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鋒推開了天台的大門,在身後的阿軒感受到一股無形的壓力,把他壓得透不過氣來。
 
不知是否感受到阿軒的狀況,藏在阿軒褲袋裡的錦囊發出了輕微的熱量,然後包裹著全身,那種痛苦的感覺隨即消散。
 
「記住匿埋喺我後面,無論見到咩都好,千祈唔好向前!」
 
阿軒想起了怡欣和哲瑋的情況,馬上答應。
 
當兩人越過了天台的大門後,本應能看到蔚藍的天空,但在眼前的,卻是一片血紅。
 




不只天上的顏色改變,本應是大廈天台的格局,卻變成了無邊無際的血紅之地,腳踏之處皆是半液態,有點像是啫哩的質感。
 
在身後的大門,亦在兩人跨越大門後完全消失,變相是把兩人完全困在這片血紅之地。
 
子鋒再一次拿出八卦圖,在寫下一個數字,便移動一步。
 
在走到了七七四十九步之後,本應是空無一物的血海,正宇卻突然憑空出現,臉色灰白,雙目無神地盯著兩人。
 
「正宇!你......」
 




阿軒在子鋒背後,看到突然出現的正宇,不禁嚇了一跳。
 
但令阿軒發出驚呼的原因,並不只是因為正宇憑空出現,而是因為正宇的外表。
 
此刻的正宇雖然仍能憑外貌辨別出來,但正宇的全身均出現了一個又一個的空洞,像是被甚麼人用酷刑刺穿了全身。
 
雖然正宇全身被開了無數的空洞,但空洞的切口十分平滑,亦看不見有血流出來的情況。
 
「子鋒,正宇佢......佢係唔係......」
 




阿軒看到這樣的光景,直覺上正宇應該已變成了一具屍體,但卻怎樣也吐不出口,仿佛說了出口後便會成為既定的事實,無法改變。
 
「你放心,佢未死,呢個臭道士用咁多方法都係想拖時間,等我搞掂佢!」
 
子鋒說話的同時,已拿著桃木劍向前突刺,而正宇木無表情地把身體向左微傾,桃木劍便從空洞中穿過,在旁邊看就像是子鋒以人力把桃木劍貫穿了正宇的身體,但實際上卻是正宇利用身上的空洞把桃木劍把攔了下來。
 
子鋒本想把桃木劍往回拉出,但原本的空洞突然冒出了大量像是觸鬚的東西,把劍身牢牢包著。
 
「咁鍾意把劍呀嘛,成把送畀你!」
 
經過多年修行,子鋒的道術已有很大的成長,上來見桃木劍被奪也沒有思毫膽怯,道家高級法咒的煉獄真火咒瞬間完成,火炎隨著劍柄蔓延到劍身,然後火勢使正宇熊熊燃燒起來。
 
在烈焰中的正宇痛苦地呻吟著。
 
「子鋒,咁樣做正宇會唔會有事㗎?」




 
阿軒不安地問。
 
「你自己睇下啦。」
 
在熊熊烈焰之中,本來還有著正宇外表的人形物體,此刻已無法再保持人形,在火焰下現出原形。
 
在火焰的焚燒下,正宇變成了一條又一條肥大的小蟲,痛苦地捲動著。
 
「呢啲係......蟲?咁正宇呢?佢去咗邊呀?」
 
「等下啦,等埋啲蟲燒晒先。」
 
不消一會,在火焰裡的蟲全部化成灰燼,飄散在空氣中。
 




然而這並不是終結,因為在蟲消失後,四個有著正宇外貌的生物,突然從東南西北四個方向走近他們。
 
「阿軒,我係正宇呀!」
 
「阿軒,其他都係假㗎,我先係正宇!」
 
「阿軒,你隔離嗰個咩人嚟㗎?」
 
「阿軒,信我,我先係正宇。」
 
阿軒看著四個一模一樣的「正宇」,感到頭痛得很,只好向子鋒求助。
 
「唔好望我呀,我叫你上嚟就係咁嘅原因。如果你搵唔到真嘅正宇,我只能夠將呢度全部破壞嚟救返佢,但咁樣就會嘥咗啲時間,另一個被臭道士捉咗嘅女仔就會好危險。交畀你啦。」
 
阿軒聽罷,只感到頭皮發麻,面對一模一樣的四個人,到底怎樣才能選出真正的正宇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