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哋睇下輝仔手入面隻麻雀。」
 
韋洛把照片放到最大,兩人認真地看了一遍。
 
「咪一隻西囉,無特別呀。」
 
「係囉,我都睇唔出有咩問題。」
 
「你哋睇清楚,隻西上面仲有隻紅色細字。」
 




兩人再認真看了一遍,終於發現了韋洛所指的紅字。
 
「呢隻......咪你屋企副麻雀!」
 
嚇了一跳的,不只是阿榮和阿邦,相信最受到驚嚇的,正是韋洛自己。
 
「我之前無同你哋講,喺你哋走咗之後,我自己一個執牌,執到臨尾,我先發現副牌唔見咗四隻西。」
 
「唔係啩?點解你當時唔同我哋講呀?」
 




阿榮抓著韋洛的肩膊,從他緊抓著的力道,能感受到他此刻有多緊張。
 
「無啦啦點講啫,嗰日大家都咁緊張,我廢事講出嚟又嚇親你哋,見咁小事咪無出聲囉。」
 
「唔見牌的確係小事,但係四隻牌喎,仲要四隻都係西喎,點都會覺得奇怪啦。」
 
「就算係怪,換轉係你會唔會即刻特登通知其他人先?同埋依家有事你梗係咁講啦,如果無事你咪又係笑我戇鳩。」
 
「算啦算啦,唔好我同阿榮嘈完又到你同佢嘈,不如真係諗下有咩辦法解決件事好過啦。」
 




三人在房間裡來回踱步,思前想後也得不出甚麼結論來。
 
「呢次我死梗啦,無啦無啦!」
 
毫無頭緒的阿榮抱頭瑟縮在一角,狀甚無助。
 
「冷靜啲先啦,輝仔佢係隔咗七日先出事,至少中間有啲時間,我哋再諗辦法啦。」
 
「你又知有時間?萬一我下一秒就發癲吞麻雀自殺點算?同埋可以有咩辦法啫,撞鬼都話搵人驅鬼呀,依家都唔知咩事,打牌會搞到人自殺,點講都無人信啦,點搞啫!無啦,我死梗啦,我死梗啦!」
 
阿邦本來想作出反駁,但看到阿榮那驚慌的樣子也不好再說甚麼,只好把吐到嘴邊的話吐回肚內。
 
「要放棄仲太早,你哋睇。」
 
韋洛一直默默地在網上搜尋有關「一筒歸西」的資料,可惜資料少之又少。不是電視電影,就是小說漫畫。




 
但找了大半天後,韋洛總算有所發現。
 
「雖然呢幾個網啲訊息唔算好多,亦都好亂,但好過無啦。」
 
阿榮和阿邦仔細把韋洛找到的網站看了一遍。
 
「就咁睇嘅話,『一筒歸西』嘅牌局唔係無出現過,而且每次發生嘅情況都係幾乎一樣。最重要嘅係,佢哋描述嘅情況,同我哋依家經歷嘅一模一樣。」
 
「就算知道又點,個個討論區唔係講到一半無咗,就係話啲人死晒。我同你哋都走唔甩㗎啦。」
 
阿榮愈看愈沮喪,臉色愈變愈差。
 
「阿榮,你睇清楚呢度先啦。」
 




阿邦指著外國一個以匿名發表的著名網站,竟然出現了類似他們現況的連串討論,而最重要是,該討論主題的發起人,亦是「一筒歸西」的其中一名涉事人,在最後的留言中提及,在另外三名「一筒歸西」參與者死後,他成功倖存下來,還發佈了正身處在地球另一端的帖文。
 
可惜的是,在公佈了平安後,該名討論發起人便沒有再在網站上留言了,但從結果來看,他的確逃過了「自殺」身亡的命運。
 
「阿榮,呢次有救啦!」
 
「但佢出完最後篇文就消失咗,又無講做咗啲咩嘢先無事,會唔會其實佢都死埋㗎?」
 
阿榮高興了一下後,便被眾多的疑問再次擊倒,臉如死灰般緊盯著螢幕上的討論區,仿佛在怨恨對方為甚麼不乾脆把保命的方法寫出來。
 
「綜合返咁多個討論區同啲散修修嘅新聞,發帖條友應該好大機會真係仲在生,你睇返佢最後出文個時間。」
 
在經過韋洛一輪努力的尋找資料後,發現到經歷過「一筒歸西」的人,都有一個固定的模式。
 
而當中有幾個訊息特別值得留意。




 
第一:「一筒歸西」參與者會每隔七天便出現一人「自殺」,而自殺的時間,正是打出一筒的時間
 
第二:自殺時都會使用到麻將
 
第三:自殺時手上必定會握著一隻西,只有最後一人自殺時口內會出現一筒
 
而這幾點中,除了最後自殺的人口中會出現一筒這個情況未被證實外,其他部份都從輝仔自殺的情況得到證實。
 
「條友出文個時間已經過咗佢哋一開始打出一筒嘅時間,所以佢應該真係避過咗一劫。雖然仲未知點樣先可以無事,但至少我哋可以肯定,『一筒歸西』唔係無得救。」
 
韋洛的說話就像是一支強心針,阿榮蒼白的臉總算恢復了一點血色。
 
「今日係輝仔死之後嘅第三日,啫係我仲有四日時間!我哋快啲行動,我真係唔想死!」
 




「但依家又返到去一開始個問題度,我哋究竟要做啲咩先會無事?」
 
「阿邦,阿榮,關於呢件事,我有一個諗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