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一起待在客廳,韋洛和阿邦來回渡步,狀甚不安地觀察著阿榮。
 
而阿榮從被他們綁起來後,就動也不動地看著兩人,那散渙的雙眼漸漸凝聚起來,目光變得凌厲,直盯得兩人背脊發麻。
 
兩人被阿榮盯得很不舒服,只好把目光稍為移開,但視線仍然維持在看得見阿榮的範圍,生怕一旦離開視線範圍,阿榮便會發難襲擊兩人。
 
愈是害怕時間的流動愈是緩慢,短暫的十分鐘已經令兩人神經繃緊到快要失控的狀態。
 
這寂靜並且沉重的氣氛下,打破悶局的,是韋洛的電話鈴聲。
 




「哇屌,咩事,做咩事?」
 
阿邦甫聽到鈴聲,繃緊的神經像被切斷了一樣,整個人慌張起來。
 
韋洛也好不了多少,但畢竟是他熟悉的聲音,似乎沒有阿邦那樣大的反應。
 
「冷靜啲,係我電話啫。喂喂,係,哦,好呀,我依家出嚟,唔該晒。」
 
「做咩呀?你要去邊呀?」
 




「頭先咪嗌咗外賣嘅,到咗啦,我出一出村口拎外賣,好快返嚟。」
 
「痴線㗎你,依家咁嘅情況仲出去,有咩事點算?」
 
「你放心啦,仲有成兩個鐘,邊會有事呀。同埋唔食嘢,有事嗰陣無力應付點算。我十五分鐘返到嚟㗎啦。」
 
「喂你咪呀,唔好留我一個喺度,我真係會發癲㗎。」
 
韋洛本想快去快回,但阿邦說甚麼也不想獨自面對阿榮。
 




「唉,咁啦,一係你幫我出去拎外賣,我留喺度睇住佢。」
 
「吓?咁呀......」
 
「唔好咁啦,快啲出去拎外賣啦,肚餓啦我。你愈拖得耐盞愈麻煩。」
 
「咁......好啦,你睇住阿榮,小心啲,我盡快返嚟。」
 
「得啦得啦,去啦。」
 
阿邦離開後,剩下韋洛一人看守著阿榮,阿榮依舊沒有反應,唯一有改變的,就是他的雙眼變得很紅,大概是太長時間沒有眨眼的緣故吧。
 
「阿榮,你對眼紅晒喎,不如你合埋眼休息下啦。」
 
韋洛得到的唯一回應,就是阿榮用那通紅的雙眼看著自己。




 
韋洛看了看手機,阿邦已經離開了差不多半小時,他忍不住發訊息給阿邦,同樣沒有得到回應。
 
「搞乜呀,一個二個都唔應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
 
聽到韋洛的自言自語後,久未發聲的阿榮突然發出了笑聲,像是恥笑韋洛一般。
 
「笑,笑咩呀你?」
 
雖然阿榮已經被牢牢緊綁著,但韋洛聽到他那刺耳的笑聲,仍然不自覺地後退了兩步。
 
「你哋以為咁阿榮就無事咩?無用㗎!哈哈哈哈。」
 




「你,你講咩?」
 
「我話你哋做咩都好,阿榮今日都係要死!」
 
韋洛本來還意會不到甚麼意思,但當阿榮再說下去時,韋洛終於明白,眼前這個阿榮已不再是阿榮,至少現在說出這番話的,不可能是阿榮本人。
 
「你係咩人?點解要搞阿榮?」
 
「我係咩人?點解要搞你哋?呢個要問返你哋自己,係你哋自己招惹我,我無逼過你哋。但你哋既然叫得我過嚟,就唔好諗住可以平平安安咁走人。今日阿榮點都要死。」
 
「我......我唔知我哋幾時招惹到你?但我哋從來無諗過要騷擾你,你已經帶走咗輝仔,你放過我哋啦。」
 
「放過你哋?遊戲開始咗,唔玩完係唔可以停。阿榮之後就到你位好朋友,最後就係你!」
 
「一係咁,你放過我哋,你要啲咩我哋盡量滿足你。」




 
「我要啲咩?我就係要阿榮條命呀!哈哈哈哈!」
 
阿榮咧嘴大笑,嘴角被他用力得撕破了皮,流出了一點點紅紅的鮮血。
 
「我唔會畀你咁做!你唔會成功!」
 
韋洛雖然心裡害怕,但擔心阿榮的心情更多,話音剛落便在找尋有甚麼物品可以封著阿榮的嘴巴,避免他咬舌自殺,亦同時可以不用再聽到他那詭異的笑聲。
 
「你做咩都無用㗎啦,你哋都係要死!」
 
在阿榮再次發出那詭異的笑聲之前,韋洛把一塊毛巾搓成球狀塞進阿榮嘴內,再用繩子結了一圈,防止阿榮再發出任何聲音。
 
雖然笑聲停止了,但阿榮的眼神仍然死死的盯著韋洛,韋洛再也受不了他的眼神,奪門而出深深吸了好幾口氣,才總算冷靜下來。
 




「無事嘅!無事嘅!仲有一個鐘唔到,捱到嘅,實捱到嘅!」
 
韋洛默默地看著手機上的時間,腦內只能重覆告訴自己不會有問題來麻醉自己。
 
但即使這樣,害怕的還是會害怕,韋洛實在不想再踏進屋內半步。
 
他就這樣在外面一直等著,心裡則在怪責阿邦一直不回來。
 
就在時間還剩下三十分鐘時,一個人影悄然靠近到韋洛身旁。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