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洲啲海鮮餐都幾平,每人都唔駛百五蚊。」
 
「平就平啦,不過唔係咁好食啫。」
 
「咁嘅價錢食到五樣餸,差唔多啦。點呀,你哋想依家去買定嘢食先,定周圍行下先?」
 
三人吃過飯後,便捧著大肚子離開,阿軒詢問二人意見的同時,亦給正宇發了訊息。
 
「食到咁飽,天氣又熱,嗱嗱聲買完嘢返去抖下吹下冷氣啦。」
 




「今次我就贊成哲瑋啦,不過我哋預幾人份好呀?正宇又唔知嚟唔嚟。」
 
「我啱啱Whatsapp咗佢,佢連睇都無睇,應該唔嚟多㗎啦,我哋預三人份量先啦。最多佢真係入嚟嘅話,再去超市買啲肉返去燒囉。」
 
三人商議好後,便出發去搜購燒烤的用具。
 
「哇,痴線㗎,熱到我呢!都叫你唔好掛住睇衫㗎啦,間鋪又細又無冷氣,搞到我同阿軒要喺出面等你。」
 
「咩啫,難得入到嚟見到有啱心水梗係要睇下啦。」
 




「就係入到嚟呢到你都仲要睇衫嗰下好嘢,阿軒你話係咪啦?」
 
「唔好嘈啦,唔熱都熱咗啦,快啲入去嘆下冷氣再整埋啲嘢食,之後咪可以慢慢抖下囉。」
 
阿軒邊說邊拿出鑰匙,打開門後又一次嗅到那種像是發霉的氣味。
 
「哇頂,點解又有嗰陣味嘅?」
 
哲瑋滿心歡喜跑進屋裡,準備淋浴在冷氣之下,卻發現室內又一次充滿了那種發霉的味道。
 




「係喎,又係頭先嗰陣味。咦?點解露台個玻璃門開咗嘅?」
 
怡欣進屋後,繼氣味後,便注意到玻璃門被打開了。
 
「哦,係咪你頭先無閂門?」
 
「痴線,肯定唔係我,最尾出間屋嗰個係你,肯定你無閂門唔記得咗!」
 
阿軒無視二人在吵鬧,默默地走到露台位置。
 
「奇怪,我好肯定走之後係閂實咗度門同埋有鎖㗎喎,點解會咁?」
 
阿軒沒有把心裡所想告訴二人,畢竟說了也是無法證實,他只好仔細地觀察露台。
 
「你哋嚟睇下。」




 
二人聽到阿軒的說話,便一起走到露台。
 
「做咩呀?哇,咁臭嘅?」
 
「哇,點解咁臭㗎,頭先都唔覺咁臭㗎!呢袋係咩嚟?」
 
怡欣捂著口和鼻,指了指地上一個膠袋,內裡長滿了像是霉菌的東西。
 
「我都唔知,但頭先好似唔覺有呢袋嘢。」
 
「咩都好啦,即刻掉咗佢啦,好臭呀。」
 
「係囉,咁哲瑋你快啲拎去掉啦。」
 




「痴線,你去唔好?頭先你咪買咗新衫嘅,呢套整臭咗都無所謂,你快啲拎去掉啦。」
 
二人你一言我一語,都不想去接觸這袋長滿霉菌的垃圾。
 
「等我嚟啦,你哋幫手洗下嘢同清下陣味,我一陣返嚟再幫手。」
 
二人聽到阿軒自動請纓,馬上點頭,恨不得阿軒立刻行動。
 
阿軒戴上手套,把那袋不知名的垃圾拿到屋外。
 
「咦?奇怪,出到嚟袋嘢又好似無咁臭。」
 
阿軒邊走邊想,為手上的垃圾感到有點奇怪。
 
就在他走出東堤小築範圍,他突然感到脖子被甚麼人吹了一口氣,回頭一看,甚麼人也沒有。




 
「搞咩呀?唔係撞鬼呀?」
 
阿軒心裡一驚,馬上伸手往褲袋。
 
「仆街,個錦囊呢?唔係無拎入嚟呀?」
 
阿軒努力回想起早上出門的情況,然後他總算想起錦囊被他安好地放在書桌上。
 
「無事嘅,唔好自己嚇自己,應該係太早起身太攰先有呢啲奇怪感覺,同埋都係一日半日啫,無事嘅。」
 
阿軒努力地安撫自己,邊把垃圾拿去遠處的垃圾桶,邊祈禱著一切順利。
已有 0 人追稿