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軒,我係正宇呀,你應該記得上次我借咗份功課畀你,之後被教授發現咗,我哋兩個死口唔認,之後成科被佢肥咗㗎。」
 
「收聲啦,呢啲求其講都撞中啦!我唔同呀,你仲記唔記得嗰次,我同你去咗怡欣屋企,我諗住走先等你兩個慢慢傾,點知你又唔醒目跟住我一齊走。」
 
「阿軒,一句講晒,Hall 7,青檸汁,你明嘅!」
 
「信我啦,我唔會好似佢哋咁講咁多理由,呢啲嘢,心照得啦。」
 
「阿軒!」
 




四個相同外貌,四把相同的聲音,從四個方向向阿軒襲來。
 
每當他們靠近一步,阿軒的頭便多痛一分,只因愈是靠近,愈能發現四人不管是外貌、行為舉止以及態度,都符合阿軒心目中正宇的形像。
 
看到阿軒無所適從的樣子,子鋒拍了拍他的肩膊。
 
「冷靜,呢度得你可以分到邊個係真正嘅佢。深呼吸,慢慢諗,如果佢行到埋嚟你都揀唔到,我會收拾殘局。你專心揀就得㗎啦。」
 
子鋒的說話就像強心針一樣,阿軒因緊張而發抖的身體立即靜了下來。
 




縱使周遭四人的聲音仍不絕於耳,阿軒卻無視了這些阻礙,把精神都集中到視覺上。縱使他們的話語多麼真實,縱使他們的外貌如此相似,縱使他們掌握了正宇的所有資料,能把正宇所有的東西重現,但一些習慣性的東西應該是難以模仿的。
 
阿軒集中精神觀察著,四個正宇也變得緊張起來,小心翼翼地靠近阿軒。
 
阿軒把四阿軒都望了個透,卻思毫看不出破綻。
 
在一翻爭扎後,阿軒靈機一動,在耳邊對子鋒悄悄說了一翻說話,子鋒點了點頭和應。
 
阿軒跟子鋒確認好後,從子鋒身上拿了把小刀,然後狠狠地刺在自己的腹部上。
 




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四個正宇雖然反應有先有慢,但都不約而同地跑向阿軒,並大喊著「無事吧」這等話語。
 
「原來係咁,四個都係假嘅。」
 
子鋒看到向阿軒跑來的正宇們,揮劍劈向四人;當劍身觸及他們的瞬間,他們便化為一縷輕煙。
 
四人消失後,子鋒把一道黃符貼在地上,桃木劍刺向黃符,原本萬里無垠的血紅之地漸漸扭曲,變成一般大廈的天台。
 
「好啦,起身啦,虧你諗到扮死呢招。」
 
本來還一臉痛苦,屈膝跪在地上的阿軒,突然像沒有事把站了起來。
 
「呢招我同佢哋幾個玩過一次,當時係得正宇悉破我係扮嘢嘅,估唔到會喺呢度用得著。」
 
「唔好講啦,過去扶起你朋友先啦。」




 
子鋒指了指天台角落處,阿軒便看到正宇平躺在那邊,看來沒有大礙。
 
「正宇,你點呀?」
 
「阿軒......我無事,安映呢?頭先個臭道士捉咗安映上嚟,我追到上嚟就暈咗,安映無事呀嘛?」
 
「我哋都係追到嚟呢度先搵到你,但係就唔見安映。不過你放心啦,我哋搵咗幫手,佢好犀利㗎,安映肯定無事。」
 
正宇抬頭看了看子鋒一眼,虛弱地抓住他的手腕。
 
「求下你,救下安映。個臭道士話要用佢嚟做咩祭品,你要救佢。」
 
子鋒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從袋裡拿出了一支有著奇怪顏色的水。
 




「嚟啦,你飲咗佢先,飲完就會慢慢恢復體力。我應承得幫你哋就會做到最後,依家要爭取時間,盡快去搵返你個安映,如果唔係個道士成功將個詛咒過落安映身上就麻煩。」
 
「但我哋去邊度搵個道士?」
 
「佢會帶我哋去。」
 
子鋒向上方指了一指,只見有一層薄薄的白煙在頭上纏繞著,貌似想離開卻又一直徘徊。
 
「呢個係個道士嘅法,頭先用嚟拖住我哋,但被我破咗之後就想走返去個道士度,依家啱啦,可以被我哋做路標。唔好講啦,我哋出發啦。」
 
「咪住,我另外兩個朋友呢?」
 
「係喎,差啲唔記得咗。」
 
阿軒扶著還處於虛弱狀態的正宇,跟著子鋒走了數層,然後看到怡欣和哲瑋兩人在後樓梯處一直在原地兜圈,臉上則露出驚恐的神情。




 
子鋒走到兩人面前,用力地拍了一下手掌,這一聲響把二人從驚恐的狀態中拉了回來。
 
「發......發生咩事?咦,正宇?你無事啦?」
 
怡欣和哲瑋從失神的狀態中清醒過來,向子鋒表示剛剛在「走失」後,面對了很多怪異的現象,幸好有天命叔給他們的符咒才至於出甚麼意外。
 
子鋒看了看天命叔給予兩人的符咒,便搖了搖頭。
 
「陣間你哋唔好跟嚟啦,我保唔住你哋咁多人。阿軒你跟住我去搵安映,其他人上返去安映屋企睇實佢阿哥。呢度有啲黃符,上到去照住呢本簿寫嘅嘢去貼就得㗎啦。」
 
「唔得,我都要去。」
 
怡欣和哲瑋對於未能跟著子鋒並沒有意見,但正宇卻不想安靜待著。
 




到底子鋒會不會帶著正宇前行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