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吓?交咩出嚟呀?」
 
阿軒一臉疑惑,不明眼前這名男人在說甚麼。
 
「我係話,將你身上面啲污糟嘢交出嚟。」
 
「咩呀?咩污糟嘢呀?」
 
阿軒仍然不明所然地看著眼前這男人,怡欣和哲瑋亦靠近阿軒,仿佛擔心這男人會對阿軒做出些甚麼事。
 




「子鋒你搞咩呀?你咁講佢哋點知拎咩畀你先得㗎。」
 
那名穿著時尚的男人走到那位名叫子鋒的人身旁,語氣略帶責備的感覺。
 
「呀,係喎。唔好意思呀,我係想叫你將你後褲袋舊嘢拎出嚟,呢舊嘢有啲唔係好乾淨嘅感覺。」
 
子鋒不好意思地看著阿軒。
 
「後褲袋......你係話呢個錦囊?」
 




「係佢啦,你畀我啦。」
 
「咪住先,你係邊個呀?無啦啦做咩要阿軒交個錦囊畀你?」
 
「話咗你幾多次,解釋清楚啲嘛。唔好意思呀小姐,我叫天賜,呢位子鋒算係你哋搵嗰位天命師傅嘅入室弟子。通常我老豆唔得閒嗰陣,佢都會幫手處理下啲小問題先嘅。」
 
穿著時尚的人原來名叫天賜,他耐心地向三人解釋。
 
「係呀,頭先係有啲唐突嘅。我諗住天命叔未出嚟之前幫你搞搞個錦囊先啫,你哋似乎帶個錦囊去咗啲唔係咁乾淨嘅地方。除咗啲小鬼之外,似乎仲有第二位識法之人想對你做啲嘢,不過個錦囊幫你擋咗。依家個錦囊有少少邪氣,你唔介意我幫你清一清啲邪氣先。」
 




三人聽到後不禁嚇了一跳,眼前這名看來比他們只大上數年的男人,竟能說出他們的情況,而且語氣堅定,一點不像在說笑。
 
「咁呀......」
 
「放心喎,呢個唔收錢嘅,反正你哋都要等,咪當善用下時間囉。」
 
「你會做啲咩㗎?」
 
「好簡單,你將個錦囊放喺個道壇前面呢個金色盤就得㗎啦。」
 
阿軒想了想後,反正也沒有壞處,就姑且把錦囊放到道壇前,亦正好看看這個道堂的弟子葫蘆裡賣甚麼藥。
 
隨著錦囊放到道壇後,那個名叫子鋒的男人,眼神從輕浮變成認真。
 
「天地自然,穢氣分散,洞中玄虛,晃朗太元......」




 
子鋒手上結印並默念口訣,跟那名想加害他們的道士做出差不多的動作,但從他身上卻能感受到正氣,讓三人有種舒暢的感覺。
 
「凶穢消散,道炁常存。急急如律令。」
 
只見子鋒口訣隨著手印一併完成,錦囊上隱約看到一股微弱的黑氣消散在空氣中,錦囊的色澤看上去比剛才更加光鮮亮麗。
 
「搞掂啦,你可以拎返個錦囊。」
 
阿軒取回錦囊,確實能感到有一種比剛才舒服的感覺。
 
「我想問,個錦囊係咪用得返㗎啦?」
 
「咁又未,我只係用<<淨穢咒>>驅散咗依附喺上面嘅邪氣,原本幫你喺錦囊上面施嘅法仲係無咗㗎,陣間你等天命叔出嚟再幫你搞啦。」
 




阿軒聽到後,雖然為錦囊還未恢復功用而感到有點失望,但看到子鋒的架勢,卻有種安心的感覺。
 
怡欣和哲瑋亦同樣增添了不少信心,看來似乎是找對人了。
 
「子鋒,你做咩唔幫佢個錦囊施返法落去呀?做一半唔做一半?」
 
「唔係呀,咁我拎晒你老豆啲嘢嚟做,陣間佢咪無得威威囉。同埋呢,個錦囊啲法術呢,都幾煩㗎,等你老豆出嚟慢慢搞啦。」
 
子鋒雖然說得小聲,但仍被人聽到他這番說話。
 
「你個死仔包又偷懶!」
 
伴隨著聲音的出現,一把桃木劍狠狠地敲向子鋒的頭上,而子鋒卻像早已預料到,右手往上一托便擋下了桃木劍的攻擊。
 
「擋?」




 
一擊未能成功,桃木檢從其他方向再次攻向子鋒,但子鋒熟練地把攻勢一一擋下,看來已經習慣承受這種攻擊了。
 
「好啦,老豆,子鋒,唔好再玩啦!有人要求救呀!」
 
在一旁的天賜看準機會格開二人,才終止了這場打鬥鬧劇。
 
「邊個求救呀?」
 
一名看上去有點像維園阿伯造型的大叔出現在眾人眼前,但撇除他的造型,這名大叔的眼睛神采奕奕,身體雖不算強壯,但亦能看出是久經鍛鍊,不像一般大叔般贅肉橫生,看來他就是天命師傅了。
 
「係我哋幾個想搵你幫手㗎。」
 
三人像夾好了般同時開口,到底他們是否能得到天命師傅的幫助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