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線,你講真定假呀?」
 
韋洛聽到阿榮的故事,感到難以置信。
 
「邊有得假啫,我相都影埋啦!」
 
的確,阿榮手上的照片便是最好的證據,但這種希奇古怪的事情實在不容易令人相信。
 
「輝仔間屋恐怖到呢,又臭又核突,我都唔明當時點解會夠膽行入去。」
 




阿榮回憶起當時嘔吐大作後,好不容易才恢復冷靜,然後他聽到屋外傳來陣陣吵鬧聲。
 
「好臭呀,咩事呀?」
 
「哇,仆街,好核突呀!保安呢?快啲叫人報警!」
 
阿榮隱約聽到屋外已經變得混亂,他知道一旦警察到來,他肯定會惹上不少麻煩。雖然輝仔不是阿榮殺的,但很難確保不會被人誣陷。
 
而最重要的是,一旦警察接管這案件,輝仔的慘況可能會被封鎖,不能報導出來。屆時阿榮即使想告訴別人或找別人求助,很有可能也不會得其他人信件。
 




於是,阿榮強壓下心中的不安,馬上把現場的情況拍下並上傳到雲端。
 
之後警察來到,阿榮想當然地被邀請協助調查。
 
據說開初時,警察有意無意地想逼阿榮承認是他殺死輝仔,但現場發現的證據及阿榮所說的所有事情,經調查後都一一證明阿榮是無辜的,結果扣留了48小時後便被釋放。
 
見到韋洛和阿邦,已經是輝仔死後第三天的事情了。
 
「但係咁大件事,我唔見新聞有報嘅?阿邦你有無留意到有咁嘅新聞?」
 




阿邦搖了搖頭。
 
「我出返嚟之後都有睇返啲新聞,其實有報導㗎,不過......你哋自己睇啦。」
 
阿榮拿出了一本筆記簿,內裡把這兩天關於輝仔自殺的報導都整理好了。
 
「你哋睇下個地址,無呃你哋。」
 
阿榮指著報導上的地點,的確是輝仔居住的地方。
 
但是,標題和內文,卻有點奇怪。
 
「啲標題咩事,『一名男性在家死亡 懷疑欠債自殺』,『男性於屋內自縊 警方表示沒有可疑』。最尾呢個報導先痴線,『男性留下遺書自殺 警方調查後證實沒有可疑』。輝仔無啦啦點會有咩欠債,我哋早幾日打牌先講嚟緊要去邊度玩,留咩遺書自咩殺呀!」
 
阿邦看到新聞的標題,怒不可遏。




 
「你哋睇啲新聞,全部都無相嘅,九成啲差佬封鎖晒消息,佢哋講咩啲記者咪寫咩囉。傳統媒體唔報得,不過網上面啲討論區已好多人提出質疑,仲有相流出。」
 
阿榮打開了某幾個討論區,內裡刊登了一些鄰居的證言,和一些應該是由鄰居從屋外拍進屋內的照片,雖然有點模糊,但仍可隱約看到遍地麻將和腐肉。
 
「咁你做咩唔將啲相畀傳媒或者放上討論區?」
 
韋洛看著眼前的照片和討論區的主題,已不再懷疑阿榮的說話。
 
「我原本都想,但如果我將啲相放上,啲人肯定知道係我,到時啲差佬肯定會嚟搞我,隨時又捉我返去坐48個鐘。輝仔講咗下一個係我,我唔想畀班差佬浪費我啲時間,到時我咩都唔做死喺差館入面,分分鐘無人知仲大鑊。」
 
韋洛和阿邦點了點頭,認同阿榮的說法,只是面對這種離奇古怪的事情,他們可以做些甚麼?
 
「不如我哋去黃大仙廟上注香,可能拜下就無事呢?」
 




「咁求奇得唔得㗎?」
 
「咁一係我哋去搵個師傅幫手驅鬼,深水埗嗰邊好似有個師傅唔錯㗎。」
 
「啲師傅會唔會呃人㗎,依家啲師傅唔係性交轉運就係白撞呃飯食。」
 
「屌,你乜都唔信唔駛玩啦,等死囉。反正又唔係我。」
 
「食屎啦你,我死咗下個咪你囉,你點都走唔甩㗎!」
 
就在兩人爭吵期間,韋洛則繼續專注地看著阿榮的手機。
 
「你哋唔好嘈住,我發現咗啲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