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映!阿邦!阿榮!」
 
韋洛循著尖叫聲的方向一直往前跑,但無奈在叫聲過後,村內又再次回復平靜,使韋洛無法得知安映的去向。
 
韋洛瞄了手機一眼,時間已剩不到五分鐘了。
 
只能心裡著急的韋洛,只能放聲大喊。
 
「你哋喺邊呀?出嚟呀!安映~~~安映!!!」
 




沒有的東西就是沒有,被操縱了的阿榮和阿邦,失去了意識的安映,任韋洛如何大喊也不會得到回應。
 
雖然很多時候努力嘗試並不等於有回報,但不嘗試的話肯定甚麼也得不到。
 
而此刻上天彷彿回應韋洛的訴求一般,原本死寂的村屋,突然響起了狗吠聲。
 
韋洛聽到後馬上朝著聲音處跑去,他不知道這是不是正確的行動,但既然已經沒有線索,也只能見一步走一步了。
 
可幸的是聲音來源離韋洛十分靠近,花不了多少時間便看到那頭著一楝略顯殘的屋子猛吠。
 




雖然這黑色唐狗身形頗大,叫聲亦十分洪亮,但在這看似威風的外表下,卻是顫抖不停的身軀。
 
很明顯,牠在懼怕著屋內的甚麼東西。
 
韋洛已隱約猜到三人應該已在屋內,拔腿便往屋內跑去。
 
而那黑色唐狗不知道是否受到韋洛的影響,亦向屋子撲去。
 
一人一狗同時跑向屋內,但命運卻有所不同。
 




那唐狗本應領先韋洛,理應快韋洛一步進入屋內。
 
只是當牠跑到大門時,像是有一道無形的牆阻礙了牠前進。更甚的是,那碩大的身軀突然飄浮,不,應該說是被強行拉扯半空中比較恰當,然後那唐狗像被人用力扔在地上一般,發出了疼痛的呻吟聲。
 
韋洛目睹這一幕,也呆了一呆,而那唐狗重新站起來後,尾巴低垂的轉身逃跑,口中還一直發出悲痛的「嗚嗚」聲。
 
韋洛稍為收拾心情繼續向屋內前進,通過大門時刻意減慢了速度,深怕會像剛剛那唐狗一樣撞在無形的牆上。
 
但韋洛不費吹灰之力便通過了大門,跟剛才相比起來,屋內那腐爛的氣味變得更為嚴重。
 
這氣味刺激著韋洛的記憶,他想起了阿榮當初告訴他在輝仔屋內的情況,大概此刻的氣味,跟剛時也沒有兩樣吧。
 
韋洛的手機突然響起了提示的音效,那是韋洛把鬧鐘設定在輝仔死前的一分鐘,以提醒自己必需撐過這個時間。
 
「仲趕得切!」




 
韋洛抱著這帶點天真的想法衝上二樓,先是看到昏倒在地上的安映,繼而看到的,是阿邦跪在阿榮面前。
 
「你跪我都無用,阿榮我一定會帶走,之後就到你啦!」
 
「求你放過我哋啦!求下你呀!」
 
阿邦雙手抱著阿榮的雙腳,臉上淚如雨下,在乞求這不知道是靈體還是甚麼妖魔鬼怪的東西放過他們。
 
阿榮理所當然地不作理會,然後抬頭看著韋洛。
 
那恐怖的模樣比剛才更加可怕,身體的血痕比剛才更多,傷口裡有一些白色小蟲在蠕動,左眼已經完全脫離了眼眶,漆黑的眼洞裡不斷湧出不明的液體。而另一隻眼亦早已被血水沾滿,也不知道能否看清眼前的事物。
 
面對眼前這個模樣的阿榮,韋洛已然陷入無法思考的狀態。
 




「歡迎嚟到參觀阿榮嘅最後一程,哈哈」
 
阿榮那刺耳的笑音,彷彿在嘲笑著韋洛的無能,又好像在訴說「早已告訴你做甚麼也是沒有用的」。
 
「阿榮!!!」
 
韋洛被阿榮的舉動挑動了神經,伴隨著吼叫聲撲向阿榮。
 
但阿榮絲毫沒有躲避的意思,任由韋洛撲向身上,右手繼續把麻將塞進口中。
 
在嚥氣前的一刻,阿榮仍是死盯著韋洛。
 
直到時間到來,阿榮的身軀像爛泥般攤倒在地上。
 
韋洛那悔恨的嚎叫聲,阿邦那絕望的哭聲,以及在一旁裝作暈倒,內心只能默默祈禱著一切都是夢的安映。




 
三人都只能像旁觀者一般,見證著阿榮的落幕。
 
如果這只是一套戲劇,或許已在這高潮中結束掉。
 
但不幸的是,三人中還有兩人是涉事者,而且對阿邦來說,這更只是死亡的序幕罷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