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天命道堂(6)
 
雖然子鋒停了下來,但停頓的樣子狀甚滑稽,因為仍維時著跑動的姿勢。
 
阿軒雖然沒有意會發生了甚麼事,但在一旁的怡欣及哲瑋馬上反應過來,因為他們也設身體驗過被無形的力量截停了的狀態。
 
「小詠,連你都企喺維園大叔嗰邊?」
 
只見子鋒口中念念有詞,像在對誰說話似的,但三人看在眼裡只以為子鋒在唸甚麼咒語。
 




然後只見子鋒身上發出一陣微弱的金光,原本停住了的身體又能動起來。
 
雖然緩慢,但仍然能一點一點地前進。
 
「如果我行到出門口,就係小詠你輸啦。」
 
子鋒艱難地向大門走去,正當他想打開大門之際,身體突然浮起在半空中,然後像斷線風箏般飛向天命叔。
 
眼看子鋒快要撞向天命叔之際,天命叔雙手一托,子鋒的身體在翻了一整圈後,整個人狠狠地跪在地上。
 




「點呀?係你輸啦今次。」
 
天命叔笑看著子鋒,子鋒則是一臉不服。
 
「三對一已經唔公平,你仲要借力量畀小詠,點玩啫。」
 
「總之你依家就係輸咗,點呀,係咪想唔認數呀?」
 
天命叔盯著子鋒,子鋒抓了抓頭髮,一臉無奈地說。
 




「唉,得啦,我幫手啦好未?」
 
「喂,仲爭啲嘢喎,唔好諗住咁樣過到骨。」
 
天命叔示意子鋒轉向阿軒一行人,子鋒亦乖乖照做。
 
「得啦,煩。我陳子鋒願意幫你哋對付嗰個不知名嘅道士!你哋三個每人拎張廿蚊紙出嚟啦。」
 
三人猶豫了一會,天命叔對著他們點了點頭,三人從身上各自拿出了二十元的紙幣。
 
接過紙幣的子鋒,口中默念了數句後,便點起了三支香插在香爐上。
 
「一早肯幫手咪唔駛我搞咁多嘢囉。」
 
天命叔笑著拍了拍子鋒的肩膊。




 
「明明你去幫手仲快啦,做咩係都要我去啫?」
 
「我畀機會你同其他道士過招咋,同埋呢次對你嚟講都係一個修練嘅好機會。唔好咁多嘢講啦,你快啲同佢哋幾個去搵佢哋位朋友好過啦,個道士快則今晚,慢則聽日就會嚟對付佢哋。」
 
「知啦,你哋幾個都唔知好彩定唔好彩,我跟親啲個案都係大大鑊嘅,未試過輕輕鬆鬆搞得掂。」
 
子鋒的說話令三人略帶不安地看著天命叔求救。
 
「你個死仔包又亂講嘢!你哋放心,子鋒呢個人雖然衰衰格格同好黑仔,但跟親啲個案都無甩漏嘅。死仔包快啲去執埋啲嘢去幫佢地手啦!」
 
「好。」
 
子鋒進入剛剛天命叔打坐的房間收拾行裝,不消一會,子鋒便揹著一個大背囊出來。
 




「好啦,時間無多,我哋出發啦。天賜,小詠,我走啦,下次見。」
 
子鋒邊說邊打開大門,然後向道堂揮了揮手進行道別。
 
「死仔包又唔同我講聲咁無禮貌。算數,你哋幾個記住跟實個死仔包就無事㗎啦。就算有咩事都好,你哋都仲有符咒同錦囊,唔會有事嘅。」
 
「我哋明啦,但可唔可以問多一條問題。」
 
阿軒小心翼翼說,天命不知可否地看著阿軒。
 
「我想問,邊個係小詠?」
 
天命叔沒有直接回答,而是指了指道壇旁邊一塊神主牌。
 
三人意會到是甚麼一回事,故沒有進一步詢問。




 
而當他們離開時,仿佛看到神主牌上方有一個淡薄的人影向他們揮手道別。
 
「行啦,唔好再望啦,等我快快趣趣搞掂個死道士啦。」
 
三人加上子鋒,一行四人向安映家裡進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