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我幫你哋?呢層就難啲啦。」
 
本以為天命叔會一口氣答應三人的請求,未想到竟會得到這樣的回覆。
 
就連在旁邊的子鋒和天賜也感到錯愕。
 
「點解呀?係咪因為報酬?頭先你有講過要做嘢一定要有報酬先可以出手,我哋雖然都係學生,但我哋都有做下兼職同有啲儲蓄㗎。」
 
「錢呢,我就唔在乎嘅。如果我決定幫你哋,收一蚊同收一萬蚊都係一樣,你哋搞錯啦。」
 




天命叔語氣雖然沒有不滿,但阿軒不禁為自己的想法而感到一絲羞愧。
 
「咁係咩原因呀?係咪驚我哋唔夠誠心?」
 
「定驚我哋交晒啲嘢畀你拍下籮柚走咗去?」
 
怡欣和哲瑋搶著詢問,深怕他們的最後希望就此遠去。
 
「唉,既然你哋問到,我都唔怕老實同你哋講。其實呢,我幾年前為咗幫一個細路,將佢十年嘅死劫打破,結果大傷元氣,搞到依家要每日定時定候打坐復原,如果中斷嘅話唔單只法力全失,仲可能有生命危險。」
 




天命叔提到往事時,聲量明顯增大,眼神則一直盯著子鋒。
 
「哇哇哇,你咪吹得就吹呀,明明你一早恢復晒啲功力仲勁過以前,唔好扮晒嘢呀。」
 
子鋒知道天命叔正在暗示幫助過他的往事,馬上反駁。
 
「唉,我老啦,體力已經無以前咁好,依家每日依時打坐先勉強可以保住自己條命。同埋嚟緊我個仔結婚,我仲想有命飲佢同新抱仔杯茶。」
 
天命叔邊說邊搭著天賜的肩膊,說得好不感人。
 




「你哋唔好中佢計呀,佢扮嘢㗎咋。」
 
子鋒見三人眼神帶點擔憂和同情,像在對天命叔說「不要勉強自己」一樣,子鋒的說話半點也沒有聽進耳內。
 
「我哋明白,或者你可以教我哋點樣對付個道士,咁你咪唔駛親自陪我哋去囉。」
 
阿軒提出了最能解決現況的辦法,靜候天命叔的答覆。
 
「唉,如果得嘅我早就做咗啦。嗰個道士能夠操控咁多鬼仔,亦有能力將詛咒從人體上抽離,你哋無返三五七年功力係鬥佢唔過㗎。」
 
三人聽到天命叔的說話,內心不禁一沉。
 
「咁......係咪無其他方法啦?」
 
「唉,我想幫都幫唔到㗎啦。不過呢,其實就仲有一個方法嘅。」




 
天命叔說到這裡時,子鋒突然站了起來。
 
「呀,我醒起屋企未閂水喉,我要走先啦,Bye!」
 
拋下這句話的子鋒一下子衝到門口,但天命叔卻是紋絲未動,臉上則露出淺笑。
 
還未明白的子鋒來到門前終於知道原因,原來天賜不知道甚麼時來到大門前,阻止了子鋒的去路。
 
「哇,你個死仔,我識你咁耐你唔係咁都要阻我呀?」
 
「我都唔想㗎,嚟緊我同阿詩結婚,好多嘢要老豆一齊先搞到㗎。你唔係想睇住我個婚禮一鑊粥咁㗎?」
 
天賜對子鋒動之以情,果不期然,子鋒態度馬上有了轉變。
 




「唉,你都講到咁,我仲可以唔幫手咩......」
 
子鋒無奈地轉身走向天命叔,天賜看到這裡亦跟隨子鋒往前走。
 
「不過呢,諗諗下你哋離結婚仲有咁多時間,都唔差在少咁呢幾日啦。」
 
原來子鋒剛剛的都只是演技,把天賜引離大門後,突然轉身想撲向大門。
 
天賜也沒有料到子鋒竟會再次逃走,反應過來時子鋒已越過了天賜。
 
「今次仲唔係我贏!」
 
而當子鋒再次來到大門時,竟突然停下了腳步,難道是突然良心發現,願意幫忙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