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人兵分兩路,阿軒、怡欣和哲瑋趕回去安映家裡設置保護安映哥哥的陣式;而子鋒和正宇則趕去迎救安映。
 
只見在子鋒頭上的白煙,像有生命般引領著兩人前進。
 
兩人不發一言地跟著白煙前行,沿路上正宇偶爾會暫停步伐休息,看來還沒有從虛弱的狀態中恢復過來。
 
「喂,唔好死頂喎。」
 
子鋒看到正宇像是快要不行的樣子,忍不住開口說。
 




「我無事......係咪要再快啲?我得㗎。」
 
正宇想強裝沒有問題,但蹣跚的步伐卻騙不了人。
 
「你算罷啦,企都企唔穩。抖一抖先啦,如果唔係去到之前你死鬼咗就無意義啦。」
 
「唔得,我唔可以畀安映有事。」
 
子鋒好言相勸,但正宇的態度卻執著到有點異常。
 




「其實,我聽阿軒佢哋講,安映同你哋都係識得幾日,你有必要對佢咁執著咩?」
 
的確,以現在的情況來說,讓阿軒跟著子鋒,又或者子鋒一個去尋找安映,其實都能夠救出安映。
 
正宇的存在與否,對整件事影響不大,那麼為甚麼正宇執意要跟著子鋒去拯救安映呢?
 
「其實......我唔係第一次見安映。正確啲講,我其實識咗安映好耐。」
 
「識咗好耐?」
 




「係,不過我諗安映已經唔記得我,一齊......都係我嘅錯。」
 
子鋒邊聽著正宇的故事,邊緩慢地向著山裡前進。
 
除了能給予正宇一點時間恢復體力外,子鋒也想多點了解正宇對安映那種執著感的由來。
 
「所以,當時嘅你就捨棄咗安映,而你依家就純粹想做返補償?」
 
「補償......可能係嘅,但......我唔只想補償佢,我係真心為佢好,我希望見到佢開開心心。我......我從以前開始已經鍾意安映!」
 
正宇把和安映的經歷都說完後,子鋒便剛好停下了腳步。
 
「呢番說話,留返你自己同佢講啦。當然,係救咗佢之後再講啦。」
 
子鋒和正宇在山裡的行人道途中,遠離了正常行人道,往樹林中前進著。




 
而現在,白煙停留在樹林中的正中間,動也不動,似乎是到達了終點,但放眼四周,卻完全不見那道士和安映的蹤影。
 
「做咩停低咗?」
 
「唔係我想停,你睇團白煙。」
 
正宇看著在上方的那團白煙,此刻呈現靜止的狀態。
 
「咁啫係點?我哋跟甩咗個道士?」
 
「我哋無跟甩,團白煙嚟得呢度,呢度就一定係終點。只係唔知用咗咩方法匿埋咗啫。」
 
就在子鋒思考著如何找到突破口之際,在上方的白煙,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消失。
 




子鋒注意到這狀況,拿出了一瓶紅色的東西。
 
「呢樽係?」
 
「硃砂,睇嘢啦。」
 
子鋒把硃砂向著白煙一潑,純白的氣體馬上染上了紅紅的色彩。
 
在變成了紅色後,兩人看見這團紅煙,正以極少的數量慢慢向地上落下,鑽入了泥土之中。
 
「原來喺下面!跟實我啦,我哋依家就去救人兼收個道士皮!」
 
子鋒拉著正宇,口中默唸了數句咒語後,右腳用力一踏,兩人像是失重般向下墜落,然後來到了一個像是地洞般的地方。
 
這地洞雖然呈封閉的狀態,但仍能有看得到四周的情況,感覺陽光仍然能透進來似的。




 
而兩人身處的位置,雖然微弱,但仍能聽到好像有甚麼人在唸著甚麼奇怪的經文,感覺好不詭異。
 
而在這詭異的唸經聲中,正宇發現了一絲不同。
 
「安映!我依家嚟救你!」
 
正宇從唸經聲中竟聽到安映的呼喚,那是幻覺?還是真的聽到了安映的求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