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宇和安映到達醫院後,經診斷後正宇只是疲勞過度,沒有大礙,隨時可以出院。
 
相反安映的情況則比較嚴重,送進醫院的同時便被送進手術室去。
 
「安映佢點呀?」
 
出現在正宇面前的,正是安映的哥哥 — 韋洛。
 
正宇正奇怪為甚麼韋洛會出現在這裡,然後他看到緊隨其後的阿軒、哲瑋和怡欣,三人臉上帶著一片歉意,正宇馬上理解到應該是告知三人現況時,韋洛亦聽到有關情況,所以才會出現在醫院。
 




「安映佢......做緊手術,不過應該無事嘅。」
 
韋洛聽到後,看著亮了燈的手術室,用力地打向牆上,然後對著空氣大喊。
 
「個詛咒係我惹返嚟,要搞就搞我!做咩要搞我阿妹!點解?」
 
韋洛的叫喊聲惹來了旁人的側目,鄰近的護士亦想靠近了解情況,阿軒三人見狀便主動跟對方解釋,才沒有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你......你冷靜啲先,我頭先同安映一齊搭車過嚟,雖然佢有受傷,但佢臉色唔錯,應該完咗手術就無事㗎啦。」
 




聽到正宇的說話後,韋洛嘗試逼使自己冷靜下來。
 
「嗯,希望佢真係無事,如果唔係,我會內咎一......世......」
 
韋洛說到最後時,聲音低得幾乎沒有人能聽到,語氣中充滿了不確定性,大概是想到了他的所謂一世,可能還剩下短短數天而已。
 
正宇察覺到韋洛的不妥,正想安慰韋洛時,手術室的門被推開了。
 
只見安映躺在床上,韋洛馬上跑向安映,卻被醫生和護士攔下來。
 




「我,我係佢哥哥,我想問佢依家點呀?佢無事呀嘛?」
 
「先生你冷靜啲先,啱啱嘅手術非常成功,只係病人嘅身體比較虛弱,暫時要留院觀察。」
 
目送著安映送入病房,卻未能在身邊照顧她,韋洛顯得有些無奈,卻又不敢大吵大鬧,怕影響了安映的休養。
 
強壓下心中的不安,韋洛向醫生詢問。
 
「我可唔可以去陪下我阿妹?」
 
「等護士安頓好佢之後,會話你知病床號碼同探病時間,依家你可以幫佢登記咗入院先,登記完成應該可以探病㗎啦。」
 
韋洛聽罷便打算跟從醫生的指示前往登記處,正宇本想陪同韋洛一起,卻被韋洛婉拒。
 
「唔駛陪我去啦,如果陣間可以入去探病,你代我去陪下安映,同佢講聲係阿哥唔好,搞到佢咁。」




 
「呢層無問題,但你親口同佢講好似好啲。」
 
韋洛搖了搖頭,迴避了正宇的說話。
 
「雖然安映同你只係識咗幾日,但我感覺得到你對佢好好,同埋安映睇人眼光一向都唔錯,而且發生啲咁嘅事你都肯去幫佢同陪住佢,我真係好多謝你。希望你可以繼續對佢好好啦。」
 
正宇聽到這番說話,想起自己過往曾離棄過安映,加上現在對安映的感情,便對韋洛堅定地點了點頭。
 
「咁就得啦,我幫安映登記入院先,你陣間去陪下安映啦。仲有,你身邊呢幾位朋友,我都好多謝佢哋,安映識到你哋真係太好啦。」
 
話畢,韋洛便獨自乘坐升降機返回大堂。
 
阿軒他們在韋洛離開後,便靠近正宇詢問他的情況,大家聊了一會,大致上了解情況後,一名護士慢慢接近他們。
 




「你哋邊位喺蔡安映屋企人?」
 
「我哋係佢朋友,佢哥哥落咗去同安映搞入院手續,請問係咪可以入去啦?」
 
「病人依家仲瞓緊,等麻醉藥過咗之後就會慢慢醒返。佢身體狀況應該無乜太大問題,但要靜靜地休養,你哋如果要探病嘅可以入去,但注意唔好太大聲,會阻到病人休息。」
 
護士交代完畢後,四人便進入病房。
 
正宇看到安映那稍為恢復了血的臉容,心裡頓時輕鬆了不少。
 
在確認了安映沒有大礙後,四人商量了一下,決定只留下怡欣陪伴安映,如果安映清醒了四人亦能馬上得知。
 
「韋洛佢咁耐都未上嚟嘅?」
 
「可能要填啲咩入院表格同對資料啩。」




 
「咁我哋不如落去大堂搵佢,話聲佢知安映無事,順便可以搵個地方畀正宇休息下。」
 
三人來到醫院大堂,卻不見韋洛的身影,向護士查詢後,只知道安映的入院手術早已辦妥。
 
那韋洛到底哪裡去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