我對話,如果把事情鬧大了,會不會又在課室中上演修羅場?
那不如我約她在一個沒其他人的地方吧!

我悄悄地從褲袋拿出電話放在桌中的抽櫃𥚃,在老師不為意底下偷偷在櫃中發訊息給爾柔。

<放學去上次果個樹底等,有野想同你講>

「林浩仁!對手係櫃桶到鬼鬼鼠鼠做乜?玩電話?」
「無⋯無啊」嚇死寶寶了
「再比我見到就沒收」
「哦」
我將電話放回褲袋後托頭望窗外面,等待放學鐘聲的來臨。
此時有我感覺到有東西碰到我手臂,並有一塊橡皮擦膠掉到我桌面上。
我望一望四周,韻晴舉起筆記簿並指著簿中的字。
韻晴:(係咪又想罰留堂?)
我拿出筆記簿模仿她
我:{你呢個舉動,係咪想同我一齊?}
韻晴突然臉紅耳赤,拿著筆記簿掩著半邊臉
我下一秒就意識到自己的說話有另一個意思,我立即搖頭擺手示意不是那個意思
韻晴:(有野煩緊?)
我:{你點知?}
韻晴:(你額頭寫住)
我:{我係咪要笑?}
老師:(放學去教員室搵我)
??????
老師拿著寫上(放學去教員室搵我)的紙張在我們面前
「你兩個玩夠未?放學過黎搵我!」老師生氣地走回黑板前
「係⋯」我和韻晴異口同聲

放學鐘聲響起,我與韻晴一同去教員室準備被老師責罵。
「係咪呢,真係一齊罰留堂喇」韻晴對我說
「好似係你撩我先」
「係咩,哈哈」韻晴掩著嘴巴微笑
「話說你有咩煩惱?」
我將事情告訴了韻晴———
「所以依家諗緊點道歉?」
「係⋯」
「唔好理爾柔會唔會原諒你先,你最緊要誠心道歉,之後既事之後再諗,睇下點氹翻佢」
我想不到會是一個學生反過來安慰我⋯
「嗯,我一陣會去」

我和韻晴被老師教訓了15分鐘,要寫悔過書才肯放我們走,前後用了30分鐘在老師手中擺脫了。
遲到了30分鐘,爾柔還會等我嗎?定還是根本沒想過要見我?一切要到目的地才會知道。
我奔跑到樹底旁邊,看見爾柔抱著膝頭,坐在樹底下望著草地,她發現我到了便站起來。
「唔⋯唔好意思,岩岩比老師罰」我氣喘著
「嗯,我知」爾柔低著頭說
沉默了一會⋯好吧,開始我的主題
「對唔住⋯」我和爾柔異口同聲
對不起?為什麼她要對我說對不起?
「對唔住,我地對「朋友」既見解的確係有啲唔同,今日佩琪同我講過你既過去,我無完全了解清楚就誤會你,仲講左啲傷害你既說話,好對唔住」
「我都有錯⋯打左你一巴⋯」
「唔關你事,係我傷害你在先」
「對唔住⋯」她掌心放左昨天打我的位置
「請你原諒我」我握著她在我臉龐的手
「嗯~」
「雖然唔知你經歷過啲咩對人咁有戒備心,但我會努力成為你心目中既"朋友"」爾柔接著說
「好!」
「勾手指尾,你唔好再對我講啲過分說話」她向我伸出尾指
「認真?仲細咩」
「咁你勾唔勾?」
「勾⋯」我和她尾指相扣,拇指與拇指相印,烙下承諾
「嘻嘻~」她微笑著

我見時候已不早,就陪爾柔去地鐵站,她活潑開朗的性格又再在我面前展現了。
途中爾柔看見路旁的小公園就拉著我,求我陪她蕩鞦韆。
現在年輕男女也會喜歡蕩鞦韆的嗎?
以前的韆鞦因為經過日月洗禮,所以每次遙動時也會發出生銹金屬磨擦的刺耳聲音,但因為這個公園新建成關係,少了那種兒時韻味。
「點解琴日要你自己一個人留堂就唔去,今日同韻晴留堂就去?你鍾意左人?」
「當然唔係!琴日個單算叫大件事先諗計擺脫,今日呢單小事就費事搞大佢」
「你同韻晴關係好好?」
「唔係呀,傾過幾句計之嘛」
「話說你有無同Miss Wong好好咁道歉?」
「無喎」
「你聽日要好似今日咁,好好咁對Miss Wong道歉」
「點解啫,件事都完左啦」
「佢話哂都係老師,除時可以搜你書包,你道歉等佢下左啖氣先啦」
「太遲喇,今日治安部搵過我」
「咁起碼有機會少個人監察你,照我說話做左先啦」
「好啦好啦」
我送爾柔到地鐵站便回家去,總算結束了和她的冷戰。

我買了外賣回家,吃完了晚餐就躺在床上閉目養神,全日一整天上課真累!但與之前工作相比下,我寧願每一天都是上學也不想出來社會工作⋯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