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宇和阿軒俏俏躲在病房外,不敢貿然行動。
 
在等待的過程中,只見韋洛靜靜地坐在安映身旁,一聲不響,完全無法猜透他的想法。
 
「阿妹,睇到你識到一班好朋友,我就安心啦。就算以後無我陪你,你都應該無問題嘅。」
 
病房內傳來韋洛的聲音,在外面的兩人屏息以待,嘗試聽取韋洛的說話。
 
可惜的是,除了第一句說話外,韋洛像是有意把聲音壓低,令兩人無法得知說話內容。
 




「正宇,你聽唔聽到佢講咩呀?」
 
正宇皺著眉搖了搖頭。
 
阿軒嘗試集中聆聽韋洛的說話,但只隱約聽到說話聲,卻無法得知說話的內容。
 
過了一會後,韋洛輕輕撫摸了安映的頭。
 
「好啦,阿哥要走啦,以後要好好照顧自己啦。」
 




安映雖然仍在入眠,但眼皮跳動了一下,右手輕輕抓著韋洛的衣服。
 
「哥......」
 
韋洛輕輕撥開安映的右手,然後右手輕輕在安映臉上晃動了一下。
 
本來意欲醒來的安映,眼皮停止了跳動,又陷入了昏睡的狀態。
 
正宇看到這裡,再也按捺不住,走到病房裡。
 




阿軒本想阻止正宇,但無奈正宇行動比阿軒更快,阿軒只能睜眼看著正宇進去,而自己則繼續躲藏起來,準備隨時支援正宇。
 
「你對安映做咗啲咩?」
 
韋洛轉過頭來看著正宇,似乎對他的出現並不意外。
 
「我只係令佢可以瞓返覺好嘅啫。放心,佢係我個妹,我只係嚟同佢講聲再見,唔會對佢做啲咩。」
 
「再見?韋洛,你聽我講,我哋搵到個師傅,佢話可以幫到你。」
 
「無用㗎,我唔想好似阿邦咁,又要搵人做替死鬼。」
 
「你放心啦,個師傅話有辦法解決,而且唔駛將個詛咒轉去其他人身上。」
 
聽到這裡,韋洛突然停頓了一下,然後正宇感到房內氣溫好像變低了不少,而韋洛的語氣亦有所改變。




 
「係咩?咁個師傅喺邊?」
 
「個師傅暫時唔喺度,但我哋可以上佢道堂度等佢,佢應承咗時機一到就會幫你。」
 
「我係問你,個師傅喺邊呀!」
 
韋洛聲音突然變得十分低沉,說話裡有種刺骨的寒氣,令正宇不自覺地退後了一步。
 
「你,唔係韋洛,你係邊個?」
 
「我問你個道士喺邊呀!」
 
韋洛沒有回應正宇,繼續追問天命師傅的下落。
 




「我唔知,不過佢話時機到就會出現。你......收手啦。」
 
正宇幾乎已肯定眼前的不是韋洛。
 
「收咩手呀,呢個男人條命係我㗎!叫個道士唔好多管閒事,交返嗰兩隻麻雀出嚟!」
 
韋洛提高了聲量,說話的同時帶著一股無形的力量,使正宇不自覺地屈膝跪到地上。
 
「韋洛,我知你聽到㗎,你清醒下啦,我哋一齊去搵天命師傅幫你手啦。」
 
「我唔駛人幫!你唔話我知個道士喺邊呀嘛,我就用你引佢出嚟。」
 
只見韋洛從腰間拔出了一把小刀,慢慢走向正宇。
 
當正宇以為自己要命喪於此時,眼前突然出現一道溫暖的火光。




 
「急急如律令,欶!」
 
火光消失的同時,病房內只剩下韋洛和安映,正宇已然消失不見。
 
「臭道士唔駛旨意阻頭阻勢!」
 
韋洛一語既畢,便從病房離開,追尋著正宇的下落。
 
「子鋒,點解你會喺度嘅?唔係喎,頭先韋洛出現喺病房,你快啲去幫佢啦。」
 
「唉,今次你好心做壞事啦。天命叔咪講咗叫你哋等㗎囉,你哋喺都要搞咁多嘢。」
 
子鋒拉著正宇前行,口裡帶著責備的語氣。
 




「我哋諗住早啲搵到韋洛,你哋可以早啲幫佢解決件事。」
 
「天命叔咪講咗時機未到囉!唉,不過依家無辦法啦,唯有夾硬嚟啦。」
 
子鋒說話的同時,在地上撒了一個又一個的銅錢,明顯是給人引路。
 
「唔駛追得咁快呀?正宇,我哋要加速啦,目標係天台!」
 
到底,天台上會有些甚麼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