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鋒在前頭帶領著三人在樓梯處一直往上走,但走了一會後,三人卻發現有些不妥。
 
「點解我哋行極都係三樓嘅?」
 
首先發現異狀的是怡欣,然後哲瑋也發現奇怪之處。
 
「啱啱我掉低咗張紙喺三樓,點解又會出現返?」
 
「子鋒,好似有啲問題。」
 




子鋒沒有回應阿軒,但口中一直念念有詞,好像是在計算甚麼似的。
 
「佢係咪痴咗線呀,一直口噏噏咁。」
 
「唔會啩?佢頭先好似好勁咁㗎,佢痴咗線咁我哋點算呀?仲有邊個去救返正宇同安映呀?」
 
怡欣和哲瑋輕聲地討論著,阿軒則在旁邊著兩人安靜下來,等待子鋒的指示。
 
「唉,我最憎計埋晒啲五行術數,早知叫埋小詠嚟幫手......你哋等我一陣啦。」
 




子鋒沒有理會兩人在他背後的細語,徑自拿出了一張印有八卦的紙張,在紙上寫上了一堆三人沒能明白意思的數字。
 
「我明啦,你哋記住我踩邊一格,然後跟實我行,唔好行錯。記住,千祈唔好行錯!如果唔係我無咁多時間救你哋!明唔明?」
 
三人看著一臉認真的子鋒,不自覺地點了點頭,然後緊跟著子鋒的步伐。
 
只見子鋒像在玩耍一樣,時而向上,時而退後,偶爾左右移動,更甚是會一下子跨過好幾級樓梯。
 
讓三人跟隨得十分吃力,雖然這樣奇怪的步伐,令他們行動變得十分緩慢,但本來一直不變的樓層,的確開始產生了變化,他們真的開始向著天台推進。
 




不知不覺間,四人總算來到第十八層。
 
「吁吁,呢楝嘢,點解,咁鬼死高㗎!我無力啦!」
 
本來正常地走上十八層樓梯,已經是挺辛苦的事了。
 
再加上三人處在精神繃緊的狀態,在一步也不能出錯的壓力下,體力消耗遠比平要來得快。
 
不說體力較差的怡欣和阿軒,即使習慣了運動的哲瑋亦露出了疲態。
 
「你幾個千祈唔好停呀,一停又會落返去地下㗎啦。仲有三層咋,頂埋佢啦。」
 
子鋒一直走在最前,身上負重最多的他卻沒有半點疲態,從外表實在看不出他的體能有這麼好。
 
就在走到第二十層時,子鋒一下子跨上了四級樓梯,在體力充足的時候,四級樓梯其實沒有甚麼大不了,但在這情況下,三人體力已經快要耗盡。




 
雖然阿軒和哲瑋勉強跨過了四級樓梯,但體力已經到了極限的怡欣,在提腿向上的時候,腳不聽使喚地踏在相距四級的邊邊上。
 
踏錯腳的怡欣發出了半聲慘叫後,阿軒和哲瑋回頭一看,卻發現本來緊跟在身後的怡欣消失了。
 
「怡欣,你......」
 
轉身發現怡欣不見後,哲瑋慌忙往下踏出一步準備找尋怡欣的身影,但就這小小的一步,哲瑋便又在子鋒和阿軒眼前消失了。
 
看著兩人一下子消失掉,阿軒差點也跟著哲瑋的步伐往回走,但子鋒比阿軒的動作快了這麼一步,阻擋了他往回走。
 
「我咪講咗,發生咩事都好,千祈唔好亂咁衝,跟住我走!」
 
「但佢哋兩個唔見咗!點都要搵返佢哋㗎!」
 




「如果依家返轉頭,你唔駛旨意救到上咗天台嗰位朋友!」
 
「但......但佢哋......」
 
正宇也好、哲瑋也好、怡欣也好,三人都是阿軒的好朋友。
 
雖然跟怡欣和哲瑋認識的時間較長,但也不能成為讓阿軒選擇放棄任何一方的藉口。
 
「你放心啦,佢兩個有天命叔畀佢哋嘅符咒,唔會有事嘅。同埋,只要我哋搞得掂天台壇嘢,佢兩個唔會有事。不過如果你再拖落去唔肯上天台,咁就兩邊都死硬。」
 
「咁......一係你上天台,我返轉頭搵佢哋啦,反正我上去都幫唔到咩手㗎啦。」
 
「你上天台幫唔到手,咁你返轉頭又做到啲咩呢?而且,陣間可能真係要你幫手。嚟啦,唔好諗啦,愈快救返你天台位朋友,佢兩個就愈安全。」
 
阿軒回頭看了一眼,然後向子鋒點了點頭,決定跟隨子鋒到大廈頂樓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