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驗證安映的感覺,正宇嘗試在公園前後往返走動,然後好好觀察樹上的貓頭鷹。
 
奇妙的是,不論他們兩人跑到哪裡,亦能在樹上看到貓頭鷹。
 
而且,不知道是錯覺還是甚麼,貓頭鷹的視線一直追著兩人不放,真的如安映所言,像是在監視著兩人似的。
 
「正宇,我哋係咪被人監視緊?」
 
「我都唔知,但係啲貓頭鷹的確好古怪。我咁大個人都未見過咁多貓頭鷹,亦未見過咁有規律隔一段距離就有。」
 




正宇雖然說不出到底是否受到這些貓頭鷹的監視,但肯定的是,這個遊樂場絕對有古怪。
 
兩人來回踱步了好一會後,更加確定那些貓頭鷹十分奇怪。
 
即使受到正宇用石子攻擊,貓頭鷹還是動也不動地看著兩人。
 
「安映,我哋不如離開呢個遊樂場先啦。」
 
「但係......」
 




「我哋會再返嚟,我只係想驗證一下我嘅諗法。」
 
正宇牽著安映瞬速從原路離去,兩人越過林村河後,正宇馬上回頭觀察。
 
「安映,你依家仲有無嗰種被監視嘅感覺?」
 
「無咗!」
 
正宇想起剛剛他弟弟提到,安映哥哥突然在遊樂場裡前後徘徊,最終連訊號都消失了。
 




大概當時他們也察覺到遊樂場那種奇怪的感覺,於是嘗試從那種感覺中逃離,只是他們沒有像正宇一樣離開遊樂場,最終消失在公園裡。
 
安映似乎亦想到一件事,突然用力抓著正宇。
 
「阿哥佢會唔會有事?」
 
正宇不懂回答這個問題,只是他知道如果再追踪下去,很有可能像安映哥哥一樣在遊樂場裡無故消失。
 
但不往前走則甚麼也不會得到,最終兩人商討後,決定繼續往遊樂場探索。
 
「我哋再入去一次,但日落之前如果都無發現,一定要離開再諗辦法,好無?」
 
安映點了點頭,便再次進入遊樂場。
 
而這次進入遊樂場時,連正宇也能感受到那種被監視的感覺,而且這次明顯地感受到這視線是帶著惡意的,像是在警告兩人不要再深入追查。




 
而感受力更強的安映,臉上更露出厭惡的表情,但即使這樣也無阻安映的前行,正宇見狀亦只能跟隨安映前行。
 
遊樂場的範圍其實不大,兩人抵抗著那種帶著惡意的視線,很快便把遊樂場搜索了一遍。
 
除了有一些在做著運動的老人外,便沒有任何發現。
 
「無理由㗎,呢度明明有古怪,點解會咩都搵唔到。」
 
「會唔會佢哋已經離開咗遊樂場?」
 
「無理由,如果真係離開咗遊樂場,我細佬應該會注意到先啱。佢無講嘅話,至少消失前都一定喺遊樂場入面。」
 
正宇拿起手機,打開了地圖,發現遊樂場範圍外,上下均各自有一條路連接著。
 




上方的路似乎只是普通的地方,沒有任何特別的建築;而下方的路則通往傳說中著名的百年鬼屋 - 常寂園。
 
雖然常寂園已經重新修葺,不再像以前般荒廢,但若說遊樂場內可疑的地方,就只有這裡了。
 
正宇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不知不覺已經到了下午三時,為了避免浪費時間,兩人沒有多大猶豫,便決定往常寂園方向前進。
 
「睇嚟我哋搵啱地方啦。」
 
兩人往常寂園的路上前進了一會,那股帶著惡意的視線明顯變強,兩人更確信他們走的路是對的。
 
只是,這一條筆直的大路,兩人卻好像走不完似的,到底是怎麼回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