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瑋和怡欣從樓梯處跑了出來,看到正宇和安映加上另外兩人被紅色圈包圍著,另一邊則是中年男子。
 
在這兩組人中間則是穿著道袍的男人。
 
最吸引兩人眼球的,是中年男子頭上那團黑氣,正緩緩飄向正宇和安映那邊。
 
「停手!」
 
雖然還不清楚事情的始末,但從剛剛的說話中和從正宇弟弟那邊得來的資訊,大概也能猜出個大概來。
 




哲瑋和怡欣各自拿著剛剛檢來的木棒撲向道袍男。
 
「又邊個呀?我只係想擺脫呢個死人詛咒啫,點解硬係要嚟阻頭阻勢!」
 
「今晚客人真係多,不過依家無時間招呼你哋。同我乖乖地企定!」
 
道袍男一聲令下,哲瑋和怡欣便好像被人用力抓著,無法再往前一步。
 
「大師,得返三分鐘咋。」
 




「放心啦,夠晒時間,保證你無事。」
 
雖然道袍男嘴上這樣說,但神情明顯變得緊張。
 
唸口訣和結手印的速度明顯變快,額頭亦冒出大量汗珠,看來消耗了不少體力。
 
「可惡,哲瑋你諗下辦法啦。」
 
「諗鬼諗馬咩,郁都郁唔到,邊有計啫。阿軒條友去咗邊呀,快啲嚟幫拖啦。」
 




兩人看著道袍男在施法,卻完全無法阻止,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事情的發生。
 
「咦?怡欣你聽唔聽到有聲呀?」
 
「聲?咩聲呀?唔好玩啦,快啲諗下計好過啦。」
 
「唔係呢,好似真係有聲呢?係邊呢?」
 
哲瑋在道袍男全神貫注在施法時,突然聽到好像有一把奇怪的聲音響起。
 
剛開始時聲音十分微弱,但隨著道袍男體力大量消耗,哲瑋總算聽到了那把聲音。
 
「將我掟向嗰個臭道士身上。」
 
「吓?」




 
「你無啦啦又吓咩呀?」
 
「唔係呀,你真係聽唔到咩?」
 
「聽咩呀?你唔好嚇我喎,唔係連你都出事呀?」
 
「唔係呀,真係有喎。你聽下!」
 
「襯個臭道士力量減弱,快啲將我掟向嗰個臭道士身上。」
 
哲瑋再一次聽到那把聲音,怡欣卻完全感受不到。
 
就在哲瑋四處張望時,他感覺到手上好像有甚麼東西震動了一下,然後他發現了剛剛從樓下拿來的骨灰龕在微微抖動著。
 




「唔好望我啦,掟啦!」
 
哲瑋此刻確信,那奇怪的聲音正是來自手上的骨灰龕。
 
「點掟呀?我都郁唔到。」
 
「哲瑋你講咩呀?」
 
「信我啦,依家個臭道士全副精神放晒落去嗰個中年男人度,加上消耗咗咁多體力,佢無辦法完全控制我哋,你一定郁到㗎!你想救你朋友嘅話,就盡你能力掟我去個臭道士度啦!
 
哲瑋聽到後,半信半疑地嘗試移動自己的身體,才發現的確如那把神秘的聲音所言,束縛的力量比剛才減弱許多。
 
即使束縛力量減弱,哲瑋移動身體時的阻力仍然強勁,而且強行移動時,能感到肌肉被緊緊拉扯著,感覺像是在健身房用盡全身力氣在做重量訓練的感覺。
 
眼見中年男子頭上的黑氣已快要進入到安映和正宇那邊的紅圈內,哲瑋也不作多想,使盡全身的力氣把手上的骨灰龕全力扔向道袍男身上。




 
希望這一著真的能幫到安映和正宇他們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