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幾張相咁濛,咩都睇唔到。」
 
「你阿哥似乎影得好急,好唔想被人發現。不過勉強認得出,呢個應該係巴士站,佢哋應該就係搭車去搵人幫手。問題係呢兩組字係咩意思?」
 
「呢兩組字好熟口面,好似有見過,但又唔係好有印象。」
 
「我試下再睇下啲相,睇下會唔會有機會搵到呢度係邊度。你繼續諗下呢兩組字代表啲咩。」
 
一小時後,正宇總算找到一點眉目。
 




「安映,你睇,呢度似係觀塘APM出面。呢度啲車應該係去大埔嗰邊。」
 
「大埔?佢哋去大埔做咩?」
 
「唔知,亦都唔知佢哋係咪真係去大埔,定中間要再轉車。你嗰邊有無咩發現?」
 
「無,我搵過晒同阿哥啲對話,但都無任何資料。我仲摷過佢FB同IG都無發現。」
 
「定我哋去咗觀塘巴士站嗰邊,問下有無人見到你阿哥。」
 




「但我哋去完觀塘問得嚟,會唔會趕唔切搵佢哋?定我再試下Send Message畀阿哥。」
 
「都好。」
 
訊息是發送出去了,但等了好一陣子都沒有回應。
 
「無覆,就連睇都無睇......」
 
「算啦,唔好等啦,再係咁等落去都唔係辦法,我哋照去觀塘嗰邊問下人先,快得一秒得一秒。」
 




兩人正想出門之際,大門卻快一步被打開了。
 
「咦,細佬,你唔係要返學咩?」
 
「今日放假,係咪阻住你同你......朋友?咁我出去先。」
 
「唔係呀,佢係我個組女,佢......有啲事要我幫手,但未夠鐘,所以上咗嚟先。」
 
「哦,要你幫手......咁,我可以入屋啦嘛?」
 
「你入啦,我哋都準備出去。」
 
安映和正宇弟弟打了招呼後,便打算離開。
 
「你兩個玩得開心啲啦喎。」




 
「都話唔係玩囉,安映真係有嘢要我幫手㗎。」
 
「得啦得啦,明㗎啦。咦?你哋漏咗啲嘢,邊個將個電郵地址寫到咁?」
 
「張紙係我㗎,你頭先話,呢個係電郵地址?」
 
「哦,係呀,雖然寫到好似啲亂碼咁,不過肯定係電郵地址嚟,仲要係用啲細螢幕手機先會打成咁。」
 
安映經過提示後,再凝視了紙張上的文字。
 
「我知啦!呢個係我阿哥個電郵地址嚟,佢手機呀,FB呀,IG都係呢個電郵!唔怪之得咁熟口面!」
 
「細佬,咁下面嗰組字又係咩嚟?」
 




「既然上面係電郵嘅,下面應該係密碼啩。」
 
「安映,你快啲試下用個電郵同密碼開你阿哥啲嘢嚟睇下啦。」
 
本來已經在門外的兩人,一下又跑回屋內,正宇的弟弟看著兩人,只好默默地在一旁拿著手機耍樂。
 
「點呀,有無咩特別嘢呀?」
 
「啲帳號入就入到去,但乜線索都無。本來以為阿哥會留低線索畀我,可惜......」
 
其實正宇也以為安映哥哥會留下線索,但只要仔細想一下,安映哥哥打過來的電話和發過來的訊息也能感受到是慌亂之中傳過來的,怎可能有足夠時間留下線索。
 
「之前你咪話你阿哥喺外國嗰個匿名討論區搵到個『一筒歸西』生還者嘅,會唔會係用嚟登入嗰個討論區?」
 
「我試過啦,嗰邊應該係我阿哥朋友去搞,用佢電郵乜都睇唔到。」




 
正宇弟弟看著兩人一臉凝重,思考了一會後忍不住搭話。
 
「你哋......搵緊人?」
 
「係呀,佢阿哥就咁留低咗呢兩個訊息之後就搵佢唔到啦。」
 
「佢阿哥用咩手機㗎?係咪iPhone?」
 
「係呀,佢係呀!」
 
「咁你哋試下登入佢個帳號,話唔定可以見到佢喺邊。」
 
安映聽罷馬上嘗試,果然韋洛的手機定位顯示他們到了大埔。
 




「搵到啦!我哋即刻出發啦!」
 
「咪住,佢哋應該仲郁緊,我哋出咗就睇唔到佢哋最後去邊㗎啦。」
 
「咁點算呀?」
 
正宇思考了一會後,不懷好地看著他弟弟。
 
「細佬,你頭話你今日放假㗎啊?不如......」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