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宇看著眼前這一幕,不敢相信竟會出現這種狀況。
 
原本手腳應該被釘著,身體十分虛弱的安映。
 
在發出了慘叫聲後,硬生生把被釘著的手腳拔了出來。
 
而且,她更用那穿透了手掌,沾滿了鮮血的釘子,刺向阿邦身上。
 
「點解......」
 




阿邦完全沒有想過安映會發動如此奇襲,腹部被釘子一下貫穿了。
 
受了安映的一擊後,阿邦掩著腹部跪在地上,大量鮮血從腹部流出。
 
「發生咩事?」
 
正宇還沒有從如此震撼的場面恢復過來,眼前又發生了異變。
 
只見阿邦整個人倒在地上,身體因失血而抖動著,臉上的表情仍是一副無法接受的模樣。
 




安映靠近了倒在地上的阿邦,把藏在身上的符咒貼在阿邦頭上。
 
然後便看到一絲黑氣從阿邦身體裡慢慢跑出來。
 
雖然正宇沒有親眼看到那道士把詛咒轉移給安映哥哥的過程,但從阿軒他們口中已經了解到當時的情況,正宇大概猜到現在的情況,心裡暗叫不妙。
 
這時正宇才發現子鋒沒有追上來,雖然不知道原因,但現在也只能由他想辦法了。
 
看到安映右手一直按著阿邦的頭,正宇嘗試慢慢靠近,希望能阻止安映。
 




「企喺度!」
 
安映的說話仿佛帶有魔力一般,正宇聽到後竟真的停下了腳步。
 
「你......唔係安映,你到底係邊個?」
 
正宇聽到安映的聲音,但本能地感到她有點不同,大膽地提出質問。
 
「哈,明明我係用緊佢把聲,點解你會發現?」
 
此時的安映,聲音不再是那甜美怡人的感覺,而是變成了一種低沉,略帶滄桑的感覺。
 
而更重要的,是正宇有聽過這把聲音!
 
「臭道士,係你?放咗安映!」




 
「你都傻傻地,我咁辛苦帶佢過嚟成為呢個詛咒嘅容器。邊有可能放過佢,你都係慢慢企喺度睇戲啦。」
 
正宇在聽著的同時,一直嘗試移動他的身體,但身體卻不受控,一步也無法前進。
 
「大師......點解......」
 
躺在地上的阿邦,聽到了二人的對話,他廢盡了全身的力氣擺動右手,抓著安映的手腕,氣若遊絲地質問對方。
 
「傻仔,怪就怪你信錯人啦,由始至終,你都係我嘅實驗品。我原本就諗住如果你失敗咗,我就再捉埋呢個女仔個阿哥過嚟去轉移呢個詛咒。呢個詛咒被我學過嘅降頭強大太多啦,我一定要得到佢。而你,我都好感激,感激你將你嘅血肉分畀我,等我嘅力量可以恢復得咁快。」
 
阿邦聽到後,兩眼死死地盯著安映,既後悔,又無奈。
只是,當中亦有一點愧疚,大概是人之將死的關係,阿邦突然覺得,如果他沒有聽那道士的說話,至少不會連累到安映。
 
「安映,韋洛......對唔住......」




 
「死到臨頭都仲幫其他人諗,真係太感人啦。為咗你好,我會好好咁善用呢個詛咒同呢個女仔嘅身體。」
 
安映手上用力一按,黑氣從阿邦體內激發而出,阿邦徹底失去知覺,暈死過去。
 
只見黑氣被之前從阿榮體內抽出時更加巨大。
 
「果然,每殺一個人,個詛咒力量就會增強。真係好想知道放任呢個詛咒一直殺人,會成長到咩地步。」
 
安映雙目發光地看著這團黑氣,仿佛看到甚麼寶藏似的。
 
「過嚟啦,呢個軀體係你㗎啦!」
 
安映張開雙手,迎接著飄向她的那團黑氣。
 




難道正宇只能在旁邊看著這一切的發生?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