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臭道士整埋晒啲陰濕嘢,邊有人預咗自己會死,仲要預埋搵人陪葬!小心!」
 
子鋒邊跑邊抱怨,還得照顧著身為一般人的正宇,伸手拉了正宇一把,避開了頭上的落石。
 
「你咪講咁多嘢啦,快啲搵路走啦。」
 
小詠再次附身在安映身上,緊跟著子鋒,讓子鋒可以少一分顧慮。
 
「咪搵緊囉,個道士如果唔係行歪路嘅話,應該喺陣法方面會有一番成就。」
 




「點解咁講?」
 
小詠好奇地問。
 
「因為......我到依家都搵唔到出口囉!」
 
「吓?咁點算,正宇就嚟頂唔順,安映個殼都捱唔到好耐。」
 
「我......我無事,最緊要可以令安映安全出返去。」
 




雖然聽得出正宇有點勉強自己,但仍未到完全走不動的狀態。
 
只是,再拖下去三人一靈體可能會被埋在地洞裡不見天日。
 
「無辦法啦,搏一搏啦。你兩個過嚟我身邊,唔好踩到我個陣呀。」
 
子鋒邊說邊在地上以朱砂刻劃出一個陣法。
 
「子鋒,得未呀,就嚟冧啦。」
 




「唔好吹啦,得啦!祖師爺保祐呀!」
 
子鋒結好手印,嘴上不斷唸咒,直至地洞頂端崩塌,大量沙石落在他們身上,三人就這樣被沙石活活埋葬。
 
「沙沙,沙沙」
 
在沙泥中突然響起了這樣奇怪的聲音,然後,一隻手從泥裡破土而出。要是附近有人在的話,大概會嚇個半死吧。
 
「出,出嚟啦!」
 
重見光明的子鋒,激動地大喊了一聲。
 
「呸呸,次次同你一齊去捉邪驅鬼都無好事發生。」
 
小詠操控著安映的身體,把身上和口裡的泥土全部弄掉。




 
「仲好講,如果個維園阿叔肯自己嚟嘅話,駛鬼搞成咁咩。好在臨尾個陣有效啫,如果唔係都唔知點算。咦?正宇呢?」
 
「喺呢度呀,快啲幫手拉佢出嚟啦。」
 
子鋒見狀馬上來到小詠旁邊,用力把正宇拉出來。
 
雖然正宇仍然清醒,但看來已經疲憊不堪。
 
「哇,你個樣好唔掂喎。」
 
「我無事......你哋快啲,快啲帶安映去醫院,我擔心佢身體有咩事。」
 
正宇的精神明顯已快要到達極限,卻仍然以安映的身體為先,看來安映在他心中的確佔了很重要的一席位。
 




「得啦,放心啦。出到嚟就唔會有事㗎啦,我依家即刻送你同安映去醫院。小詠你暫時附身喺安映度先,等救護車嚟度先離開佢身體啦,我照顧唔到兩個人。」
 
小詠點頭示意明白,子鋒亦拿出手機報告了現況。
 
「搞掂,好快有白車過嚟,你哋抖下啦。總算無驚無險完成今次件事。」
 
子鋒伸了伸腰,看來今次的事件也令他感到疲累。
 
正當三人在原地休息,等候救援之際,在三人身後不遠處,亦出現了「沙沙,沙沙」的聲音,一隻奇怪的手從泥裡破土而出。
 
難道,那道士仍未死去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