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緊張地看著那隻怪手,但那隻手伸出來後便沒有了動靜,眼前的情形就像是土裡突然生出了一隻怪手出來,狀甚詭異。
 
「子鋒,唔會係個道士啩?」
 
「應該唔係,佢頭先擺明想玉石俱焚,就算佢捅唔死自己,都應該監生活埋咗佢先啱。」
 
子鋒回應了正宇的提問後,示意兩人停在原地,自己則走上前觀察情況。
 
當子鋒走近後,看到那隻泛紫的怪手,從外觀看起來應是男性的手掌。
 




子鋒看這怪手再沒有任何動靜,便嘗試再靠近一點。
 
「無反應,你兩個自己小心,我依家試下拉佢出嚟。」
 
「吓?萬一佢真係個道士,你拉佢出嚟襲擊你點算?」
 
「唔駛擔心,隻手雖然係男人手,但比起頭先個道士粗糙得多。而且佢隻開始變紫,估計應該死咗。」
 
子鋒無視了正宇的勸告,走近那隻怪手,用力地嘗試把那隻怪手的主人給拉出來。
 




「仆街,咁鬼死重嘅!我唔信拉你唔出!」
 
子鋒大喝一聲,運用全身的力量把那怪手給拉出來。
 
只見拉出來的真的是一具屍體,而且這具屍體,小詠和正宇剛剛才跟他接觸過。
 
對,這具屍體正正是阿邦。
 
只見他整個人腫脹起來,口裡亦被塞滿了一隻又一隻的麻將。
 




「點解會咁,佢頭先唔係走咗嘅咩?」
 
正宇不敢相信眼前的屍體竟會是阿邦本人。
 
「我諗最奇怪嘅係,佢點會有咁多麻雀塞到落佢個身入面。」
 
小詠對阿邦死去並沒有表現得很錯愕,反而更著眼於作為致死原因的麻將從何而來。
 
子鋒也沒有顯得十分錯愕,畢竟歷練多了,甚麼東西也接觸過,屍體對他來說已算不上甚麼。
 
此刻的子鋒,看來也對屍體裡被塞滿了麻將的情況產生了疑問。
 
他把屍體拉上來後,仔細觀察嘴巴內的東西,以及阿邦手上緊抓著的麻將。
 
「全部都係真嘢嚟......到底點解會有咁多麻雀喺度呢?」




 
子鋒沉思了一會,把屍體輕輕挪開後,便開始搜尋著屍體背後的位置,然後發現了不尋常的地方。
 
「小詠,你頭先咪問啲麻雀邊度嚟嘅,你自己睇下。」
 
小詠走到子鋒旁邊,然後竟發現泥土裡放了好幾個用來存放麻將的膠盒。
 
「吓?好地地邊個會放啲麻雀盒喺度呀?」
 
「我估係阿邦嚟呢度嗰陣無意識咁拎過嚟,你睇下啲盒同麻雀幾新淨。」
 
「但唔係話個道士會控制到個詛咒咩?到時啲麻雀咪無用囉?同埋個道士無理唔察覺阿邦拎啲麻雀過嚟㗎?」
 
「可能由始至終,就算我哋唔插手,個道士都無辦法控制到個詛咒,所以阿邦可能註定點都係要死。至於個道士有無察覺到阿邦拎呢啲嘢過嚟,同埋點解無阻止佢,我諗得佢先知。」
 




正宇聽兩人說到這裡,忍不住搭話。
 
「你哋咁講,啫係個道士其實都無辦法轉移到詛咒去第二度?咁安映哥哥係咪無得救?」
 
子鋒和小詠對望了一眼,然後有默契地搭著正宇的肩膀,兩人一起說。
 
「放心啦,天命叔話有得搞就有得搞㗎啦。」
 
雖然只是簡單的一句說話,但正宇卻能感受到說話中的份量,不安的心情亦馬上平靜下來。
 
在白車來到後,小詠便離開了安映的身體,正宇和安映二人便登上白車前往醫院接受治療。
 
而子鋒則留在現場跟調查的人員進行協調,熟練地回答著他們的問題。
 
大概阿邦死亡的情況,亦會像輝仔和阿榮一樣,被強行壓下去吧。




 
子鋒對這樣的處理當然十分感激,畢竟並不想因此而惹上甚麼麻煩。
 
而這漫長的一夜終於迎來終結,雖然阿邦是救不回來,但至少安映保住了性命,這應該算是順利地完成了任務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