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話我輸咗?」
 
「無錯,我相信你一早已經察覺,我做咁多嘢都只係為咗拖時間。而依家,時間到啦,你再唔係我對手。」
 
道士自信地看著子鋒,然後手中結印。
 
「臭小鬼,去死啦!」
 
道士完成結印後,兩手指向子鋒,但子鋒卻沒半點緊張,只是靜靜地看著。
 


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過了短短數秒後,道士終於發現了不妥。
 
「點會咁?無可能......再嚟,急急如律令,欶!」
 
道士發現手印無效後,臉上馬上蒙上了一層陰影,頭髮亦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變白,他仍不明白為甚麼結印會失效。
 
「一早叫你收手㗎啦,又唔聽。依家你控制唔到個詛咒仲被反噬,就算後悔都嚟唔切㗎啦。」
 
「無理由,明明我已經操控咗個女仔......係你,你做咗啲咩?」
 


「你唔駛咁激動,我咩都無做。」
 
「無可能,如果無人阻止,個詛咒應該已經為我所用!一定係你!」
 
子鋒看到道士像瘋了般看著自己,不禁輕輕嘆了口氣。
 
「其實本來你拖延嘅戰術係成功嘅,天命叔喺我出發前已經提咗我,對付道士同鬼怪唔同,唔可以太仁慈,但結果我都係被你成功拖延到時間。呢次我都叫上咗一課,既然你咁想知道點解會無效,不如你直接問佢啦。」
 
子鋒向入口位置指了一指,只見安映和正宇已經來到入口處,慢慢走向子鋒。
 


「哇,乜個女仔傷成咁呀?」
 
子鋒看著安映的四肢血跡斑斑,臉色蒼白如雪,不禁皺了皺眉,然後看了道士一眼,像在後悔沒有早早收拾他一樣。
 
「你唔好淨係望啦,快啲幫下個女仔啦。」
 
只見安映對著子鋒大喊,語氣中好像在說別人的事一樣。
 
「得啦,你唔好再郁啦,我依家過嚟。」
 
子鋒聽到後馬上來到安映身旁,緊急處理安映身上的傷口。
 
「搞掂,你唔好喺佢度啦,快啲出返嚟等佢抖下啦。」
 
「知啦,正宇你過嚟扶實安映。」


 
正宇聽到「安映」的呼喚後,馬上過來扶著安映,然後一秒前仍在說話的她,此刻卻像脫力了般暈倒在正宇身上。
 
三人分明在處理著安映的事情,但根據談話內容,卻像是有四個人一樣,到底怎麼回事呢?
 
「原來......原來係咁!仲話咩正派邪派,你自己咪又係用鬼仔嚟幫你!」
 
道士在旁邊看到三人,突然明白了甚麼。
 
「鬼仔?唉,你真係搞錯晒。」
 
「我先唔係咩鬼仔,臭道士!」
 
在子鋒回應的同時,他的身旁顯現了一個模糊的影像,慢慢的,那影像變得愈來愈實在,甚至能看到她的外觀,是一名樣貌清秀的少女。
 


「你唔係鬼仔係啲咩?唔通......無可能......」
 
「就算係靈體,只要行正道一樣可以修煉成仙,關鍵睇你選擇行條咩路。不過,你啱啱已經放棄咗呢條正路。」
 
道士難以置信地看著子鋒,不願意相信他的說話。
 
「我咪講咗我唔係咩鬼仔囉!不過你啲邪門歪道,唔覺得我哋可以修成正果一啲都唔出奇。」
 
「算啦小詠,唔好同佢講咁多啦,中咗『一筒歸西』嗰個人呢?」
 
「你話阿邦呀嘛,喺我上咗安映身之後,佢就走甩咗,我諗佢應該唔得㗎啦。」
 
「連你都阻唔到佢?」
 
「無辦法啦,個臭道士用鬼仔操控住安映,我又要趕走隻鬼仔,又要保住安映嘅靈魂同軀殼,無辦法之下只可以任得佢走。」


 
「唉,唯有盡力試下搵佢啦,唔好講啦,我哋快啲出去,仲要送安映去醫院。」
 
「咁個道士點?」
 
小詠指了指仍在混亂狀態中的道士。
 
「帶埋佢出去啦,睇怕佢都做唔到啲咩㗎啦。等佢出去接受應有嘅懲罰啦。不過佢咁嘅狀態......小詠,要拜託你幫幫手上佢身啦,我想盡快離開呢度。」
 
小詠聽到後露出一臉嫌惡的神情,然後望向子鋒。
 
「乖啦,呢度得你可以上佢身帶佢走㗎咋。」
 
「唉......好啦。」
 


正當小詠準備動手之際,道士突然發狂。
 
「我無輸!我唔承認!我唔承認!就算我要死,都要拉埋你哋陪葬!」
 
子鋒和小詠察覺到不妥,便想馬上制止那道士。
 
只是道士的動作比他們更快,當他們意識到道士有異時,他已用小刀刺穿了自己的心臟。
 
然後地洞裡傳來猛烈的震盪。
 
「仆街,臨死都要搞咁多嘢!正宇,我哋要即刻走啦,跟實我;小詠,安映就交畀你啦!次次都唔畀我輕輕鬆鬆搞掂!」
 
子鋒話音剛落,所處的洞穴便開始出現崩塌,三人一靈體只好馬上逃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