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天命道堂後,兩人漫無目的地在街上徘徊。
 
途中安映曾發短訊給正宇,正宇只是簡單回應了兩句,沒有提及找不到天命師傅的事情。
 
「死啦,咁依家點算呀?韋洛又搵唔到,師傅又唔見埋,我仲點面對安映?」
 
「冷靜啲先,搵唔到人都唔係你問題,你唔駛咁自責,安映佢都會明嘅。」
 
「就算佢真係明,我都無辦法接受。係天命師傅叫我去解開心結,我做完之後佢先嚟失蹤,咪啫係要我再傷害安映多一次。」
 




「唔好咁諗啦,發生呢啲事都無人想。而且,天命師傅叫我哋等㗎嘛,話唔定時間一到佢就會出現呢。」
 
阿軒用他那連自己都不相信的說話安慰著正宇,腦海則思考著整件事。
 
「咁萬一時間到咗但佢無出現呢?」
 
正宇的提問十分合理,從天命道堂沒有開門的狀態,加上附近住客的證言,會有這樣的懷疑可說是無可厚非。
 
只是,事情到了這地步,他們已沒有甚麼可以做了。
 




「喂,正宇,你望下。」
 
「望咩呀?係咪天命師傅呀?」
 
正宇回頭一看,只見不遠處有一個熟悉的身影走過。
 
「阿軒,我無睇錯呀嘛?嗰個咪......韋洛?」
 
「我都見到,唔好灰心住啦,追上去啦。」
 




雖然兩人知道,天命師傅不在的情況下,即使找到韋洛也沒有甚麼作用。
 
但能做的事情就是要先做,兩人有默契地接近那熟悉的身影。
 
由於兩人不知道韋洛發現他們後,會做些甚麼,也不肯定能確實抓住他,故兩人小心翼翼地,在不被發現的前提下追了上去。
 
在跟蹤了一段時間後,韋洛獨自進入了一楝舊式的唐樓。
 
兩人在外面等了一會,卻未見韋洛再次出現。
 
「依家點算,追上去?」
 
「我驚一上佢就發現我哋,一係我哋再等下。」
 
「都好,不過呢度望落有啲熟。」




 
阿軒四處將望,總感覺有種熟悉的感覺。
 
「呢度過兩條就係安映住嗰間醫院,上次我哋周圍搵韋洛都有嚟過呢邊。」
 
「原來係咁,到底韋洛做咩要玩失蹤之後又匿埋喺呢度?佢唔會好似阿邦咁,想搵安映做替死鬼啩?」
 
「我諗唔係,好似我嗰日咁講,佢係特登離開唔出現喺安映面前。或者,佢係想喺走之前見安映最後一面。不過我哋一直都有人陪安映,所以佢搵唔到機會。」
 
「咁嘅話,我哋今日唔喺醫院,佢咪......」
 
「無錯,好有可能佢會襯我哋唔喺度去醫院搵安映,到時我哋就可以知道佢想點。」
 
「咁我哋唯有繼續等啦。」
 




兩人互相交換想法後,決定繼續在大樓外樓等待韋洛。
 
在等待的過程中,兩人都想到同一個問題,但又強逼自己暫時拋諸腦後。
 
又或許,兩人心底裡還是寄望著天命叔所說「時候到就會出現」的說法。
 
等了又等,等了又等,兩人不知不覺已經等到了深夜。
 
「正宇,你睇!」
 
阿軒拍了拍正宇的手臂,才注意到韋洛明顯經過喬裝才從大樓走出來,要不是兩人一直守在這裡,恐怕走在街上不會認得出來。
 
只見他鬼鬼祟崇地向著醫院前進,然後襯著醫護人員不注意,偷偷走進大樓裡,而在進去前,韋洛穿起了另一件外套和戴上了帽子,明顯不想讓人知道他有來過。
 
「佢入咗去啦,我哋兩個咁礙眼好難跟上去。」




 
「交畀我啦,我陣間去吸引啲人注意,你承機追上去啦。」
 
阿軒說完,就大搖大擺走進醫院,把還在當值的職員視線都吸引住。
 
正宇則襯著這時間跑到大樓裡,然後很快來到安映的病房前。
 
果然猜得不錯,韋洛真的來到安映的房間,但,他到底想做些甚麼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