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細佬,佢哋依家去到邊呀?」
 
「佢哋暫時都仲喺大埔,大佬,你究竟搞咩呀?失驚無神帶個女仔返嚟,跟住又失驚無神走鬼咗去,仲要我喺度幫你睇住佢哋個位置,你唔係做啲咩危險嘢呀?」
 
「唉,一匹布咁長,總之你幫我睇實個位置啦,我會自己睇住自己㗎啦。」
 
「你係先好講呀,唔好女朋友喺度就逞英雄呀。」
 
「女乜鬼......廢事同你講,發現有咩唔妥再通知我,係咁。」
 




正宇掛斷了電話,安映才敢作出詢問。
 
「點呀?我阿哥仲喺大埔?」
 
「係,好似完全無郁過咁。放心啦,應該好快搵到你阿哥㗎啦。」
 
「希望係咁啦。」
 
兩人乘坐的士來到大埔附近,正宇的電話突然響起。
 




「喂,阿哥,你哋到咗大埔未?」
 
「就到啦,啱啱上咗吐露港公路一陣,依家去緊梅樹坑遊樂場。」
 
「你哋快啲去,啱啱佢哋一直停咗喺梅樹坑遊樂場,但依家佢哋好似有動靜。」
 
「有動靜?」
 
「係,我見到佢開始喺遊樂場範圍不斷郁嚟郁去,但暫時仲未走。」
 




「你幫我睇實,有咩動靜再話我知。」
 
正宇掛斷電話後,馬上請司機加快速度,但理所當然地不獲得任何回應。
 
「啱啱你細佬講咩?」
 
「佢話見到你阿哥個位置喺度前後移動,唔知係有事發生定準備離開嗰度,希望我哋去到之前無事發生。」
 
兩人說著說著,的士來到大埔花園附近,兩人下車後正宇馬上收到電話。
 
「大鑊啦,佢哋個訊號唔見咗!」
 
「吓?唔見咗?點會咁㗎?」
 
「我都唔知,唔知係熄咗機定有干擾。總之頭先佢哋郁郁下就突然無晒反應,我呢邊咩都睇唔到啦。」




 
「咁佢最後顯示喺邊?」
 
「我睇返地圖,應該仲喺梅樹坑遊樂場入面。大佬,你哋究竟搞咩呀?如果有危險嘅話不如報警啦。」
 
「唔好,報警都無用,佢哋有心冚住件事你點報都無用。」
 
「你講咩話?冚住邊件事呀?!」
 
「你唔好問啦,總之我搞掂埋單嘢會打畀你㗎啦。」
 
「唉,好啦,不過你畀定你啲帳號名同密碼我先,有咩事我都可以知你去咗邊。」
 
正宇交低了自己的帳號和密碼後,便帶同安映一起越過林村河,來到梅樹坑遊樂場。
 




「呢度就係你哥哥最後出現嘅地方啦,但呢邊咁開揚,仲有人喺度散步,應該無事嘅。」
 
「望係咁望啦,不過呢個公園,硬係有啲令人唔舒服嘅感覺。」
 
「有咩?我又唔覺喎,咁啦,我哋一齊行唔好分散,至少有個照應。」
 
兩人進入遊樂場範圍後,四周看來沒有甚麼異樣,人雖然不多,但感覺就像一個普通的公園一樣。
 
「正宇,你覺唔覺得,我哋好似被人監視住咁?」
 
「吓?有咩?」
 
聽到安映的說話,正宇開始注意四周的環境,但沒有任何發現。
 
「會唔會係你多心咋?我啱啱望過四周圍,都係得幾個老人家,無人特別留意我哋。」




 
「唔係呢,我硬係凝住有人望實我哋,個感覺......好似有人......或者有啲嘢匿埋喺樹度偷望實我哋。」
 
「樹?」
 
正宇再次留意四周的樹木,並沒有看到有甚麼人或物躲在樹上,硬要說的話,倒是有每隔一段距離,都能發現有應該是貓頭鷹的雀鳥停留在樹上。
 
「我淨係見到有貓頭鷹咋喎......」
 
正宇指著附近的貓頭鷹,安映視線接觸的瞬間,身體莫名奇妙地顫抖起來。
 
「係......係佢啦......」
 
正宇聽到後,有點難以置信地看著安映。
 




貓頭鷹在監視他們?
 
這是怎麼一回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