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映好不容易把她的經歷都說出來,那瘦小的身體難掩其恐懼一直顫抖著,要不是正宇在她旁邊輕輕地攙扶著,安映可能已經在回憶過程中昏倒在地上。

除了安映以外的眾人,在聽到這駭人聽聞的經歷後,都不自覺地打了一個寒顫。

當中阿軒最先恢復過來,看著安映欲言又止。

而這個微細的舉動被安映看在眼內,然後她默默地拿出手機,輸入了一重又一重的密碼後,便向眾人示意。

「你哋睇埋張相就會信㗎啦。」





四人朝手機螢幕看了一眼,阿軒、哲瑋和正宇三個男的被嚇得合不攏嘴,而在場除卻安映的唯一女生,怡欣則忍不住跑到洗手間大吐特吐。

只見電話螢幕上出現的,正是剛剛安映所描述的阿榮。

之所以三人能一眼看出現,正是因為跟安映所形容的「外貌」沒有兩樣,硬要說出不同之處,大概就是實物遠較想像中震撼吧。

「呢張相係阿哥佢影低,佢驚阿榮件事最終都會好似輝仔咁被人冚住,所以影低咗在場嘅嘢。你哋唔信嘅話仲有幾張相可以證明㗎。」

正當安映打算再找出其餘照片之際,正宇而伸手阻止了她。





「你唔駛搵啦,我哋信你。」

雖然這只是正宇的獨言,但其餘三人均沒有提出反對。

在聽到這麼有震撼力的敍述後,再加上剛剛那照片的衝擊,在場沒有人會再懷疑安映的說話。

只是,即使知道了真相,在場亦沒有人說上一句話,因為正如阿軒最開始所言,像這種超越自然的事情,他們又能做些甚麼呢?

「安映,咁阿榮佢走咗幾多日?」





「今日......已經係第四日。」

三日,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阿邦的命也只餘下三日。

「我知道阿哥同阿邦已經不斷搵緊辦法,只係完全無進展。原本我有諗住幫阿哥手,不過佢叫我忘記件事同唔好再叉隻腳埋去,佢唔想陣間連我都出事,佢叫我做返自己嘢,佢會再諗辦法。但係邊有可能咁易忘記,而且阿哥同埋佢朋友我都識,我......我已經唔知可以點做......你哋可唔可以......幫下我阿哥?」

說著說著,安映忍不住依偎在正宇肩膀上痛哭著,看來一直強忍著的心情和壓力都爆發出來了。

聽到這裡,原本仍在洗手間痛苦地嘔吐著的怡欣走到他們前方。

「你哋幾個聽到安映咁慘都唔出聲,係咪男人嚟㗎!」

雖然怡欣沒有多說,但這番話簡直是把他們都推到牆角去,撇除正宇不說,哲瑋本來還在猶豫當中,只是怡欣把話說到這個份上,哲瑋也下定決心幫助安映。

阿軒看到其他人的神情,無奈地搖了搖頭,輕輕的嘆了口氣。





「安映,你冷靜啲先,我哋幾個既然知道晒成件事,唔會就咁唔理嘅。對於未知事物嘅追尋,本來就係我哋學會,唔係,係我哋幾個怪人嘅興趣。雖然唔知係咪真係幫到手,但我哋會盡力幫你嘅。」

縱然阿軒有百般不願,但事情來到這裡,怡欣亦把話說到這份上,作為成立學會的會長兼拉攏了三人進學會的元兇,在這裡也只好站出來承擔一下這個責任了。

「真,真係?你哋肯幫我手?」

正宇握了握安映的手,用肯定的眼神替眾人回答了安映的疑問。

「好啦,咁接落嚟要做啲咩?時間緊逼啦。」

怡欣邊說邊把目光投向阿軒,一下子又將發言權交到阿軒手上。

「唔好一嚟就望住我先得㗎!安映,你知唔知呢幾日你哥哥同佢朋友去咗邊同做咗啲咩?嗰邊會唔會有嘢要我哋幫手?」





「阿哥佢同阿邦呢幾日都係去搵啲寺廟同師傅,但實際係點我都唔清楚,因為阿哥呢幾日都無覆我訊息同電話。不過我記得佢哋好似話有個人聯絡過佢哋,自稱有經歷『一筒歸西』但無事,我記得應該會聽日就見面。」

「咁咪得啦,既然都有生還者約到出嚟啦,咁啫係實有辦法解決啦!我哋聽日一齊出去搵你哥哥,等佢哋見完面再睇下有咩幫手咪得囉。多個人多雙手,要做咩都快啲啦,何況我哋呢度仲有五個人,實做到啲嘢嘅。」

怡欣聽到安映的說話後,天真地認為問題很快會被解決,更提出全部人去幫忙的提議,絲毫不記得自己的身分和身處的地方。

「你冷靜啲先,依家話晒都迎新營,我哋幾個會長同副會長走晒去仲得掂嘅?」

「但係時間唔多啦嘛。」

「我知,但都唔係話走就走嘅。咁啦,哲瑋你聽日幫正宇頂一頂組爸個位,你原本負責嘅部份由我同怡欣搞掂。到時如果有人問起就搵個藉口夾定話正宇有事做要早走,應該問題不大。至於安映嘅話,陣間哲瑋你去同其他人交代聲,因為佢Spy個身分穿咗,所以就唔再參與落去啦。」

「你嘅意思係我同安映出去會合佢阿哥先?」

「無錯,雖然我都唔知會合咗安映哥哥有無用,但無線索下都唯有咁做。當然你哋中間可以搵下其他資料,睇下有無咩嘢係對件事有幫助嘅。總之聽日我哋迎新營下晝完晒之後,應該最遲夜晚會出返去市區,到時我哋幾個再你哋會合,之後再睇下有咩可以幫手啦。」





安映看到他們都真心地相信她和願意幫忙,本已停下的淚水又開始慢慢湧出來,但這次的不再是害怕的淚水,而是帶有希望的淚水。

雖然不知道事情會怎樣發展,但安映仍感到事情是會有所轉機的。

當然,其他人也不自覺地抱有這個想法,當中,只有阿軒除外。

他直覺地感到,事情絕不樂觀,那個自稱逃過「一筒歸西」的人到底是否真確,亦只有碰面才知道。

但願阿軒的不安感不會成真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