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瑋這出奇不意的一投,骨灰龕恨恨地命中了道袍男的背部。
 
可能仍然被束縛著的關係,縱使哲瑋已使出全部的力氣,這一投亦只能令道袍男稍為停頓一下。
 
倒不如說,這個狀態下,哲瑋仍能準確命中道袍男,已經是不容易的事了。
 
骨灰龕擊中了道袍男後,沒有造成甚麼傷害便掉到地上破掉,內裡的骨灰散落一地。
 
道袍男回過頭來向哲瑋怒目而視,而當他發現掉在地上的骨灰龕碎片,臉上由忿怒變成震驚。
 




「你做咗啲咩?你知唔知自己做咗啲咩呀?!」
 
道袍男停止了口訣和手印,轉身蹲在地上,希望把散落的骨灰集中起來。
 
哲瑋和怡欣看得一頭霧水,而作為肇事者的哲瑋更是不明所以。
 
「大師你做咩停手呀?我無時間啦。」
 
中年男子看到道袍男停下了作法,嚇得馬上大喊,而在這期間,本已慢慢離開中年男子的黑氣,亦慢慢回到中年男子的頭上。
 




「你收聲,我依家無時間理你,如果我搞唔掂呢度,你同我都要死。」
 
「你講咩呀?你又話會幫我,又話咩一定搞得掂,依家咁啫係點呀?我又幫你起人哋啲墳又起人哋啲骨灰,你依家同我講啲咩嘅嘢?」
 
「係呀,我係話會幫你呀,但我叫你搵一個人做替死鬼,你就搵咗兩個,仲要引咗咁多人入嚟。我叫你搵個普通人,你就偏偏搵兩個一樣中咗咒嘅人過嚟。我叫你起啲骨灰嗰陣要記實佢哋啲咩,你就求求其其有啲有名有啲無名,有啲仲要錯嘅。你知唔知呢啲全部都會影響到我!」
 
「咩呀?怪我呀?我全部做之前都有問過你,係你話無問題㗎!我唔理呀,你快啲繼續幫我搞掂佢,快啲呀,啲黑氣返到過嚟啦!」
 
「搞掂?你依家搞到我一身蟻仲想我幫你!」
 




道袍男聽到中年男子的話後,站起身來怒視著中年男子。
 
「你做咩?放......放手......」
 
中年男子突然用雙手緊抓著脖子,狀甚痛苦地看著道袍男。
 
「你唔係叫我幫你搞掂咩?喺你個詛咒生效之前殺咗你,咁你咪唔會好似你嗰幾個朋友咁被麻雀哽死囉!」
 
哲瑋和怡欣在道袍男把心思放到那些散落的骨灰上後,發現束縛的力量漸漸消失。
 
而他們只在一旁看著道袍男和中年男子狗咬狗骨,絲毫不敢作聲,深怕出聲之後會引起道袍男的注意並改為對付他們。
 
哲瑋和怡欣乘著這個時間,來到安映和正宇身旁。
 
兩人輕鬆進入到紅圈內,之前用來防止其他人進入圈內破壞儀式的保護措施看來已經消失。




 
「正宇,安映,醒下呀。」
 
「無反應喎,唔好理啦,搬咗佢哋出去先啦。怡欣你抬安映,我抬正宇。」
 
「你哋想做咩?」
 
兩人抬頭一看,發現道袍男不知道甚麼時候發現了他們,而中年男子則已暈倒在紅圈裡。
 
「你放棄啦,頭先我已經聽到晒,你個儀式失敗㗎啦。」
 
「死八婆你講咩呀,我係唔會失敗!我只要殺晒你哋,將你哋變晒做鬼仔,就唔算係我失敗!」
 
道袍男眼神流露出殺意,看來一次又一次受到阻礙後,他已不能好好保持理智。
 




就在道袍男結起手印的同時,中年男子突然醒轉過來,無視了現場所有人,一下去從樓梯往下跑。
 
「可惡,夠鐘啦,最衰都係你班細路!」
 
哲瑋和怡欣本以為又會像剛才一樣被道袍男束縛著,但此刻卻感受不到任何改變。
 
「點解,點解你哋唔受我控制,點解!」
 
道袍男察覺到無法束縛兩人,像發瘋了般大聲喊叫。
 
「哲瑋,發生咩事呀?」
 
「我都唔知,唔理啦,快啲叫醒正宇同安映,再帶埋其他人走。」
 
哲瑋和怡欣嘗試喚醒正宇和安映,努力了一下後,兩人開始緩緩醒轉過來。




 
「哲瑋,怡欣,發生咩事?安映呢?」
 
「我喺度,正宇你無事嘛?」
 
「你兩個唔好講住啦,快啲襯依家走啦。」
 
怡欣提醒二人後,便把失去意識的安映哥哥和他的朋友攙扶起來,準備逃離這鬼地方。
 
「你哋一個都唔駛旨意走!」
 
道袍男擋在眾人面前,不讓眾人離開。
 
他們一行人能成功逃脫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