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宇,點解......好似行極都未到嘅?」
 
正宇跟安映停下了腳步,疑惑地看著四周。
 
隨後正宇隨手檢起了一塊石頭,在樹上刻劃了一個十字,便拉著安映繼續前行。
 
大概走了不到一分鐘,正宇便看到剛剛那棵被他刻上了十字的大樹。
 
「無可能!」
 




正宇不相信眼前的景像,他拉著安映再次往前。
 
一次、兩次、三次,無論走了多少次,兩人皆會看到同一棵樹,仿似輪迴一樣不斷重複。
 
正宇被這重複不斷的景像弄得十分頭痛,內心無名火起,檢起路上的石子不斷丟向前方。
 
而被丟出的石子一一再次落在他的腳邊,就好像正宇在跟自己玩拋接球一樣。
 
「食屎啦!」
 




正宇用盡全身的力氣把石子丟出,但可能用力過猛的關係,石子並沒有如預期般往前扔出,而是失去方向往旁邊樹木位置飛去。
 
只是這次,石子並沒有回到正宇的身旁。
 
正宇和安映對望了一眼,然後為了確認一樣,正宇把石子再次扔向樹木的位置。
 
「果然,安映,行啦。」
 
兩人發現了突破的缺口,便馬上繼續前行。
 




==
 
「頂,大佬個訊號都無埋嘅?」
 
正宇的弟弟在家裡一直追踪著正宇的情況,本來也相安無事,但突然間正宇的動向在螢幕上前後徘徊,就跟安映哥哥失去訊號時一樣。
 
果不期然,正宇的訊號突然從螢幕上消失。
 
即使嘗試致電給正宇也聯繫不上。
 
在此情況下,本來正宇弟弟已打算報警,但一來正宇還沒有失蹤超過廿四小時,二來正宇曾提及即使找警察也沒有用處,現在只能繼續靜靜地等待了。
 
==
 
正宇和安映兩人向旁邊的樹林群走去,甫進入樹群中,兩人便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




 
本來靜靜地待在樹上的貓頭鷹亦開始發出怪叫聲,是警告?還是在通知甚麼人?
 
兩人也管不了這麼多,時間無多下只能死馬當活馬醫,繼續往前進。
 
走了一會後,兩人總算看到前方聳立著一楝建築物,而入口處能看到有一尊佛像。
 
「到啦,我哋到常寂園啦!」
 
雖然這裡曾經被稱為百年鬼屋,但翻新後沒有了那種殘破古舊的感覺,不知起源的人大概不會跟鬼屋聯想到一起吧。
 
兩人默默靠近常寂園的入口,只見入口處豎立了一塊木牌,標示著這邊屬於私人地方。但奇怪的是,既然這邊是私人地方,應該會有人看守才對,但現在卻不見有任何看守的職員在。
 
而在入口旁有一塊石碑,寫著「香港歷代男女無祠孤魂」這樣的字眼,令眼前經過翻新的建築物添上了一分神秘感。
 




「入去囉?」
 
正宇看了安映一眼,便一起踏入常寂園的範圍。
 
甫跨過入口那條界線後,兩人均感到全身好像電了一下般,渾身發麻,雖未至於造成任何傷害,但還是有點不舒服的感覺。
 
只是比起身體發麻的感覺,還是眼前的景物更令兩人震驚。
 
因為本來已經翻新完成的常寂園,在跨過入口後,竟突然變得破爛殘舊,整楝建築物散發出一陣陰森之氣。
 
如果常寂園曾是鬼屋的話,大概就是眼前這個模樣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