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道袍男的提議,眾人當然不可能相信。
 
就在數分鐘前,雙方還在以性命相搏;數分鐘後,敵方卻聲稱可以協助你,這樣的事情有可能嗎?
 
不,不可能。
 
「雖然唔知你想點,但你死心啦,呢度無人會信你㗎啦!」
 
正宇這番話說得倒也不差,正常情況下的確不會有人相信道袍男所言。
 




「你唔信我,我無所謂,但係你哋就唔會知道點樣解開個詛咒。我可以好肯定咁講,如果唔係親身經歷過、處理過一次呢個詛咒,就算法力幾強嘅人,都無可能解得開呢個咒!」
 
道袍男的說話聽起來一點也不假,如果真如他所言,即使他們全部人安全離開這裡,最後安映的哥哥和他的朋友也是難逃一死。
 
「如果你哋要搏下出面搵唔搵到人幫你哋,你哋可以即管試下,不過就算搵到,夠唔夠時間去解開呢個詛咒,你哋可以自己諗下。」
 
道袍男再次說出這種無法分辨真假的話語,雖然不至於讓人全盤相信,但至少確實起到了作用,安映開始有點動搖了。
 
「你講真?你真係可以救到我阿哥同佢朋友?」
 




「我可以。」
 
道袍男的一句話,令安映動搖得更厲害。
 
「安映,你冷靜啲先啦,佢頭先先話被我哋破咗佢嘅法命不久矣,又幾十年修為都無晒,佢仲點幫我哋?而且,我哋害到佢咁,佢根本無理由幫我哋㗎。」
 
「係囉,正宇講得啱㗎。同埋你諗下,如果要再搵人做替死鬼嘅話,就算你阿哥同佢朋友無事,咁之後呢?佢哋真係可以當無事發生過咁生活落去咩?」
 
「怡欣,正宇,我明,你哋講嘅我都明。但係......如果真係好似佢咁講,出面無人幫到手,淨係得佢有辦法救到我阿哥,我依家放棄嘅話,就等於眼白白送阿哥去死。你又叫我點生活落去呢?」
 




三人雖然在輕聲低語,但道袍男好像察覺到他們的疑慮。
 
「你哋唔好睇少我呢幾十年嘅修為,失敗過一次,我就可以知道點樣去破解佢。我無晒法力,但一樣可以借助外力去救返佢哋。重點係,你哋肯唔肯比我幫手。」
 
道袍男的說話,明顯是針對著他們的疑慮所說,要說是偶然也太過巧合,所以這並未能得到安映以外的人的信任。
 
「你究竟有咩企圖?」
 
「我只係唔容許自己失敗,無錯,失敗唔應該存在喺我嘅字典入面。只要再一次,再一次我就唔會失敗,一定唔會。」
 
道袍男回應正宇時,臉上滿是不忿,看來這次的失敗對道袍確是有很深遠的影響。
 
「咁點做?我哋要點做先可以救到我阿哥?」
 
安映聽到這裡,再也按捺不住向道袍男求助。




 
「你想知咩?你過嚟我話畀你知。」
 
安映正欲上前,卻被正宇抓著。
 
「唔好呀,佢一定唔會咁好心幫你㗎。臭道士,你要講就喺度講,點解要安映過去你先肯講呀?」
 
「我唔需要同唔信我嘅人講,你哋亦無資格去聽。但小妹妹你唔同,你相信我,你相信我救到你阿哥,嚟啦,過嚟啦,我話你知應該點做啦。」
 
「好,我過嚟,但你應承我一定要話畀我知點做先救到我阿哥。」
 
「無問題呀。」
 
正宇欲制止安映,但安映卻回頭看著眾人。
 




「你哋唔駛阻止我,就算只有一線生機,我都要去試。多謝你哋肯幫我,但接落嚟,交返畀我啦。」
 
安映向眾人道謝後,便慢慢往道袍男走去。
 
「點算呀正宇,哲瑋,快啲阻止佢啦。」
 
「你話阻就阻咩,如果我哋夾硬拉住佢,點知佢會唔會怪我哋累死佢阿哥㗎。正宇你有無計呀?」
 
正宇搖了搖頭,雖然他跟安映相處的時間不多,但他很明白安映決定了的事情,是很難阻止的。
 
而且哲瑋的說話也不無道理,若在這裡阻止了安映,抹殺了拯救安映哥哥的可能性,安映可能會因此而想不開。
 
就在安映快要去到道袍男身旁時,想不到竟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