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師傅目光炯炯地看著三人,不發一言。
 
「大師,我哋真係好需要幫手,求下你......」
 
阿軒以為天命師傅沒有幫忙的念頭,馬上搶著說,卻被天命師傅截斷了他的說話。
 
「唔駛大師前大師後啦,叫我天命叔啦。細路,呢十幾年無咩唔妥呀嘛?」
 
阿軒一款難以置信的樣子看著天命叔,大概是想不到還會認得出自己吧。
 




「無,係偶爾有被鬼迮下啫。大......天命叔,你認得我?」
 
「經過我手做過嘅個案,我都唔會忘記嘅。今次又咩事呀?連個錦囊都被你玩到咁。」
 
天命叔從阿軒手上接過錦囊,仔細端詳著。
 
「今次唔係我有事,係我朋友。」
 
「嗯,即管講嚟聽下。」
 




三人於是安映哥哥的事情,以及在常寂園遇到的事情一一告知天命叔。
 
只見天命叔愈聽眉頭便愈是緊皺,然後又忍不住搖了搖頭。
 
「唉,依家啲後生仔真係唔識死,乜都走去玩。」
 
說話的同時,眼神一直盯著子鋒。
 
「嗱,唔好望我呀,我識個死字點寫㗎。不過呢,你哋講話有人死呢,我搵唔到新聞嘅?」
 




子鋒避開了天命叔的眼神,向三人展示手機螢幕。
 
「唔駛問,肯定被人冚住咗啦。我啱啱都試下搵『一筒歸西』啲資料,但似無乜流傳落嚟。」
 
天賜在一旁用平板電腦搜尋有關資料,但也沒有甚麼結果。
 
「梗係無結果啦,知道呢單嘢嘅一係就死晒,一係救返都殘廢,點會有資料呀。」
 
天命叔走到道壇前,點起了三支香,口中默念了幾句,便把香插到爐上。
 
「天命叔,你話啲人一係死,一係殘廢,咁我朋友咪......」
 
三人聽到天命叔的說話,都不禁倒抽一口涼氣,難道真的沒有人可以幫到他們。
 
「我未講完,後生仔就係心急,成日都唔聽人講晒先畀反應。」




 
天命叔說話的同時,又再一次盯著子鋒。
 
「我有聽呀,係你自己講得慢咋。同埋你都陰過我幾次啦,當無數啦。」
 
「哼!總之呢,『一筒歸西』唔係無得搞嘅,不過依家麻煩在你哋講嗰個道士。」
 
「吓?點解呀?個道士話佢啲法力被我哋搞到無晒㗎喎?點會難搞呀?」
 
「小妹妹你有所不知啦,我哋修道嘅人,如果要插手人哋嘅事,一定要收返啲報酬,多少唔係問題,但一定要收。只有咁嘅情況下,我哋先可以明正言順插手人哋嘅事,就好似立咗份合約咁。而我頭先聽你講,個道士從來無講話要收啲咩報酬,再加上你哋形容當時嘅情況,我懷疑佢根本就唔係幫手解咒,而係想好似養鬼仔咁,養住呢股怨念。雖然第一次失敗咗被你破埋佢嘅法,但你哋嗰位朋友以為可以幫到佢解咒,就分咗啲血畀個道士,咁樣唔單只令佢可以保得住佢嘅法力,仲可能會幫到佢控制股怨念。但無論佢成唔成功,你哋個朋友都只有死路一條。」
 
天命叔說到這裡停了一下,看了看子鋒一眼,子鋒便意會到並替天命叔拿出了一套卜卦用的工具。
 
「如果佢一次就成功控制到股怨念,對你哋可能無咩危險,但如果佢失敗咗,佢就要搵最後嗰個人嚟再嘗試。」
 




「呢套係咩嚟?」
 
阿軒好奇地問。
 
「呢套嘢用嚟起卦,本來應該對中咗咒嘅人起卦。但佢哋又無嚟,我只能幫你哋起卦睇睇個情況。」
 
「咁依家要幫邊個起呢個卦?」
 
三人同時問,天命叔指向阿軒。
 
「梗係你啦,仲有第二個咩?」
 
到底,天命叔起的卦象,會預示到甚麼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