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叔熟練地拿著卜卦用的道具,默默地在操作著。
 
三人看著天命叔,跟他們印象中的卜卦不太相同,很想詢問但又怕阻礙到天命叔。
 
「呢套嘢係呢個維園阿叔自己整嘅,聽佢講係用咗咩五行呀、易經呀呢啲嚟整嘅。類似係整理出你嚟緊嘅命運可能性,然後將最有可能發生嘅事顯示喺卦象度。」
 
子鋒看三人想問又不敢發聲的樣子,便代替正在卜卦的天命叔進行說明。
 
「自己整都得嘅咩?」
 




「得,其實每個師傅用咩工具都唔太大影響,重點係睇個師傅功力啫。好似佢咁,佢自己寫咗個程式放落iPad度,一樣做到個效果。」
 
子鋒聳了聳肩,不以為意地指著天賜。
 
「電子程式都得?」
 
「我寫呢個程式其實只係將傳統嘅易經放咗入嚟啫,用嘅方法同傳統易經卜卦無分別。同埋我堅信無論係鬼神定科學,兩者一定有佢哋可以互相配合嘅地方,所以我先整呢個程式出嚟。至於有無用呢,就仲要搵多啲樣本嚟試下先知。」
 
「咁啱啦,橫掂你老豆起緊卦,你用個App幫阿軒起支卦睇睇咪知囉。」
 




子鋒打趣地說,天賜則露出一副無可不可的表情。
 
「咁我即管試下,幫你起支卦睇睇你呢幾日嘅情況。子鋒,你唔一齊?」
 
「我唔啦,卜卦呢啲咁麻煩,留返畀你哋啦。」
 
子鋒說話的同時,眼神移到道壇旁邊一個神主牌位置,好像這番話在對誰說似的。
 
「好啦,搞掂啦。一句講晒,今次仆街了。」
 




三人沒有預計到天命叔突然這樣說,均露出錯愕的神情。
 
「做咩咁望我?你哋唔係好鍾意用呢啲潮語嘅咩?」
 
「潮語畀啲後生用㗎,你呢啲維園阿叔唔啱......」
 
子鋒還未說完,腹部便傳來「啪」的一聲,不知道甚麼時候桃木劍打到子鋒身上。
 
子鋒右手上托,明顯誤判了桃木劍的來勢,但中了桃木劍的他卻沒有露出疼痛的表情。
 
「估到你啦,好在運定功啫,如果唔係又中你招。」
 
「哼!廢事理你,講返你哋幾個。阿軒,啱啱支卦話,嚟緊呢幾日,如果乖乖地留喺屋企,唔好周圍去,咁你哋幾個就會無事。不過,如果你哋繼續多管閒事嘅話,就未必好似上次咁好彩㗎啦。」
 
天命叔簡單說出結論,同一時間,天賜亦已完成卜卦。




 
「我都卜好啦,你哋嘅處境的確好危險,如果繼續叉隻腳埋去分分鐘命都無。不過,如果有人幫手就唔同講法。」
 
天命叔盯著天賜,像在怪責他把多餘的話說出來。
 
「幫手?天命叔,求下你幫下我哋啦!」
 
「衰仔講咁多做咩?」
 
「扮咩嘢啫,你係咪都諗住幫㗎啦。」
 
「我原本諗住等佢哋驚下先,定好決心先再幫佢哋,依家畀你兩個搞禍晒啦。」
 
天命叔把眼神從天賜移到子鋒身上,怪責兩人如此多口。
 




「天命叔,你可以唔駛懷疑我哋嘅決心,我哋插手得呢件事就會幫到底。」
 
阿軒說話的同時,怡欣和哲瑋都點頭表示同意。
 
「唔係信唔信你哋嘅問題,只係講到有生命危險嘅話,係人都會重新諗一次個情況,呢個係人之常情。我只係想你哋經歷一次呢種狀態,不過......唉,算啦,正如子鋒所講,我點都會幫你哋。」
 
天命叔話音剛落,便又拿出了兩個符咒,和錦囊一起放到道壇上。
 
只見他口中念念有詞說了幾句話後,三人看到符咒和錦囊發出了些許亮光,然後有一種神聖的感覺。
 
「個錦囊我重新施過法㗎啦,阿軒你拎返住先啦。呢兩度符咒就畀你兩個,自己好好袋住,可以保你哋一命。」
 
「係咪咁樣就可以幫到我朋友?」
 
阿軒接過錦囊,緊張地詢問。




 
「梗係無咁簡單啦,呢幾樣嘢係畀你哋保命,等你哋唔駛死咋。至於你朋友,跟嗰個道士走嘅,應該就救唔返㗎啦。至於剩低嗰個,我可以幫到佢,但首先要解決咗道士個問題先,否則無從下手。」
 
「但憑我哋幾個,點樣阻止佢?」
 
「係啦,佢啲法術好犀利,佢一用我哋連郁都郁唔到。」
 
「天命叔你可唔可以陪我哋去搞掂個道士?」
 
三人期待地看著天命叔,到底天命叔會否答應出手相助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