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宇跟隨子鋒的腳步來到天台,甫開門便已見到天台已然變成了一個道壇。
 
只見天命叔站在道壇中心,壇上則放了一個稻草人偶,人偶上貼有一張甚麼也沒有的黃符。
 
人偶旁邊,則是早前出現在天命叔手裡的一筒和西。
 
「正宇,小心!」
 
子鋒話音剛落,正宇還沒有反應過來,已聽到背後響起了金屬碰撞發出的聲音。
 




只見韋洛悄然而來,在正宇不知情的情況下用小刀刺向其背,肯好子鋒察覺到異樣,取出金錢劍替正宇擋下了這一刀。
 
正宇被嚇得冒出一身冷汗,本能地向天命叔方向走去。
 
而身後的韋洛則不想放過這機會,用蠻力推開了子鋒後,便又衝向正宇。
 
「有我喺度你仲想搞佢?」
 
被蠻力推開的子鋒,穩住身體後便拿起金錢劍擲向韋洛,稍為阻擋他的腳步。
 




而正宇亦襯這空檔逃到天命叔背後,這才發現阿軒原來亦來到了天台。
 
「點解你喺度嘅?」
 
「頭先喺病房出面等你嘅時候,子鋒同天命師傅突然出現,仲話我哋搞亂咗佢哋嘅部署,叫我跟佢哋嚟天台,如果唔係就會好危險。」
 
韋洛追擊正宇不果後,便拿著小刀轉而向子鋒攻擊。
 
子鋒雖然能靈活地躲開韋洛的攻擊,但也拿韋洛沒有辦法,既奪不走他的武器,亦制伏不了他。
 




「正宇,你有無發現子鋒嘅動件好似愈嚟愈遲頓?」
 
阿軒點出了這情況後,正宇才注意到本來輕鬆躲避著的子鋒,小刀的利刃每次也靠近多了一分,雖然還未傷到子鋒,但感覺快能把子鋒弄傷。
 
「阿叔你得未呀?我就嚟頂唔順啦。」
 
子鋒邊閃避邊大喊。
 
「你頂多陣啦,時辰未到我都無辦法。本來要等到聽日丑時先可以,依家我已經夾硬提早十二個時辰,總之你撐到丑時啦。」
 
「丑時?點撐呀?」
 
「你自己諗下計啦,記住唔好被佢傷到你,陣間佢吸收你嘅靈力就仲難搞。」
 
「我夠唔想傷啦,做到先得㗎!」




 
子鋒說話的同時,韋洛的速度愈來愈快,子鋒的上衣亦被割破。
 
「子鋒,我嚟幫你。」
 
正宇正想上前幫忙,卻被天命叔阻止了。
 
「你兩個咪出去搞亂檔呀。依家道壇外面全部都係佢嘅邪氣,而且仲一直增強梗,你兩個喺道壇入面先至無事咋,一出去肯定會精神錯亂。乖乖地留喺道壇入面,佢就傷你哋唔到㗎啦。」
 
兩人總算明白,為甚麼子鋒的動作會愈來愈遲頓。
 
「但係,點解子鋒唔還手嘅?」
 
「可以還手嘅我哋就唔駛咁辛苦啦。本身諗住等到聽日個詛咒最強嘅時候將佢從韋洛體內分離,但你哋嘅出現令佢發現咗我嘅存在,亦逼到佢發癲要拎返呢兩隻麻雀,等佢可以完成成個詛咒。如果依家子鋒還手,制伏佢又好,傷到佢又好,我怕個詛咒會從此匿喺韋洛身入面,到時一係佢就搵間寺廟一世修道鎮壓住個詛咒,一係就等死。」
 




說到這裡,兩人才明白為甚麼天命叔會說時候未到。
 
「你兩個唔駛自責,有好多嘢人算不如天算,既然已經發生咗,我哋只可以盡力去做。子鋒你睇住呀!」
 
子鋒聽到天命叔大喊,反射性地向後一跳,躲開了韋洛的攻擊。
 
「你就喺入面風流快活,我就喺出面流晒汗!我都想入嚟避一避風頭。」
 
「你咪諗咁多啦,你一走入嚟,佢發現奈我哋唔何,就會即刻走,到時我哋想解咒都解唔到,頂多陣啦。」
 
子鋒向天命叔露出不滿的神情,但韋洛卻不給予他更多時間,小刀便從子鋒眼前掠過。
 
「仆你個街,好危險㗎!」
 
子鋒說話同時,右手向上一托,狠狠地擊中韋洛的手腕。




 
持刀的右手亦因此而鬆脫,小刀從手上掉下。
 
子鋒打算把小刀奪過來之際,韋洛的右腳已然到了眼前,要不是及時舉起雙臂格擋,這一踢至少令子鋒的行動力減半。
 
子鋒雖然順著韋洛的踢擊向後彈走,以卸去踢擊的力度,但韋洛用力之猛,竟能令子鋒雙手發麻。
 
要不是子鋒乘著這一踢拉開距離,他早已被重拾小刀的韋洛刺傷了。
 
「大叔,我真係唔係講笑,我唔覺得自己可以捱到丑時。」
 
「捱唔到都要捱㗎啦,仲有幾分鐘咋。」
 
愈接近丑時,韋洛的速度和力量便愈來愈強。
 




到底,子鋒能否順利撐到丑時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