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宇,哲瑋,快啲諗辦法阻止安映啦!」
 
「點阻啫,佢都講到咁囉。」
 
「唔得,我點都要阻止安映,如果佢之後要怪嘅,就怪落我度啦!」
 
正宇再也按捺不住,正欲衝上前方之際,竟有一個人比他更快行動。
 
那人突然從背後把安映推倒在地上,然後跑到道袍男面前,是和安映哥哥一同被帶來這裡,本應仍然暈倒的「一筒歸西」的涉事者 — 阿邦。
 




「你真係可以解開呢個詛咒?係咪呀?答我啦!」
 
阿邦緊緊抓著道袍男的衣領,焦急地詢問著。
 
道袍男看到阿邦來到面前時,先是愣了一愣,其後則露出帶有深意的笑容。
 
「估唔到又多一個實驗品。」
 
道袍男用小聲得不能再小聲的音調說出了這句話。
 




「咩呀?你講咩呀?我問你係咪可以解開呢個詛咒呀?」
 
「當然可以啦,不過我頭先應承咗話畀呢個小妹妹知,你咁樣好似唔係好啱規矩喎。」
 
「反正你可以解開詛咒,話我知同話佢知有咩分別啫?你救完我再救佢咪得囉!佢阿哥等得,我唔等得啦。我得返兩日時間咋!」
 
「原來係咁,咁你真係危急好多。不如咁啦,你問下個小妹妹佢肯唔肯讓你先囉。但先旨聲明,我只會救你哋其中一個。哈哈,哈哈哈哈!」
 
道袍男的說話癲三倒四,加上這帶點恥笑意味的笑聲,再一次證明道袍男不是真心想幫助安映。
 




「點解,你頭先唔係講個方法畀我知嘅咩?點解淨係救一個?點解?」
 
安映接受不了道袍男的說,失控地大喊。
 
「我頭係有應承你話你知點樣做可以救到佢哋,不過我無話要救晒佢哋喎.同埋呢個方法只可以用一次,我本來就係要你親手選擇放棄一條人命,哈哈。」
 
「安映,你唔駛理佢,條友根本亂講,佢由頭到尾根本就係想玩我哋咋。」
 
「怡欣講得啱,我哋根本唔駛聽佢講,只要制服咗佢,再逼佢交待點樣可以解咒,件事就完結啦!」
 
正宇話音剛落,便示意哲瑋和怡欣準備包圍道袍男。
 
「你哋唔好諗住咁樣我會屈服,就算畀你哋捉住,我係一句嘢都唔會講,到時你哋連一個人都救唔返!」
 
道袍男雖然嘴上放出狠話,但身體卻是往後退了一步,似是在為逃走做準備。




 
就在雙方如箭在弦之際,阿邦抓著道袍男再次詢問。
 
「你係咪真係可以救到我哋是但一個?」
 
道袍男聽到後,在阿邦旁邊細語了幾句,阿邦臉上瞬間蒙上一層灰色,若有所思地回頭看了安映一眼。
 
「機會錯過咗就無㗎啦。」
 
道袍男說了這句話後,阿邦眼神變得堅定,然後點了點頭。
 
這些小動作全都看著正宇他們眼內,正宇馬上大喊。
 
「大家小心,個道士好似想做啲咩!」
 




正宇的猜測不錯,只見阿邦從道袍男手裡接過一把小刀後,狠狠地在手臂上劃了一下,鮮血馬上從手臂湧了出來。
 
道袍男把阿邦手臂上的血液塗抹在臉上,本來精神萎靡的樣子,突然恢復了神采。眾人還沒有意識到發生甚麼事之際,道袍男已結起手印,令眾人不能動彈。
 
「我哋走!」
 
「但你唔係話要......」
 
「我嘅力量唔係真正恢復,阻唔到佢哋幾耐,離開呢度再從長計議。」
 
道袍男拉著阿邦逃跑,兩人的身影緩緩消失在眾人眼前。
 
「可惡,終於郁得返啦,你哋無事呀嘛?」
 
正宇望向其他人,哲瑋和怡欣點了點頭,唯獨是安映沒有回應。




 
只見她一臉愁容地看著仍然暈倒的韋洛,可以感到她那種發自內心的擔憂。
 
雖然人是救到了,但接下來又可以做些甚麼,難道真的只能看著韋洛等死了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