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仔,係我呀,開門啦。」
 
阿榮來到輝仔的住處,不論是按門鈴、打電話還是發訊息,都得不到回應。
 
正當以為無計可施之際,緊閉的大門緩緩打開了,從縫隙中發出了奇怪的紅光,一閃一閃的,像在邀請阿榮進去似的。
 
「輝仔?係咪你開門呀?答下我啦。」
 
「入嚟啦。」
 




阿榮聽到屋內傳來一把男聲,但聽起來並不像輝仔的聲音。
 
「輝仔係咪你呀?我入嚟㗎啦。」
 
阿榮小心翼翼推開了大門,生怕動作太大會驚動了甚麼似的。
 
甫打開大門,首先感受到的,並不是甚麼衝擊性的畫面,而是撲鼻而來的惡臭。
 
那是一種混雜了腐爛,血腥以及類似化學物品的味道。
 




由於每種氣味都各具特色,能明顯感受到在互相對抗著,三種不同的氣味交替襲擊著阿榮的嗅覺。
 
強忍著嘔吐的感覺,阿榮定下神來,努力讓自己維持清醒。
 
通過大門的走道,他看到了屋內閃爍著奇怪的紅光,在紅光的映照下,他總算看到惡臭的來源。
 
在屋內的正中央,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張打麻將用的桌子。旁邊能看到散落滿地的雜物,首先看到的是滿地的麻將。然後,在麻將旁邊,應該是腐爛了的肉類吧。
 
除了這些外,還有一瓶瓶的東西倒在地上,還有液體一直流出來,大概是漂白水之類的清潔用品吧。
 




正常情況下,阿榮看到這樣不是大喊就是拔腿就跑,縱使不是這樣,亦決不可能進入屋內半步。先逃離現場才是正常人的反應吧。
 
阿榮沒有這樣做,因為他再次聽到屋內傳來那把男聲,雖然有點嘶啞,但是仔細聆聽,還是能認出那是輝仔的聲音。
 
那男的聲音一直笑著,一直笑著,那是令人聽了很不舒服,卻又很想靠近的一種笑聲。
 
「阿榮,入嚟啦,下個就係你啦。入嚟啦。」
 
雖然不是說阿榮會就這樣逃走,但要踏進這樣詭異的地方,確實需要不少勇氣。只是,與其說是下定決心後才踏進屋內,倒不如說阿榮控制不了自己的腳步還比較實在。
 
當阿榮聽到輝仔的呼喊時,他便已踏進屋內。
 
右腳踏進的瞬間,便已感到地板那種又濕又黏,令人不舒服的感覺。
 
在視覺和嗅覺的雙重衝擊下,阿榮的腳步依家沒有放慢半點,一步一步走到屋的正中央去。




 
十多步的距離卻像經歷了好幾個世紀一樣,阿榮好不容易來到麻將桌面前。
 
說也奇怪,縱使屋內如此混亂,麻將桌上卻是井井有條,好像真的有人在打麻將一樣。
 
而最令阿榮不安的,是桌子上已被打出的牌,正正是四隻西和一隻一筒。
 
「一筒歸西」的念頭瞬間在阿榮腦海閃過,四人那天打麻將的情景亦一併出現。
 
過了麻將桌之後,右手邊就是輝仔的房間,半掩的門也蓋不住輝仔那接連不斷的笑聲。
 
阿榮鼓起勇氣推開大門,他看到了躺在地上的輝仔。
 
「阿榮,你嚟啦?我話你知呀,『一筒歸西』係真㗎。哈哈哈哈。」
 




輝仔邊大笑看著阿榮,邊把手上的麻將塞進口中。
 
在把麻將塞進口內的時候,由於麻將的體積不算少,輝仔勉強吞進肚內的時候,不時發出咳嗽的聲音,大概是因為麻將把輝仔的喉嚨割傷了,才會使輝仔的聲音聽起來有點不同。
 
而令阿榮更感驚訝的,他看到輝仔的腹部微微鼓起,感覺上已經塞了不少麻將進去。
 
阿榮被輝仔的舉動嚇得頭皮發麻,但輝仔仿佛甚麼都感覺不到,舉手便又把麻將放進口內。
 
雖然眼前的景像十分異常,但本能反應下,阿榮還是伸手抓著輝仔,嘗試阻止他繼續這種詭異的舉動。
 
輝仔沒有停下動作,氣力大得無人能擋似的,阿榮出盡全身的氣力也無法減慢他吞食麻將的動作。
 
輝仔邊吞食邊大笑著,在仍然能發聲的情況下,他不帶感情地看著阿榮。
 
「唔駛擔心,下個,就係你啦,哈哈哈哈!」




 
輝仔加快了速度把麻將塞進口內,至到發出了麻將互相碰撞的響聲,體內無法再容納更多的麻將後,輝仔才停止了動作。
 
而同一時間,輝仔亦已失去了生命的跡象。
 
阿榮看著這瘋狂的一幕,嚇得嘔吐大作,直到胃液都吐出來後,阿榮才稍稍冷靜了一些。
 
腦海裡則一直湧現輝仔死前的說話。
 
「下個,就係你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