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道士,係你唔駛旨意走呀!」
 
一把奇怪的聲音突然響起,而這次不只是哲瑋,所有在現場的人都聽得到。
 
「區區小鬼想阻止我!」
 
「我阻唔到你,但我哋全部加埋就可以!你哋快啲落去樓下打爛晒啲骨灰龕,我會拖住呢個臭道士!」
 
「你哋唔駛旨意!」
 




道袍男正想作法阻止眾人,卻突然停止了動作。
 
「你哋快啲落去,我阻唔到佢幾耐!」
 
安映、正宇和怡欣還未弄清楚發生甚麼事情,只有哲瑋一個反應過來。
 
「我哋行啦,佢係幫我哋㗎!啱啱我話聽到嘅嗰把聲叫我掟個骨灰龕過去嘅,就係佢啦,我哋快啲落去啦!」
 
哲瑋邊說邊催促其他人行動,來到樓下那個放滿骨灰龕的房間,哲瑋拿起木棒準備破壞掉這地方。
 




「快啲救我哋!快啲打爛晒呢度啲骨灰龕!」
 
怡欣和哲瑋拿著木棒大肆破壞著房間內的骨灰龕,每破壞一個便隱約聽到傳來「多謝」的聲音,直到最後一個骨灰龕被破壞後,四人便扶著安映哥哥和他的朋友離開這楝建築物。
 
逃出建築物,眼前這座古舊的建築物發出了最後的咆哮聲,「轟隆轟隆」的倒塌了。
 
「總......總算走得甩。」
 
哲瑋看著眼前倒塌的建築物,不禁抹了一把冷汗。
 




他轉過身來,看見正宇緊緊抱著安映,感覺應該是在保護著她。
 
怡欣向哲瑋示意,兩人識趣地走向一旁。
 
「總算救得返佢哋,你做咩悶悶不樂咁嘅樣,哦,係咪見到正宇同安映有著落所以......」
 
哲瑋話還沒有全說完,肚子便吃了怡欣一拳,痛得再也說不出話來。
 
「所以你個頭,我係擔心緊我哋點樣離開呢個地方咋。仲有,頭先你都聽到嗰個道士講,要救安映哥哥嘅話,就要搵個無辜嘅人將個詛咒轉移過去。但係咁樣做係無意思,就算真係轉移咗個詛咒,都係會有人死,咁樣都係治標唔治本。」
 
「詛咒啲嘢我哋出返去先再諗啦。依家我哋被個道士困咗喺呢度,都唔知可以點走。」
 
「頭先楝嘢冧成咁,個道士唔死都重傷,我本來以為佢死咗我哋就可以自動出返去,但依家睇嚟唔係咁囉。」
 
「定其實......個道士根本未死呀?」




 
「吓?唔係啩,正宇佢哋咪危險囉!」
 
兩人回到正宇和安映的所在地,真的看到了他們正在和那道袍男在對峙著。
 
「正宇,安映,你哋無事呀嘛?」
 
怡欣跑到兩人身旁,正宇則向怡欣搖了搖頭,示意沒有問題。
 
哲瑋亦緊隨怡欣來到兩人身旁,但他發現眼前的道袍男沒有了剛剛的氣焰,而且,看上去好像老了很多和虛弱了很多。
 
「你個儀式衰咗㗎啦,你仲想點?」
 
正宇擋在安映前方,向道袍男質問。
 




「我修行咗幾十年,估唔到就咁被你哋幾個細路破壞咗個儀式,而且仲要破埋我嘅法,我呢一生人可以話係玩完啦。」
 
道袍男說話時氣若遊絲,看來不是說笑。
 
「呢啲都係你自己攞嚟!」
 
「哈哈,係,係我自己攞嚟。你哋放心,我應承咗個男人救佢但做唔到,本來已經破咗戒要自己受返,再加上我困住嘅鬼仔被你哋放走晒嚟對付我,我已經命不久矣。」
 
道袍男看了看仍在昏迷狀態的安映哥哥和他的朋友,臉上露出了複雜的神情。
 
「呢個詛咒本身嘅力量太犀利,就算真係轉移去其他人度,都未必能夠解開個詛咒。諗深一層,我會諗住將詛咒轉移,話唔定,都係受到詛咒影響。」
 
道袍男的說話大大出乎眾人的意料之外,安映作為他哥哥的至親,實在無法接受這個詛咒原來是無法被破解的。
 
「你嘅意思係,根本由一開始,你就無辦法破解呢個詛咒?」




 
「係,至少到依家,我覺得會搞成咁,都係個詛咒影響,因為我想妨礙佢,所以佢就令我受到呢個教訓。可惜,我只係差少少,我就可以破解呢個詛咒!我已經知道點做,只要畀時間我,我就一定做到,一定做到!」
 
道袍男愈說,臉容便愈是扭曲,看來他的神志亦開始出現問題。
 
「做唔做到都好,都已經過去啦,而且要你幫手嗰個男人已經唔知去咗邊,你不如放我哋走啦。」
 
「放你哋走?好......好呀,不過,你哋唔想知點樣破解個詛咒咩?我真係知點做,你哋唔想知咩?唔通你唔想救返你阿哥咩?」
 
道袍男的話牽動了安映的神經,雖然道袍男看似瘋言瘋語,但畢竟還是學法之人,而且他已經親身接觸過這個詛咒,要說有機會能夠破解詛咒,道袍男的確是最有可能做到的。
 
但,他們真的應該選擇相信道袍男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