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哋無事呀嘛?」
 
就在眾人不知道怎樣離開之際,一道亮光突然從常寂園的入口處傳來,緊接其後的,是阿軒的聲音。
 
「霍振軒,你終於捨得出現呢咩!」
 
怡欣看到阿軒後,馬上帶著責備的語氣走過去,但眼神卻是求救的眼神。
 
阿軒看了看現場的環境,再看到哲瑋跟他打了眼色,雖然不清楚詳情,但大概也猜到沒有甚麼好事。
 




「哦,其實我頭先喺常寂園出面搵咗你哋好耐㗎啦,但一直都唔見你哋。跟住我啱啱見到常寂園入口有一道光出現,仲見到有兩個人好快咁樣跑走咗。原本我諗住追上去嘅,但聽到你哋把聲,所以入嚟搵你哋囉。」
 
安映聽到阿軒的說話後,激動地問。
 
「咁你見唔見到嗰兩個人去咗邊呀?我哋依家去追會唔會追得切呀?」
 
阿軒被安映的反應嚇了一跳。
 
「應......應該追唔切啦,頭先我見佢哋跑得好快,同埋唔知係咪錯覺,佢哋跑跑下喺我面前消失咗,完全見唔到佢哋個身影。」
 




「點會咁㗎?你頭先明明話見到佢哋跑出去㗎,點解又會唔見咗㗎?係咪你睇漏眼咋?你諗真啲。」
 
「安映你冷靜啲,出面雖然好黑,但兩個咁大嘅人我好難睇錯嘅,佢哋真係跑到一半就消失咗㗎。」
 
「啫係連佢哋走去邊都唔知......咁阿哥點算......」
 
阿軒看到安映滿臉愁容,不知如何應對,只好看著其他人用眼神求救。
 
「我哋都係襯依家離開呢度先啦,如果唔係陣間又走唔到㗎啦。」
 




哲瑋看著怡欣,要求協助。
 
「係囉係囉,我哋出返去先啦。正宇你幫安映手扶一扶佢阿哥啦。」
 
眾人從常寂園入口離開後,再回頭一看,那楝本應倒塌了的建築物,像被人用魔法修復好一樣,變得又新又漂亮。
 
「其實我哋頭先係咪發緊夢咋,成楝建築物冧完又起返,仲要變到咁新淨。」
 
哲瑋看到建築物,不禁感嘆起來,卻未料這樣一句話又勾起了安映的情緒。
 
「如果呢一切都係夢你話幾好,就算依家有幾恐怖,隔日起身都可以無事......」
 
怡欣怒視了哲瑋一眼,怪責他亂說話,但哲瑋則一臉無辜。
 
「安映,你放心,仲有一個禮拜多啲,我一定會幫你哥哥搵到方法,我應承你!」




 
正宇搭著安映肩膊,令安映有一種安心的感覺。
 
「好啦,大家都攰啦,正宇,你陪安映同佢阿哥返去先啦。」
 
正宇看了看安映,安映點頭表示同意。
 
「咁你哋幾個呢?」
 
「我哋仲有啲嘢傾,你送安映佢哋走先啦,有咩事打畀我哋。呀,仲有我會同你細佬講聲你無事㗎啦,你安心陪住安映啦。」
 
待正宇他們離去後,怡欣和哲瑋才把剛剛發生的事情告訴阿軒。
 
「吓?啫係個道士搞到一鑊粥之後,唔單只咩都做唔到,仲要無晒啲法力呀?」
 




「係呀,不過個道士臨尾又說服左安映哥哥個朋友跟佢走,之後會點就唔知啦。」
 
「佢都衰咗一次啦,仲跟佢走?」
 
「話唔係咁講呀,哲瑋,唔知你頭先有無留意到,個臭道士臨尾講咗啲嘢之後,佢有望咗安映一眼,我硬係覺得佢想對安映不利。」
 
「吓,唔會啩?我真係無留意佢係點喎,如果佢又出現嘅話,我哋應付唔到喎。你頭先都試過佢啲嘢㗎啦,佢雖然最尾轉移唔到個詛咒,但佢啲咩鬼仔呀,法術係堅㗎喎。」
 
「我都知,所以我先擔心安映佢哋咋。阿軒,你有無計呀?你個錦囊咁勁,會唔會可以搵個師傅幫手呀?」
 
「呢層......我都要問下我阿媽先知,因為嗰陣我都好細個,已經無乜印象,不過都可以試試嘅。」
 
「咁呢邊靠你啦,呢單嘢真係唔係我哋幾個可以應付。」
 
「我一早講叫你哋諗清楚先㗎啦!依家搞到咁都唔知點收科!」




 
「唔緊要啦,唔叉隻腳埋嚟都叉咗囉,頂硬上啦。你咪當幫正宇溝女囉,咁諗你會開心啲嘅。」
 
「係呀,呢次我撐哲瑋,最多下次你有咩麻煩嘢我哋都照叉隻腳埋嚟囉。」
 
「我啋過你把口!得啦,天一光我問下我阿媽啦,咁好未呀?」
 
三人邊說邊離開常寂園。
 
而被遺忘的中年男子,於翌日被附近的晨運客發現倒臥在梅樹坑遊樂場附近,聽說死狀恐怖,而屍體口裡能看見一隻麻雀「西」,手上則握著一隻一筒。
 
跟輝仔和阿榮的情況一樣,新聞報導出來只是小小的篇幅,照片亦沒有流出,看來也是給甚麼人壓下來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