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謝大家參與我哋嘅迎新營,希望你哋都鍾意我哋嘅安排啦。大家要留意我哋嘅Facebook同IG,仲有電郵,嚟緊會有更多活動等大家參與㗎。」
 
「另外我哋每個月嘅第二個星期五會開放活動室,入面會有更多都市傳聞以至靈異事件嘅資料同啲小活動,大家得閒嘅可以嚟玩下。如果係撞正黑色星期五仲會有特別安排添。」
 
阿軒和怡欣在迎新營的最後,做了宣傳和目送參加者和其他工作人員離開後,終於可以鬆一口氣。
 
「總算順順利利完成個迎新營,得四個人去籌備真係好辛苦。」
 
「係,真心辛苦,好想去飲返杯輕鬆下。」
 




「原本可以嘅,不過依家......諗下好啦。怡欣,點呀,正宇有無覆你?」
 
阿軒向著在二人旁邊來回踱步,焦躁不安的怡欣作出詢問。
 
「無,無人聽。安映嗰邊都無反應。」
 
「佢哋唔會有事啩?」
 
「我啋過你把口呀,死人林哲瑋。咁依家我哋三個點算呀?」
 




「啋咩喎,我擔心佢哋咋嘛。點都好啦,我哋出返去市區先啦,佢哋應該唔會約喺西貢呢邊㗎啦。」
 
「怡欣你繼續聯絡正宇同安映,我試下打畀正宇細佬,希望有線索。」
 
三人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離開迎新營,心裡都在祈禱著正宇和安映不要出事。
 
==
 
正宇和安映二人乘著早上天還沒有亮的時候,便偷偷坐的士離開迎新營。
 




安映在過了一整晚後,臉色比昨天顯得更為蒼白,眼睛亦出現紅絲,看來昨天睡得不是很好。
 
剛坐上的士後,安映便倚在正宇的肩膀上緩緩睡著了。
 
「哈哈,你嚟啦?安映,你係咪想再參觀一次我嘅最後一程呢?哈哈哈哈!」
 
「唔好,唔好呀!」
 
「你放心,我之後就到阿邦,阿邦之後就到你阿哥,之後,就到你啦!哈哈哈哈!」
 
「唔好呀!!!」
 
「安映!安映!無事,無事,發夢咋,你發夢咋!」
 
「吁吁......吁吁......發夢?我啱啱......呢度係邊度?我哋喺邊?」




 
「呢度係我屋企,我哋頭先搭的士出返嚟,見你好攰又咁早,所以畀你上嚟休息下。嚟,飲杯暖水先。」
 
安映接過正宇手上的水杯,喝了數口後,總算鎮定下來。
 
「依家幾點?」
 
「十點半,仲有時間。」
 
安映聽罷,神情稍為緩和,不自覺地握著正宇雙手。
 
「多謝,多謝你。」
 
「吓?唔駛多謝我,我又無做啲乜嘢。」
 




「淨係你肯信我,我已經要多謝你。其實入營之前我搵過好多人,好多我好信任嘅人,同好多我以為會無條件信我嘅人,但......佢哋無一個相信我,就算我拎埋張相畀其中一個人睇,佢都只係話我傻,同叫我唔好再玩。」
 
安映說到這裡,眼眶有點泛紅,大概這數天受到後多委屈吧。
 
「唔緊要,我信你!而且唔只我一個,我啲朋友都信你!」
 
「多謝你。」
 
安映久違地露出了一絲淺笑,臉色雖然蒼白但卻有說不出的魅力。
 
兩人對望了一會,只有兩人的空間瀰漫著尷尬的氣氛。
 
「係,係喎,點解你會報我哋學會嘅迎新營嘅?」
 
「其實我由細到大都成日遇到啲奇怪事,不過咁耐以嚟都無受到咩傷害,我記得有一次喺街見到個老婆婆,佢好親切,仲帶我去附近公園玩。但原來嗰日佢帶我去公園玩之後,我企嗰個位發生咗車禍,如果唔係佢帶我去公園玩嘅話,我可能已經唔喺度。不過,我屋企人之後同我講返,公園入面根本無咩老婆婆,之後我就對呢啲奇聞異事產生咗興趣。難得見到有個咁得意嘅學會,咪試下加入囉。」




 
安映提及家人時,可能又想起了她的哥哥,臉上明顯添上了不安。
 
「唔好太擔心,我相信你哥哥一定可以無事。」
 
「希望啦。」
 
安映朝著正宇笑了一笑,令正宇心跳不已。
 
正當正宇想找其他話題時,安映的手機突然響起。
 
來電者,正是韋洛,她的哥哥。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