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軒,點呀,搵到方法救韋洛未呀?」
 
「係囉,聽安映講韋洛得返幾日時間,趕唔趕得切救佢呀?」
 
離開了道堂的阿軒,約了怡欣和哲瑋碰面。
 
「呢層......天命師傅淨係叫我哋等,話咩時間到韋洛自然會出現。」
 
「吓?唔係啩,陣間會唔會又好似之前個臭道士咁㗎?」
 




「我諗唔會嘅,既然子鋒救得到安映佢哋,天命叔係佢師傅應該更加犀利,我估無問題嘅。係啦,正宇呢?」
 
「佢?咪講咗囉,佢知道安映精神返啲之後,就趕咗我出房啦。我見佢表情有啲嚴肅,唔係有咩事呀?」
 
聽到怡欣的說話,阿軒簡單地交代了在天命道堂發生的事情。
 
「啫係我哋幾個無啦啦叉隻埋嚟,其實係因為正宇條衰仔之前對唔住過安映?」
 
阿軒對哲瑋點了點頭。
 




「所以天命師傅話要正宇解決佢以前種下嘅因,咁之後先會無事。」
 
「算啦,我哋幾個都無穿無爛,我反而擔心正宇咋,佢頭先個樣係勁認真,我驚佢同安映傾唔掂會做傻事。」
 
「條衰仔好硬淨,無事嘅,就算被安映飛咗都好快復原,何況佢哋都未正式一齊,都唔算被女飛呀。」
 
哲瑋話音剛落,便被怡欣施以鐵拳制裁。
 
「亂講嘢呀啦!希望佢兩個可以無事啦。」
 




「咩啫,我講事實咋嘛。嗱,唔好再打呀。」
 
兩人吵鬧期間,電話同時傳來了收到訊息的聲音。
 
「我搞掂啦,你哋可以上嚟。」
 
三人看罷,便一起走向安映的病房,只見正宇緊緊抓著安映的雙手,臉上散發著幸福的笑容,而安映亦有點羞澀的樣子,看來是沒有問題了。
 
正當哲瑋又想亂說話時,腹部已中了怡欣一拳,痛得不能說話。
 
阿軒也沒有理會胡鬧的二人,徑自走向正宇和安映。
 
「安映你好似好返啲啦喎?」
 
「係,雖然仲係有啲攰,但基本上都無乜嘢。係呢,我想問我哥哥嘅情況。」




 
阿軒聽罷,看了正宇一眼,正宇肯定地點了點頭以作回應。
 
「天命師傅話無問題,叫我哋繼續等就得,佢話時機一到你哥哥就會出現。」
 
「嗯......」
 
「安映你放心啦,我親身同天命師傅個徒弟一齊去搵你,佢哋係有真材實料,唔會有事㗎。」
 
「我信你......只係,一日件事未解決,我一日都唔放心啫。」
 
安映輕輕嘆了口氣,即使正宇緊緊地抓著她雙手,似乎並未能令安映完全放心。
 
「咁啦安映,呢幾日我同怡欣,哲瑋會再去搵下韋洛,如果早啲搵到嘅,我哋會通知天命師傅幫手㗎啦。」
 




「係啦安映,你諗下你哥哥有機會去咗邊,我哋盡量去試下搵唔搵到佢。」
 
聽到正宇的提議後,安映陷入了沉思,然後提出了好幾個地方。
 
「好啦,咁你休息下啦,我同佢哋出發去搵你哥哥。」
 
「好,你哋自己小心。」
 
眾人跟安映說了幾句後,便識趣地離開了病房,讓正宇多陪安映一陣子。
 
待正宇也歸隊後,四人商議了一會後,便出發尋找韋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