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眾人如何努力,事情卻沒有半點進展。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安映的擔憂也一天比一天嚴重。
 
雖然安映沒有說甚麼,但正宇仍能感受到安映那焦慮的情緒。
 
「你哋幾個有無收鑊?」
 
「無啦,香港話大唔大,但話細都唔細㗎。一個人有心要匿埋,點會咁易被我哋搵到先得㗎。」
 




「咪嘈啦哲瑋,搵唔到都要繼續搵㗎,依家已經第五日,安映哥哥時間無多㗎啦。」
 
「計我話我哋駛鬼搵咩,既然嗰個咩天命師傅咁勁,我哋咪聽佢講慢慢等下囉。」
 
「你個死懶鬼唔想搵就咪鬼咁多藉口。」
 
怡欣和哲瑋你一言我一語,阿軒忍不住說。
 
「你哋兩個靜下啦,畀正宇抖下,佢又要搵人又要照顧安映,已經好攰㗎啦。」
 




聽罷,二人不好意思地看著正宇。
 
「唔會,我無事,多謝你幾個陪我搵就真啦。係啦,大家都攰㗎啦,今日我哋暫時停一停,各自返屋企休息下先啦。」
 
「吓,咁又唔駛,我頭先講下啫,我仲可以繼續搵㗎。」
 
「係囉,你咪聽個死人哲瑋講啦,我哋仲可以繼續㗎喎。你......係咪嬲我哋頭先咁講嘢?」
 
「唔係,我無嬲,不過我哋已經搵過晒安映講嘅地方,再咁樣漫無目的搵落去都唔係辦法,你哋返去抖下啦,我有咩會打畀你哋㗎啦。」
 




二人再向正宇說了幾句,但正宇已下了決定,二人只好無奈地離去。
 
「阿軒你都攰啦,你都返去先啦,我留喺度陪下安映。」
 
阿軒像聽不到正宇的說話,眉頭緊皺像在想甚麼似的。
 
「阿軒?阿軒?」
 
「吓?你叫我呀?咦,佢兩個幾時走咗㗎?」
 
「無,我見要搵嘅地方都搵晒,同埋大家都搵咗咁多日,我咪叫佢哋走先囉。你無嘢呀?諗嘢諗到出晒神咁。」
 
「其實,我頭先喺度諗,之前我去搵天命師傅嗰陣,安映咪被個臭道士捉咗嘅,當時我見子鋒只要有你嘅物件,已經可以搵到你,我唔明點解要等啫。」
 
「你咁講......唔通佢哋根本無辦法救到安映哥哥,所以求其講啲嘢拖住我哋?」




 
正宇聽到這裡,內心不禁著急起來。
 
「你冷靜啲,我唔係咁嘅意思,我只係奇怪點解佢哋唔主動搵安映哥哥啫......」
 
阿軒說罷,也感到自己話裡的矛盾處。
 
「係囉,你自己都解釋唔到!咪啦,我去多次道堂搵佢哋,今次無論點都要捉佢哋嚟幫手。」
 
「喂,正宇,等埋我呀!」
 
兩人想到不妙之處,便即時動身來到天命道堂。
 
「天命師傅,天命師傅,開門呀,我喺正宇呀,早幾日嚟講呢度㗎。」
 




「正宇你冷靜啲先,可能咁啱出咗去啫。」
 
正宇沒有理會阿軒的說話,繼續拍打大門。
 
「喂,嘈完未呀!」
 
正宇的叫喊和拍門聲,驚動了道堂旁邊的住客。
 
「唔好意思,我朋友佢有啲急事要搵道堂個師傅,所以先會咁嘈,搞到你哋真係唔好意思。」
 
在阿軒向旁人賠不是的期間,正宇依舊拍打著大門。
 
「吓?你搵天命師傅?佢早兩日同佢個徒弟執晒嘢拖晒喼咁,似係出咗去有嘢做喎。」
 
「係咁你知唔知佢哋幾時會返?」




 
「呢層唔定㗎喎,佢哋有時出去幾日,有時出去幾個星期,最長嗰次好似都成半年唔喺度。」
 
「咁唔該晒你先......正宇,走啦,天命師傅唔喺度呀。」
 
「我唔走,依家無時間再諗其他方法,得返佢可以幫到安映哥哥,我一定要喺度等佢返嚟。」
 
「就算要等都唔駛喺門口等㗎,走啦。」
 
阿軒好不容易把正宇拉走,但事情突然出現這戲劇性的轉變,這下真的是無計可施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