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宇!」
 
阿軒看到正宇倒在地上,便想上前察看一下情況,但卻被子鋒擋了下來。
 
「唔好過去!」
 
阿軒還沒有反應過來,子鋒已用桃木劍在空氣中揮舞了數下。
 
劍鋒所過之處明顯只是甚麼都沒有的空間,但三人卻聽到像是敲在硬物上的聲音,隨著子鋒揮出最後一劍,整把桃木劍變成了木碎。
 




而原本躺在地上的正宇亦隨著桃木檢的破碎而消失掉。
 
「咦?正宇呢?啱啱發生咩事?」
 
三人難以置信地看著剛剛正宇躺著的位置,明顯還沒有弄明白發生甚麼事情。
 
「唉,都話我跟親啲個案都麻煩㗎啦!你哋幾個陣間跟實我,無論見到發生咩事都唔好自己衝出去。」
 
子鋒指示三人緊跟著自己,在奔跑的過程中,只見子鋒拿出了一把新的桃木劍和無數的黃符,邊奔跑邊揮舞著,好不忙碌。
 




三人雖然不明白子鋒在做甚麼,但見他所過之處均響起了不同的撞擊聲,現階段亦只能一直跟著子鋒奔跑。
 
「你哋有無發現,周圍啲人......唔係,係周圍所有嘢都唔見晒?」
 
怡欣在跟著跑的同時,注意到四周的所有生物都不見了。
 
「咦?幾時嘅事?唔怪得子鋒對住空氣係咁劈嚟劈去都無人過嚟圍觀啦。」
 
哲瑋如夢初醒地看著怡欣。
 




就在三人察覺到異樣的時候,子鋒在一楝大廈的門前停了下來。
 
「做咩停低咗?」
 
阿軒正想向前踏進大廈之際,被子鋒一下子向後推開。
 
「我咪叫咗你哋唔好自己衝出去囉!」
 
看到如此認真的子鋒,三人都呆呆看著不知如何反應。
 
子鋒沒有理會三人的反應,徑自拿出了一個羅庚,只見羅庚的指針一直瘋狂迴轉著,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子鋒皺了皺眉,右手結起手印,對著羅庚大喝了一聲「停」。
 
瘋狂轉動的指針像回應子鋒的命令一般,一下子剎停了。




 
但停下了一會後,羅庚上的指針緩慢地一百八十度左右迴轉著,一直向東和西方徘徊著。
 
「臭道士想拖時間!」
 
子鋒語帶不滿地說了這句話後,把背包裡裝著的白米撒向大廈的門前,只見落在地上的白米形成了一個又一個的腳印,朝著大廈方向前進。
 
「跟住啲腳印行,千祈唔好亂嚟,知唔知?」
 
子鋒也沒有待三人回應,便先行往大廈前進,緊隨其後的三人在踏過白米的時候,都感到一陣刺骨的寒氣。
 
當踏進大廈的大堂範圍,同樣地所有人都像蒸發了般不見一個人影。而大堂的兩部升降機均打開了,像在歡迎他們到來。
 
而其中一部升降機,更看到正宇背對著他們站在升降機裡。
 




「正宇!」
 
阿軒的聲音雖然洪亮,但正宇卻像聽不到叫喊一樣,升降機門亦緩慢地關上。
 
「唔駛嗌啦,佢賴咗嘢,你哋點叫佢都聽唔到㗎啦。你哋想救佢嘅就跟我上天台啦!」
 
「你又知佢上咗天台?」
 
「呢啲情況我遇唔少啦,十個有十一個都係上天台㗎啦。同埋天台範圍大,個臭道士要施法一定係揀天台。」
 
「咁我哋仲等咩呀,搭Lift啦。」
 
「唔可以搭!」
 
子鋒搖了搖頭,表示不能乘坐升降機,然後向旁的樓梯指了一指。




 
三人看著子鋒,希望再次確認子鋒的意圖。
 
「唉,咪望啦,行啦,陣間有咩事唔好賴我呀!」
 
三人聽罷,無奈地跟隨著子鋒的步伐,往天台緩緩進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