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正宇的反對,子鋒沒有說話,而是集中精神盯著正宇。
 
在旁邊的怡欣和哲瑋雖然不是和子鋒對望,但仍能感受到子鋒帶來的壓力。
 
而正視子鋒的正宇,則面露痛苦的表情,但眼神沒有半點要退讓的感覺。
 
「好,及格。改變策略,正宇同我一齊去搵安映,阿軒同你兩個上去安映屋企睇住佢阿哥,就咁。」
 
子鋒說話的同時,那種無形的壓力已然消散,那是某種試驗嗎?
 




「吓?你畀正宇去?佢咁嘅狀態點去呀?」
 
阿軒為子鋒的決定感到驚訝。
 
「頭先我望實佢咁耐,佢咁嘅狀態都無退縮,仲邊有辦法阻止佢。陣間我同你出發之後佢跟住嚟仲煩,倒不如我依家就同佢一齊去,至少可以睇實佢。」
 
「咁我都一齊去,多個人多個照應。」
 
「你咪玩啦,頭先喺天台你見到㗎啦,個臭道士真係唔簡單,我無可能同時保護你兩個。簡單講,你兩個只係累贅,可能嘅我完全唔想你哋跟過嚟。不過同頭先一樣,我要有一個識得安映嘅人跟住我,以防有啲咩事。」
 




阿軒聽罷,心裡仍有不服,而且正宇的狀態實在教人擔心。
 
「阿軒,你幫我上去睇住安映阿哥,我好快會返嚟。同埋你同我講佢好勁㗎嘛,交畀我哋啦。」
 
阿軒看著正宇,然後又看了看偷聽到正宇說話,正在屈著手臂展示那若有若無的二頭肌的子鋒。
 
「好啦,我同佢哋喺安映屋企等你,搞掂之後我哋再去飲返杯,迎新營嗰邊我哋仲未慶功㗎。」
 
阿軒和正宇對望了一下,互相點了點頭。
 




「得啦,咪生離死別咁啦。總之跟住我,好快搞掂㗎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