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哥!你喺邊呀?」
 
安映接通電話後,韋洛那邊傳來陣陣的雜音,沒有人回應。
 
「喂,阿哥!聽唔聽到呀?喂!」
 
安映對著電話大喊,沒有得到任何回應的她更顯著急。
 
「你冷靜啲先啦,可能你阿哥唔出得聲,你咁樣大嗌對面有人聽到就麻煩㗎啦。」
 




正宇邊安撫安映邊從她手上接過手機,開啟了擴音模式。
 
慶幸的是,電話那邊的雜音頗大,安映的叫喊聲應該沒有驚動到對方。
 
過了好一會後,電話裡的雜音逐漸消失,但聲音仍然不是十分穩定,只能隱約聽到好像有人在對話似的。
 
「係阿哥把聲。」
 
安映聽了好一會後,壓低了聲線對正宇說。
 




正宇點了點頭,指了指手機,示意安映繼續集中精神聆聽電話的對話。
 
「你真係......『一筒歸西』之後無事?」
 
「係,呢度係......證據......」
 
「韋洛......有救啦......」
 
從電話的聲音判斷,其中兩人是韋洛和阿邦,另一人應該就是安映之前提到的「一筒歸西」生還者。
 




但可惜那邊的訊號實在太差,對話的內容變得斷斷續續,很多時候都只能猜測其意思。
 
「解決方法......簡單......」
 
「......幫我哋......點解......」
 
「因為......錢......如果......懷疑......」
 
「唔係懷疑......韋洛......試下......」
 
從部份的對話之中大概能猜得出來,韋洛對那個自稱生還者的人抱有懷疑,而似乎對方只是為了錢而來。
 
對比起充滿懷疑的韋洛,阿邦似乎並不認同,亦有可能是因為死期將至,顧不了那麼多吧。
 
「你哋......仲有幾多......」




 
「我......第五日......」
 
「今晚......行動......」
 
「......商量......」
 
「唔駛......我哋去......」
 
「咁依家去搵......」
 
正當兩人以為可以知道韋洛的去向時,電話突然掛斷。
 
「哥!哥!點解突然無咗聲嘅?係咪阿哥被人發現咗偷偷打畀我哋?佢會唔會有危險?我哋依家點算呀?」
 




安映拿起手機,不知所措地看著正宇。
 
「安映你冷靜啲先,依家暫時未肯定你哥哥係咪真係偷偷地打畀我哋。就算真係,頭先個電話一直都收得咁差,可能只係斷咗線啫。我哋整理下頭先電話啲內容,再等多陣睇下你哥哥會唔會有咩消息。」
 
經過簡單的整理後,大致上能知道韋洛已經跟那個自稱經歷過「一筒歸西」的生還者碰面。
 
對話中似乎對方是為了金錢而接近兩人,但不知道甚麼原因,韋洛似乎一直警戒著這個人。
 
假設韋洛不信任對方,才偷偷致電給安映,那麼事情就不是那麼簡單了。
 
「我都係打畀阿哥問下佢情況好啲。」
 
正當安映拿起手機準備致電韋洛時,正宇制止了她。
 
「唔好打畀佢,萬一你哥哥真係察覺到有問題先特登打畀你,你再打過去可能會驚動到對方,到時仲麻煩。」




 
「咁點算呀?我哋又唔知佢哋喺邊,愈拖我阿哥咪愈危險。」
 
安映說的話正宇也十分明白,但貿然行動卻絕非好事。
 
兩人不知所措期間,安映的電話收到了韋洛的訊息。
 
訊息中包含了數張照片,以及兩組意義不明的英文和數字。
 
到底這是甚麼意思?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