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先你見唔見到阿邦向邊個方向走?」
 
「佢行咗去村再入面啲嘅位置。」
 
韋洛朝村內的方向看去,只見漆黑一片的村屋範圍,只有少量街燈照亮出一條狹窄的道路,仿佛邀請他進去似的。
 
「無時間啦,阿妹你向右邊搵,我就喺左邊,呢個時間條村應該無人咁滯,應該唔難搵嘅。」
 
韋洛指示了安映後,便自行往左邊繼續搜尋。
 




村屋範圍說大不大,但卻絕也不小,逐家逐戶搜索需要的時間,絕對會超過十五分鐘。
 
韋洛仍不放棄地繼續找尋,汗水已然流遍全身,但仍沒有任何發現。
 
眼見時間一秒一秒地流逝,韋洛心急如焚,卻又無計可施。
 
在快要被逼放棄之際,寧靜的村屋範圍,一下高頻的尖叫聲響徹雲霄,那是安映的聲音。
 
雖然仍未知道發生甚麼事情,但身體比思想更快有所反應,拔腿便向尖叫聲方向跑去。
 




「你哋千祈唔好有事!」
 
在和韋洛分開後,安映獨自往右邊搜尋阿邦。
 
縱使安映仍抱有滿腔的疑問,但還是聽從韋洛的吩咐搜尋阿邦和阿榮的身影。
 
正常來說,安映會把事情問過透徹後,才願意幫忙的。
 
只是,韋洛那認真和嚴肅的表情,是安映多年沒有看到過的,她感覺到,發生的事情應該十分嚴重。
 




但任安映如何想像,也不會想得到,接下來的畫面,會是如此震撼。
 
安映在搜尋了一會後,很快便看到一個人影不徐不疾地走向某間村屋。
 
在微弱的街燈光線下,安映勉強認出了那個身影應該是屬於阿邦的,至少和剛剛碰面時的穿著是一樣的,所以安映亦馬上追上去。
 
「阿邦!阿邦!你去邊呀?我阿哥搵你呀!」
 
阿邦像是聽不到安映的呼喊,往右一轉便消失在拐角處。
 
深怕追丟了的安映,馬上加快步伐往前跑上,但轉過彎後卻發現阿邦消失在視線範圍內。
 
「去咗邊?」
 
安映疑惑的同時,她聽到一種熟悉的聲音,那是打麻將的聲音。




 
只是在這樣的夜晚,那種麻將聲聽起來有點不寒而慄但又令人想靠近的感覺。
 
「西。」
 
安映慢慢靠近聲音的來源。
 
「西。」
 
安映來到一楝明顯比較殘舊的屋子外面。
 
「西。」
 
安映把耳朵接著牆壁。
 




「西!」
 
突然屋子裡的聲音像是咆哮般大叫出來,嚇了安映一跳。
 
「一筒!你仲喺出面做咩呀?入嚟啦。」
 
安映聽到那聲音,雖然聲音帶點嘶啞,但仍然能認得出來是阿榮的聲音。
 
「阿榮,係咪你呀?阿邦喺唔喺度呀?我阿哥搵緊你哋呀。」
 
「喺度,都喺度,而且四個人好快會再聚埋一齊。韋洛好快過嚟㗎啦,你入嚟先啦。」
 
安映聽到阿榮的說話,內心感到有點奇怪,剛剛韋洛分明是十分緊張地要找到兩人,而且也看不出那是在騙人。
 
但現在阿榮卻說得好像韋洛已經知道這個地方,而且亦正在路上一樣,難道韋洛真的是欺騙了她,拿她來尋開心?




 
「你入嚟啦,時間就到啦,唔好錯過精彩嘅一幕。」
 
安映聽了更不明白,但她決定放棄思考,反正只要進到屋內,便能知道他們到底在玩甚麼花樣。
 
安映推門而入,原以為可以看到阿榮,但一樓的位置卻不見任何人。
 
「上嚟啦,我哋喺二樓。」
 
阿榮的聲音再次傳來,安映也沒有多想,便往二樓前去。
 
剛踏上樓梯,安映便看到阿邦站在二樓的樓梯前。
 
「阿邦,頭先做咩唔理我呀?都話阿哥搵緊你哋囉,你哋究竟搞咩呀?」
 




安映看到阿邦後,加快了步伐往二樓去,但沒有想到,剛踏上二樓的一刻,會看到如此恐怖的一幕。
 
地板上佈滿了安映帶來的零食和啤酒,另外還有阿邦拿到的外賣薄餅。
 
奇怪的是,這些應該是新鮮完好的東西,此刻卻不單腐爛壞掉,更發出陣陣酸臭味。
 
更為震撼的,是在二樓正中央,鼓著大肚子,正把一隻又一隻的麻將塞進嘴內的阿榮。
 
而阿榮上半身,表面能看到滿滿的血痕,表面更滲出不知是血還是膿的東西。
 
最為衝擊到安映神經的是,阿榮那雙血紅的眼睛,一邊滲出紅紅的血水,另一邊則是半顆眼球已經脫離了眼眶,更能看到眼球背後連著的神經線。
 
「哈哈,你嚟啦?」
 
阿榮看到安映來到二樓,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對著安映咧嘴大笑,那刺耳的笑聲搭配上可怖的模樣,嚇得安映以全身的力氣來發出尖叫聲。
 
然後人體的保護機制起到了作用,安映馬上失去了知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