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正宇,點呀你,又話十點鐘中環碼頭等?」怡欣那高分貝的聲音響遍整個中環碼頭。
 
「Sorry呀,我好似有啲唔舒服,未必同到你哋去長洲。」電話另一邊傳來正宇聽來有些虛弱的聲音。
 
「唔好扮晒嘢喎,溝到女就唔識人呀?」哲瑋在怡欣旁邊大喊。
 
「無扮呀,堅唔舒服,可能噚晚送安映返屋企淋咗少少雨,依家個人有啲攰。」
 
「正宇你唔駛理佢兩個,真係唔舒服就唔好嚟啦。」阿軒的回應總算比較有人性。
 




「我陣間會去睇醫生,食少少藥睇下有無好啲啦,有好啲我再入嚟搵你哋。」
 
「記得入嚟呀,我哋等你打牌呀!」怡欣說出去長洲的其中一個目的。
 
「係呀,三缺一唔好玩㗎。」哲瑋也附和。
 
「你兩個咪嘈啦,畀正宇抖下。正宇你睇完醫生之後休息下,入唔入到嚟都無所謂,我哋去到拎完渡假屋再Whatsapp你啦。」
 
「好啦,對唔住呀......咳咳,咁我瞓陣再睇醫生。」
 




怡欣和哲瑋再說了兩句廢話後,便掛斷了電話。
 
「咁依家點呀,得我哋三個?」
 
「點?梗係照入去啦,我預咗入去燒嘢食㗎!」
 
哲瑋和怡欣看著阿軒,等待著他的決定。
 
「渡假屋都訂咗,行啦。」
 




阿軒以行動代替回答,兩人亦隨之而跟著。
 
大約一小時後,三人便下船,亦在碼頭附近找到負責人拿到渡假屋的鑰匙。
 
「鎖匙交畀你哋啦,有咩需畏打畀我啦,聽日一點前退返條匙就得㗎啦。」
 
「唔好意思呀,我哋幾個無入過嚟住,可唔可以帶我哋過去?」
 
怡欣那正常的提問,負責人臉上卻露出了些許遲疑的神色,雖然稍縱即逝,卻仍然被阿軒看在眼內。
 
「我要看住個檔口唔係咁方便,你哋沿住呢條路直行上去再問人啦,好易搵㗎咋。」
 
既然負責人這樣說,三人也不便再說甚麼,便拿著鑰匙自行尋找東堤小築的位置。
 
「你哋兩個有無留意頭先個人,聽到我哋叫佢帶路之後,面色變得有啲難睇?」




 
怡欣和哲瑋搖了搖頭。
 
「可能天氣熱唔想行嚟行去啫。」
 
「可能係啦。」
 
雖然哲瑋說的也有可能,但阿軒還是有點放不下心。
 
三人走了一會,總算來到東堤小築的入口處,哲瑋看到這外表,忍不住說。
 
「終於到啦,哇,呢個東堤小築都幾......幾有個性喎。」
 
然而這邊的渡假屋外觀看起來十分破舊,雖然明顯看得出來有經過翻新,但仍無法掩蓋那種殘舊的感覺。
 




「話唔定屋入面會好啲呢,行啦。」
 
怡欣雖然也有點被這渡假屋的外表嚇到,但仍對屋內抱有一絲希望。
 
阿軒拿著鑰匙,走到租用的房間前。
 
打開房門後,屋內傳來一陣舊樓獨有的氣味,應該是那種類似發霉的味道吧。
 
「哇,呢陣咩味嚟?咁臭嘅!」
 
站在阿軒身後的怡欣也感受到那股怪味,不期然吐出心聲。
 
「哇,係喎!有無得換房呀?」
 
哲瑋也捂著鼻子,看來不是很好受。




 
「等我開燈同開返晒啲窗先。」
 
阿軒走進屋子裡,把窗簾拉開和打開窗戶,再把屋裡的抽氣扇和風扇等都一一啟動。
 
過了一會後,屋裡那種奇怪的氣味總算消失。
 
「望落間屋都無乜問題。」
 
阿軒在房間內逐一檢查,確保電器都能正常運作。
 
「係囉,睇落啲嘢都幾新淨。」
 
雖然一開始是被房內那奇怪的氣味嚇到,但仔細看房裡的傢電,能發現房裡明顯經過翻新,傢具甚至是全新的感覺。
 




「咁點先,我哋係住呢度啦嘛?係嘅我就放低啲嘢啦。」
 
哲瑋說完,阿軒和怡欣對望了一眼,便開始放下行裝。
 
三人整理好後,時間已然來到正午。
 
「好肚餓,我哋出去食嘢啦。」
 
「係囉係囉,出去食海鮮啦。」
 
「好啦,咁我哋依家出去食啲嘢,行一陣再去街市買料今晚燒嘢食。」
 
決定好後,三人便瞬速離開,殊不知離開的同時,屋裡的落地玻璃門悄然無聲地打開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