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乜呢度咁陰森恐怖嘅?」
 
「唔好講啦,快快手手搵下周圍有無咩線索先啦。」
 
哲瑋和怡欣踏進了常寂園後,便感到一股寒氣。
 
但兩人心中都擔憂著正宇的情況,故沒有多想便繼續搜尋著線索,連四周發生的轉變也絲毫沒有察覺到。
 
「我呢邊咩都無呀,哲瑋你嗰邊呢?」
 




「我呢邊除咗啲雜草之外就咩都無啦,阿軒你出面有無發現呀?」
 
兩人停止了搜尋,互相詢問著情況,但卻得不到阿軒的回答。
 
「喂,阿軒,你去咗邊呀?應下我啦。」
 
哲瑋半晌得不到回應,便又再次大喊,只是仍然沒有得到回應。
 
「喂,怡欣,阿軒呢?」
 




「吓?我唔知喎,頭先咪講好佢喺出面搵,我哋喺呢度搵線索囉,會唔會佢行遠咗聽唔到咋?」
 
「咁呀,我哋出去搵下佢囉。」
 
兩人踏出常寂園的入口,把入口附近的位置都搜索了一遍。
 
兩人互相對望,搖了搖頭,仍然找不到阿軒的身影。
 
「咁依家點算?」
 




「阿軒佢有個錦囊,應該唔會有事嘅,一係我哋兩個繼續搵正宇先囉。」
 
「都好嘅,我都擔心正宇。咦?哲瑋,你望下楝建築物,唔係話翻新咗嘅咩?點解好似......咁殘殘舊舊嘅?」
 
「無理由㗎,翻新咗㗎喎,點會咁㗎?」
 
哲瑋愈看愈不明白,臉上充滿了疑問。
 
就在兩人充滿迷茫之際,建築物來突然傳來了一聲女性的尖叫聲。
 
「呢把聲......係安映!」
 
「行啦,仲望,安映同正宇應該係入面啦。」
 
「怡欣你冷靜啲先,我哋就咁衝入去可能好危險。」




 
「唔係點啫,頭先咁嗌法肯定出咗事啦!再唔過去佢哋就真係危險啦。」
 
「我明,唉,點都好啦,搵啲嘢旁身先啦。」
 
哲瑋隨手撿了兩支木棒,把其中一支遞給了怡欣後便向建築物前進。
 
進到裡面後,兩人發現了那放滿骨灰龕的房間,亦嚇了一大跳。
 
「呢度做咩咁多骨灰龕嘅?」
 
怡欣躲在哲瑋背後,不太敢直視那些骨灰龕。
 
「唔知,不過點睇都唔似係好嘢。」
 




「算啦,咁我哋唔好理咁多啦,安映同正宇應該喺樓上,我哋上去啦。」
 
怡欣催促著哲瑋,哲瑋思考了一會後,拿起了其中一個骨灰龕打算離開。
 
「喂,你搞咩呀?放返低啦。」
 
「唔係呀,我硬係覺得呢度好唔妥,邊有可能咁殘舊嘅建築物,呢度啲骨灰龕會咁新㗎?肯定有古怪。」
 
「就算有古怪你都唔駛拎走㗎,你拎走咗咁又點啫?」
 
「我其實係想將呢度啲骨灰龕全部破壞㗎,因為個感覺實在太奇怪。不過救安映佢哋重要啲,所以係咁易拎走一個。」
 
哲瑋也說不上為甚麼會想拿走這個骨灰龕,但他感覺就是要拿走才對,怡欣看到無法阻止哲瑋,也不再說甚麼,只是催促他盡快到樓上去。
 
走到一半的時候,他們兩人聽到樓上傳來人聲,走在前方的怡欣馬上作出噤聲的手勢,阻止了哲瑋前行。




 
「大師,你要點對佢哋都好,求下你快啲,我得返十分鐘咋。」
 
「得啦,我依家就將你個咒轉畀佢哋,不過唔係兩個,係四個。」
 
兩人聽到這裡,不禁互相對望了一下。
 
就在那位所謂的大師準備把詛咒轉移到安映他們身上時,兩人馬上從樓梯衝出來阻止此事發生。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