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映阿哥無啦啦走咗去邊?」
 
「係囉,安映依家仲喺醫院,佢唔留低照顧佢走咗去邊?」
 
阿軒和哲瑋感到奇怪,而正宇則在回想剛剛韋洛跟他的說話。
 
「你代我去陪下安映,同佢講聲係阿哥唔好,搞到佢咁。」
 
「我真係好多謝你。希望你可以繼續對佢好好啦。」
 




正宇想到這邊,便向醫院入口處跑去。
 
走到醫院外,正宇漫無目的地在醫院附近尋找著韋洛的身影。
 
「正宇你搞咩呀?無啦啦跑出嚟,你身體仲未好返晒㗎。」
 
「唔係呀!阿軒你聽我講,頭先韋洛喺醫院同我講咗幾句好奇怪嘅說話。就好似.....」
 
「好似咩呀?」
 




「好似係道別,又好似係遺言咁。話咩多謝我哋,又叫我好好睇住安映。」
 
「吓?」
 
正當正宇三人在入口處找尋韋洛時,便感到手機震動一下,是怡欣發來的訊息。
 
「安映醒咗,可以上嚟。」
 
三人互相對望了一下,決定先上去看看安映的情況。
 




「陣間,暫時唔好同安映講佢哥哥唔知去咗邊。」
 
正宇稍為提醒兩人,便向病房前去。
 
只見安映臉色比剛剛有好了一點,微微張開的雙眼,明顯感到十分疲累。
 
「安映,你醒啦?」
 
正宇來到安映旁邊,用手輕輕摸了摸安映的頭。
 
大概因為剛醒來的關係,安映還不能說些甚麼,但正宇像是會讀心般,了解安映的意思。
 
「我無事,其他人都無事。」
 
安映嘴唇微微動了一下,做了「阿邦」的口形。




 
「佢......走咗啦。」
 
安映聽到後,閉起了雙目,輕嘆了一下。
 
「不過你放心啦,我哋已經搵咗個師傅幫手,佢好犀利㗎,佢話一定可以幫手解開到個詛咒,所以你可以放心。」
 
正宇的說話傳到安映的耳內,雖然因為麻醉藥的影響下,未能好好表達出自己的感受,但旁人都能明顯感到安映露出了久違的淺笑。
 
「好啦,安映你再休息下,我哋都要去搵師傅商量下跟住落嚟點做啦,你安心休息啦。」
 
正宇為免安映提起韋洛的事情,便打算盡快離開。
 
安映好像察覺到有甚麼不對,使盡全身的力氣,輕輕抓著正宇的右手。
 




「放心休息,醒返嘅時候會有好消息話你知㗎啦。」
 
正宇再次輕撫了安映的頭,安映感受到正宇手心的溫暖後,緩緩地又進入了夢鄉。
 
離開了病房後,三人馬上跟怡欣說明了現況。
 
「吓?唔見咗?佢唔係覺得自己連累咗安映,所以自己走咗去呀?」
 
怡欣的一句話,點出了韋洛突然消失的原因。
 
「咁依家點算呀?」
 
「仲點算,梗係分頭搵啦。」
 
「人海茫茫,點搵呀?」




 
「我哋不如去一次天命道堂,搵佢哋幫手啦。」
 
阿軒想了一想,便向三人提議,三人也認同這方法,於是便再次向天命道堂出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