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每次自殺嘅時間都係一樣,換言之我哋避過呢個時間之後就應該無事。再加上如果自殺同麻雀有關,只要最後一日匿埋喺一個無麻雀嘅地方咪得囉。」
 
韋洛的提議聽起來很一般,而且嚴格來說並不是解決方法,也無法保證是否真的撐過了時間就會無事。
 
「呢個方法只係針對我哋呢幾日搵唔到解決方法嘅時候先會用。當然最好可以搵到解決方法啦。」
 
「的確,如果真係搵唔到解決方法,都要試下韋洛個方法。但呢幾日都唔好放棄,我試下喺呢啲討論區問下人,希望嗰個人睇到可以覆返我哋。阿榮,你呢幾日最好搵個地方搬出去住,最好個地方愈少嘢愈好,如果到第七日都搵唔到方法,我同韋洛上嚟睇實你,一定可以捱過去嘅!」
 
阿榮無奈地點了點頭,畢竟暫時已沒有其他方法了。
 




三人繼續搜尋有關「一筒歸西」的資料,亦嘗試繼續找尋解咒方法和尋找那僅存於世的人。
 
僅餘的數天像箭一樣飛逝,可惜並未能找到任何解決方法。
 
「呢次我死梗啦,韋洛,阿邦,點算呀?我真係唔想死呀!」
 
韋洛和阿邦在旁邊安撫著阿榮,但無力的言詞未能使阿榮鎮靜下來。
 
「無事㗎,你睇呢間屋乜都無,附近鬼影都無隻,邊有可能用到麻雀嚟自殺啫。況且仲有我同韋洛睇住你,無事嘅。」
 




「呢度無麻雀啫,點知會唔會突然有人拎啲麻雀嚟呢度;又或者,啲麻雀識憑空出現,一下子塞晒落我肚入面;仲有,如果落場麻雀雨......點算,今次走唔甩啦我,死梗,死梗啦。」
 
阿榮的話語裡已經沒有條理可言,他的精神狀態已經差到不能再差。
 
之所以還沒有瘋掉,大概是因為阿邦和韋洛在他身旁,才能勉強保持自我。
 
「阿榮你放心啦,我同阿邦唔會睇住你死㗎!」
 
韋洛邊說邊拿出了一大綑麻繩。
 




「你做咩呀?你係咪想殺我?」
 
「冷靜啲,既然『一筒歸西』嘅人都係死於自殺,只要封鎖你嘅行動力,咪可以阻止你自殺囉。總之喺輝仔自殺時間就到之前,我同阿邦會用啲繩綁實你,等你無可能自殺。你到時忍十幾分鐘,時間過咗我哋就會放返你。一定無事嘅!」
 
阿榮點了點頭,也不知道是回應韋洛,還是單純身體反應而已。
 
「唉,韋洛,你點睇?」
 
「我都唔知,不過,現階段可以做嘅都做齊,唯有等啦。」
 
兩人在阿榮因體力不支而睡著了後,俏俏離開了所在的村屋,到屋外面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三人現在身處的地方,是在新界西一個比較僻靜的村屋。
 
在那天決定好應對方法後,三人除了繼續搜尋「一筒歸西」的資料,剩下來的時間便是搜尋合適的地方。




 
在經過一番努力後,總算以較昂貴的價錢租下了現在身處的村屋。雖然屋內只有最基本的傢具,四周也十分僻靜,村內居民亦只有假期時才會回來,但卻是一個非常合適,用來防止阿榮用麻將自殺的絕佳地點。
 
「我諗應該無問題嘅,呢度人又無,鋪頭又無。無啦啦真係唔會變到副麻雀出嚟,無麻雀就唔會自殺啦。」
 
「望係咁望啦。有啲肚餓添,買唔買嘢食?」
 
「呢個時間唔係咁好啩,仲有三個鐘就夠鐘啦喎。」
 
「一係我哋叫外賣,到嗰陣出村口拎咪得囉。」
 
「叫人嚟附近怕唔怕㗎?」
 
「村口咁遠應該無事啩,照嗌啦,你食咩呀?」
 




「叫Pizza囉。」
 
兩人在屋外休息了一會,點好外賣後便回到屋裡去。
 
當兩人進到屋內,赫然發現阿榮已經醒了過來並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雙目散渙地看著兩人。
 
「咦,阿榮你咁快醒咗啦?唔瞓多陣?」
 
「係囉,抖下先啦,頂多陣就無事㗎啦。」
 
阿榮沒有理會兩人,默默地站了起來,既沒有動作,也沒有回話。
 
「韋洛,你覺唔覺得阿榮怪怪地呀?」
 
「係,小心啲,可能有古怪。我去拎條繩出嚟,你睇實佢。」




 
韋洛話音剛落,便繞過阿榮進到房內拿出一大綑麻繩。
 
「阿榮,雖然仲有兩個幾鐘先到時間,不過我哋都係早少少開始,你忍一忍啦。」
 
阿邦示意在背後的韋洛把阿榮綁起來,和兩人想像不同,阿榮並沒有任何掙扎,不消一會功夫,便成功把阿榮的手和腳綁好,並固定在椅子上。
 
兩人雖然在過程中被阿榮盯得心裡發麻,完成後本來以為能鬆一口氣,卻未想到怪事從此刻才開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